生物产业造就亿万富豪的神话,能否持续上演?
菲利普-弗罗斯特、朗尼-穆尔德以及黄馨祥的生物企业曾为其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回报收益,如今他们又正在开展一些新兴的项目,是否值得投资?其过去成功的模式是否能复制成功?生物产业制造亿万富豪的神话,能否持续上演? 
2015-7-8 13:57:3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生物探索


作为一名生物产业投资者,需具备冒险精神。生物科技股会带来可观的回报,尤其当生物技术公司的股票因合并或收购而飙升的时刻。菲利普-弗罗斯特(Phillip Frost)的Opko Health,朗尼-穆尔德(Lonnie Moulder)的Tesaro以及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也常被译为“陈颂雄”)的Sorrento等生物科技公司依托于新的医药产品或技术而吸引更大规模的同行追逐,不知道投资者们是否有勇气继续投资?这些生物巨头过去的辉煌是否能延续?笔者对这三大公司掌舵人的产品研发、企业运作做了盘点和分析。


菲利普-弗罗斯特




多年的生物技术交易让菲利普-弗罗斯特成为最值得被追随的生物企业家之一。从1987年到2005年间,安维世公司(IVAX corporation)在弗罗斯特操控的一系列交易下使其转变成仿制药业中的领军公司。在2006年初期,弗罗斯特以超过70亿美元出售IVAX,让其股东得到了巨大回报。


现在,弗罗斯特掌舵Opko Health。作为一个多元化医疗保健公司,Opko Health主营前列腺癌的诊断测试。此外,Opko Health也在研发用于应对各种状况的第二代疗法,包括化疗引起的恶心,维生素D缺乏,人类生长激素缺乏症。


去年,Opko Health推出4 Kscore 血液测试。4 Kscore测试是一种诊断法,能够精确确定病人在20年内罹患前列腺癌的风险。由于已成为癌症早期检测的一个标准,且被纳入医疗保险行列,所以4 Kscore的销售额开始平缓上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9月将对是否批准该药物做出决定。


5月,Opko Health向FDA提出关于Rayaldee新药物申请。Rayaldee针对伴有Ⅲ期或Ⅳ期慢性肾病幷且缺乏维生素D的继发性甲旁亢患者。Opko Health认为其投入市场后每年有120亿美元。此外,Opko Health也在研发 hGH-CTP,一个长期有效的人类生长激素。它在去年以2.95亿美元的前期和潜在的未来里程碑和特许使用金被许可。


总体上讲,Opko Health是一个有着可观前景的公司。在其以14.9亿美元收购BIO-reference实验室后,它将拥有约9亿美元的年销售额。然而它的市场值已经逼近9亿美元。这也预示着它是一支昂贵的股票,投资者们可以再留意观察而不是高价买入。


黄馨祥




依据福布斯的排行,黄馨祥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医生,拥有净资产近120亿美元。他所取得的成功很大程度归功于其创办的American Pharma Partners公司。黄馨祥及其团队运用蛋白纳米颗粒转运技术历时十年研发出抗癌药物 Abraxane,最初由其自己创办的Abraxis Bioscience 公司生产、销售。该公司随后以超过30亿美元的价格被美国著名生物公司Celgene 收购。


现在,他通过NantWorks家族公司,在致力于开发治疗癌症和抑制相关疼痛的Sorrento Therapeutics公司收购大份股份。去年12月,NantWorks Nantibody有限责任公司收购了19.9%的Sorrento Therapeutics作为合作开发癌症和自身免疫疗法的一部分。今年3月,Soon-Shiong’s NantCell 有限公司采用另一种免疫疗法针对Sorrento。 最近,NantPharma,另一个NantWorks子公司,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orrento公司。


Cynviloq作为新一代紫杉醇,引起了黄馨祥的关注。Cynviloq的研发依托于生物等效性通路,其制成途径与Abraxane不同。相比于将其研发成一种新型药物,这可能会使它更快的进入市场。黄馨祥认为Cynviloq会与Abraxane一样好,可能会更好,所以他愿意为之投入大笔资金。2015年第一季度Cynviloq在Abraxane以2.23亿美元销售额的基础上同比增长了21%。如果数据属实,那么Cynviloq药物将会是“重磅弹药”!


尽管NantWorks 并未上市,但是有谣言传闻Sorrento有募股操作。然而,投资者也须清楚黄馨祥本人控有Sorrento不超过20%的股份,任何事都会波动Sorrento与其合作者的合作关系。


朗尼-穆尔德




朗尼-穆尔德在作为MGI制药公司领头羊的时候就获得巨大成功从而声名大噪。在MGI生物公司,他的团队开发和推出了针对化疗导致呕吐和恶心的药物Aloxi。穆尔德也曾短暂地担任过Abraxis 生物科学公司的CEO。


Tesaro 公司2010年12月以 1.21 亿美元的价格(包括预付款和里程碑付款)从 Opko Health 公司获得 新药物Rolapitant 的开发及销售权。Rolapitant作为一种预防化疗所致恶心和呕吐(CINV)的NK-1受体抑制类药物,通过阻断大脑内刺激呕吐反射物质而起作用。穆尔德与弗罗斯特的此次合作,试图重获其之前研发Aloxi的成功。2014年9月,Tesaro向FDA提交了Rolapitant上市申请。此外,Tesaro 还在开发niraparib,一种治疗卵巢癌和BRCA突变型阳性乳腺癌的药物。目前,niraparib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试验包括三期。


因为穆尔德过去对于抗癌药物的研究已经成效显著,且他也愿意将其出售给感兴趣的人,Tesaro是一家值得被投资者关注的生物公司。


产业展望,或将赶超互联网时代?


对于现今生物医药技术的掌握,是生物公司领军人物成功的秘籍。但是弗罗斯特,穆尔德以及黄馨祥过去的成功是否能一如既往的给相应的Opko健康、Tesaro或者 sorrento therapeutics的投资者带来利润,没有人可以保证。基于这个原因,投资者应该谨慎地选择投资公司。当然,对于风险投资者来说,这三个公司是值得被考虑的。


生物技术产业具有19万亿市值的前景,这将赶超互联网时代。专家称之为资本主义历史上最大的商机,经济学家称其为“变革”。如果你迅速行动,你可以成为精明的投资者,将从这些惊人的变化中收益。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