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不叫陈颂雄?快来围观黄馨祥和他的南特帝国
中文媒体把“Chan Soon-Shiong”音译为中文“陈颂雄”,还误以为就是这个亿万富翁的中文名字。 
2015-7-28 13:24:4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新药临床开发故事会


如果问你这个世界上最有钱的人是谁?你也许知道是比尔盖茨。以福布斯杂志统计为标准,他以792亿美元高居榜首。那如果再问你,华人当中的最有钱人是谁?也许你也知道是李嘉诚。去年好像一度风传马云财富超过李嘉诚。但最新数据显示,李嘉诚拥有333亿美元,在福布斯全球财富榜里排第17,而马云以227亿美元排在33位。所以李嘉诚还是华人圈中的拥有财富最多的老大啊。


那现在再问你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是谁?你估计是不太了解了。实际上这个人还是个华裔,他就是我们今天我讲的故事主角:黄馨祥。英文名叫Patrick Soon-Shiong。


黄馨祥的122亿美元财富都是这些年从制药行业中赚到的。由于比较少人知道他的中文名字,这也为什么他的名声在华人圈还没有那么广泛流传。但其实他是一个“产学研”各个方面的通才,有睿智的学识和高瞻远瞩般的见识。周二他有一个新的生物科技公司要IPO上市,这也是新药临床开发故事会把他介绍给读者的原因之一。


Dr. Patrick Soon-Shiong


出生于南非


黄馨祥1952年出生于南非伊丽莎白港。父母来自广东台山,三十年代抗日战争期间由于战乱逃难到南非,并在那里开杂货店为生。由于南非采取的西式前名后姓,与我们习惯相反。结果他的名馨祥(Soon-Shiong)被当作姓了。后来就将错就错,整个家族均用“Soon-Shiong”作为英文姓氏。这也就是他英文名Patrick Soon-Shiong的由来。在他成为亿万富翁后,他和妻子米歇尔-陈(Michele B. Chan)建立了一个叫做“Chan Soon-Shiong Family Foundation”的家庭基金会。中文媒体把“Chan Soon-Shiong”音译为中文“陈颂雄”,还误以为就是这个亿万富翁的中文名字。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低调。


学术优秀


黄馨祥毕业于南非金山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后来到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修并成为一名手术医生。1983年到1991年期间他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的教授同时还是临床研究的研究人员。1991年离开学校去创业,成功后于2009年又回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微生物学,免疫学,分子遗传学和生物工程方面的教授。他发表超过100篇科学论文,所以可见他在“学”方面表现是很优秀的。


研究能力超群


黄馨祥在全世界拥有超过400个专利。在1987年的时候成功做了全世界第一例胰腺的移植手术。1993年做了全世界第一个封装的人到人和猪到人的胰岛素移植手术。所以他是细胞移植治疗一型糖尿病病人这方面的第一人。他还发明了第一个并且被FDA批准的纳米投递技术用于恶性乳腺癌治疗,把病人的响应率提高一倍。从这方面我们可以理解他在“研”方面也是非常优秀的人物。


创业并成为亿万富翁


他的学识和用于创新的精神也为他后来在“产”方面大放异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1年黄馨祥按耐不住创业的冲动,辞掉大学教职,先后创建针对癌症和糖尿病的公司。1991年买了一家专为医院提供仿制药的公司,然后改名为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在这家公司赚到钱后就开始研制新技术,其中的一个产品就是Abraxane。要说Abraxane是个新药也不是,而是用他发明的纳米白蛋白结合技术(Nanoparticle albumin-bound)来投递paclitaxel药以提高癌症的响应率。这个主意大概就由观察到癌症病人体重不断减轻,很多蛋白质被癌细胞消耗掉而引起的。于是他用蛋白包裹化疗药,这样肿瘤细胞吃掉包有毒药的白蛋白而死亡。一些顶级肿瘤学家认为这不过是旧酒装新瓶,没有什么新意。但结果他用自己的资金自己的方法获得成功。至今这个药已经在40多个国家获得批准,用于治疗晚期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和胰腺癌。目前年销售已经超过10亿美元。同时这个药还来临床继续试验治疗其他癌症。


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在2008年以56亿美元卖给德国的医疗公司Fresenius SE。而从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剥离出来专门针对开发Abraxane的公司Abraxis BioScience则被新基公司在2010年以30亿美元收购去。在这起收购中,黄馨祥受到部分现金和新基公司的股票。他一直持着新基公司的股票。这几年下来随着新基公司的良好业绩股票价值也番了很多倍。


慈善活动


这两笔成功的交易也使黄馨祥步入亿万富翁的行列。美国主流媒体,例如福布斯等,把他戏称为“有史以来世界最富的医生”和“洛杉矶最富有的人”。虽然文章中认为过去的投资经历有一些争议,但难免能闻出酸溜溜的味道。


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医生并不是黄馨祥人生最终目标。在他获得巨大财富后,他和他的家族建立了一些财富慈善基金。他捐献给南加圣莫尼卡的圣约翰健康中心1.35亿美元。捐献1亿美元保证南洛杉矶的马丁路德金医院能够重新开张去服务低收入人群。他捐助本地大学和他们合作。自己创立“创新奖”每年为本地有创新精神的本地企业发奖支持。还参与巴非特发起的“给予承诺”(Giving Pledge),死后将把自己一半财富捐献。


