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医」之争的罗生门:场外盘点
微博上掀起了泸医与华西学子的新一轮骂战,同时,泸医学子也在校园内拉出横幅表示誓死捍卫「四川医科大学」之名。 
2015-6-29 15:25:19
0
老军医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


6月26日,有传言四川省教育厅宣布泸医改名「四川医科大学」无效,将会将其改名为「四川第二医科大学」。尽管事后教育厅发言人出面否认,但马蜂窝已捅破。尘烟喧嚣中,泸医与华西纷争又起。


微博上掀起了泸医与华西学子的新一轮骂战,同时,泸医学子也在校园内拉出横幅表示誓死捍卫「四川医科大学」之名。轰轰烈烈的更名大战打响了第二回合。



网上对于双方的评价都已甚多,无非是泸医指责华西以大欺小,自己不用的校名缩写也不让别人用;华西指责泸医李鬼装李逵,摆明了想揩自己的油,山中老虎还在猴子就想称大王。


这些陈词滥调估计大家早已进入不应期,因此,我们谈些其他的东西。


华西


龙游浅底


世纪之交,院系合并大潮汹涌而至。其时,全国各大王牌医学院中,除了大哥大协和靠着自己无比深厚的高层背景死死抗住了清华的压力,其他大多被迫嫁入了当地的综合大学。


然而,虽然都是逼婚,婚后生活却千差万别。北大北医那是相濡以沫,复旦上医就有点哀怨情愁,浙大浙医则是日子越来越红火。与之相比,华西可谓是落差最大的一个。


尽管川大心知肚明华西是自己最大的王牌,当宝贝般伺候着,但毕竟华西只是川大中的几个学院,随时会受校一级掣肘,川大的不给力也限制了其更高的发展,看看当年不如自己的上二医、浙医抱着交大浙大的大腿一路腾飞,心中难免有怨气。这股无名之火憋了数年,终于逮到了个送上门来作死的,难免要往死里揍。


泸医


筑巢引凤


而泸医自然也不是什么纯良之辈,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然,改名之后无论是对于生源、就业、省内支持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先搭台好方便日后唱戏,这也不难理解。


但是这种偷偷往四川省老大的位置上挪两步,企图先占个名分顺手占华西便宜的小动作,明显触碰到了华西的逆鳞。华西仍然怀揣争霸全国之心,哪能想到后院起火,自然也会给予狂风暴雨般的反击。


政府


沉默观战


此事发酵了近两周,双方都早已撕破脸皮,乃至于华西教授纷纷喊出了「以后看到泸医的报考一律不收」的狠话,甚至连远在北京的教育部都站出来为泸医站台表示改名合乎程序,可是作为当地的直接领导机构,四川省教育厅和省卫计委除了出来否认了一下泸医再次更名的传闻,其余时间保持了不变的沉默。


川大是教育部直属,华西各附属医院是卫计委直属,都不听省里的话。毫无疑问,站在四川省的角度,必定希望能够有一所自己的「四川医科大学」,因此,2 年前泸州医学院改名工程启动时,即是副省长黄彦蓉召集的各部门共同推动。


政府此时的心态,大约也是和泸州医学院的领导们一样,不想直接得罪华西,闷声发大财,反正生米已煮成熟饭,教育部出面背书,华西还能翻了天不成?等这波声讨过去,也就自然被迫接受事实了。


老川医校友与泸医学生


潜在受害者


改名过后,唯二可能的受害者,就是老川医校友与泸医学生。但毕竟那些老校友们大多也都快进入了退休的年纪,所谓「在美国行医受影响」的人数也不会多。所以,这次事情中损失最大的,反而可能是泸医的学生。


固然如前述,「四川医科大学」的名头对于其省外就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可以想见,虽然概率较小,然则若华西的教授们真能够狠下心来,斩断了泸医学子去华西读研读博这条路,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另一方面,在如今华西已经喷到脸上,泸医领导不便出面正面对抗之时,拿学生当枪使制造出「民意」倒逼上层这一经久不衰的手段又被再次拿上台面。特别是拉横幅这种行为,背后没有领导的默许乃至暗示是不可能的。一旦事有不协,随时可以以「学生自发」为借口,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最终苦了的还是那些学生,尤其是低年级热血而单纯的学生。


最后,作为曾经经历过类似而更加浩大事件的过来人,只想跟现在义愤填膺的两校学生、医生们说一句:改名最终成功与否,与民意、历史、校友、名声都无关,只在于看双方谁能找到更有分量的领导而已。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