医药界的曼哈顿计划


但显然他不是学比尔盖茨离开本行去专心做慈善。而是继续用他的学识和远见去开拓整合一项具有革命性影响医疗,影响抗癌治疗的恢弘计划。


这个项目之大被比喻成“医药界的曼哈顿计划”。


据在一次访谈中黄馨祥谈到他的这个抱负使命由来。那是在2005年Abraxane被审批中发现一个临床试验中医生把三分之二的病人搞错用药。他认为单纯的计算机系统不能解决这些医疗系统问题,而是需要高科技调控分析系统加以配合。也就是利用我们现代最时髦的移动技术,超高能计算机,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云计算,超高速数据传递,基因组和蛋白质组学等柔和在一起实现癌症诊断和治疗的自动化。


他描绘他的理想场景是这样的:


假设一个癌症病人去医院诊断。他全身所有的,从DNA到血液中的蛋白质能够借用超快的网络做几乎即时分析。然后数据实时自动采集,电脑做大数据分析给出可用药的建议。病人无论在家还是旅游,医生可以继续监控到病人用药情况,了解药的药效以及医疗成本,所有信息都在所有联网医院共享。


他要做到的是把科学,高科技技术和电子媒体整合成一个功能强大的整体。

图片取自福布斯网站


南特帝国


此后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他开始建立他的南特帝国。


他建立一个壳公司叫做NantWorks, 然后花超过10亿美元四处收购相关技术的公司和大学研究项目集成在这个壳公司下面。所有的子公司都以“Nant”开头。他解释说“Nantan”在美洲印地安土著人的说法是“为人民仗义执言之人”。这个公司的宗旨也就是他的宏图: 整合超低耗能半导体技术,超级计算机,高性能,安全先进网络并智能的改变工作,娱乐和生活。


他不声不响的自掏腰包4亿美元去铺设全国光线网络去联接整个国家的癌症诊所。这也算是他健康高速公路的基石。他收购位于亚利桑那的超级计算中心去快速做全人类基因组测序。他还花费1亿美元去收购一个叫做National LambdaRail的国家范围高速网络。购买癌症病人组织样本和基因组测序研究库。还去购买拥有家用医疗监测设备终端的公司。和全国范围的医院,诊所,和护理中心达成研究合作。还和通讯公司AT&T, Version等达成协议。


对于这些收购到的60多家公司的技术,要么舍弃,要么让他整合到他庞大的南特帝国里面。


在他的难特帝国中,有下面一些子公司。


NantHealth公司解决从家庭,到诊所,到医院,到保险等连成一个整体实现健康信息共享。他要把这个公司运作上市。据福布斯估值大概有77亿美元。


NantMobile公司解决移动终端信息采集。NantCloud公司做云存储云计算,储存海量病人信息,并利用大数据做深度挖掘。 NantTronics公司做设备可以高速信息传递。NantShield公司则是数据安全保护数据隐私。


而NantStudio公司则非常有趣。似乎和其他公司的风格有些迥异。这个公司拥有设备精良的摄影棚。以他公司简介是为了做信息知识分享的。这里顺便八卦一下的是黄馨祥的太太米歇尔陈还曾经是个演员,主演的节目上过CBS等电视台。而他本人是一个体育迷。2010年的时候从魔术师约翰逊那里收购到洛杉矶湖人队的4.5%的股份。所以作为洛杉矶湖人队的大股东之一,在主场拥有专座,紧挨着湖人队队员。在NBA转播时常看见湖人队明星科比和他相拥庆祝。


NantOmics公司做的就是在分子检测技术,运用基因组和蛋白质组分析去解析肿瘤。


NantBioscience公司致力于蛋白质层级针对个人化医疗开发新药。


NantCell公司则是立足于细胞治疗技术去治疗严重疾病。实际操作中这个公司引进一些癌症免疫疗法药。今年一月从安进引进临床试验治疗胰腺癌失败的抗体药AMG479 (Ganitumab)。黄馨祥相信能够利用基因组技术去找到适用的病人,能够让这个药逆袭去治疗胰腺癌。NantCell公司还和Sorrento Therapeutics($SRNE)联合建立一个风险投资公司Nantibody去利用Sorrento Therapeutics的抗体技术去开发抗PD-1, PD-L1和CTLA4等癌症免疫药。


从去年12月起注入7100万资金进入Conkwest公司,加上之前的4800万投资,他获得这个公司的绝对控股权成为这家公司的CEO。然后把这个公司改名字为NantKwest, 并准备在7月28日IPO。预计募集1.37亿美元,这样算来公司估价就一下子达到22亿美元。


NantKwest这家公司管理层除了原公司管理层外,从Sorrento Therapeutics也加入不少。这是一家纯粹针对癌症免疫疗法开发新药的公司,其用的方法和目前流行的其他癌症免疫疗法公司不同。其专注于通过使用自然杀伤细胞(natural killer cell, NK)技术来实现治疗癌症,感染性疾病,炎症性疾病及先天免疫系统疾病。有别于CAR-T技术,这种方法无须借助其他支持分子或缉获细胞。


其277页的招股说明书写得很精彩。有机会新药临床开发故事会将会另开一篇介绍。

截图取自www.nantworks.com


在这个公司上市后,黄馨祥后面会逐个把其NantWorks旗下的公司运作上市。很多华尔街分析师对他这一系列举动白眼相待。或许过去他并不是新药的原创者,但他已经表现出资源包装整合以及改善医疗技术平台的惊人理想。笔者期待这人具有像苹果乔布斯一样的传奇智慧,把别人看不到的各个孤立的点,或是觉得普普通通的点,联接起来成为对医疗产生变革性影响的伟大产品。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