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一呼医生背后的百度真实“朋友圈”
在百度内部,马海平是个重量级的人物。他最终帮助医疗这个行业对百度打开了大门,成为百度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李彦宏曾经多次在邮件和谈话中特别提及马海平,认为他开创性地解决了很多难题,为百度打开了一大片市场。上周的O2O商业峰会中,丁哥亲自主持论坛,一睹马总风采。 
2015-5-22 10:55:33
0
丁辰灵


本文转载自丁辰灵


5月6日,一条百度系移动医疗企业“一呼医生”获千万美金投资的消息疯传网间,其势头之猛,远比此后其官方正式确认融资的显得更引人注目。

显然,公众对于“百度系”的标签,及幕后是否隐有百度大佬的猜测兴趣颇大,对于BAT之间至今在移动医疗市场引而不发的布局暗战更是关心。事实上,曾经是万达前高管的一呼医生创始人马海平更是百度BD体系的奠基者和重要人物,其背后的百度“朋友圈”耐人寻味。

1.直言不讳炮轰移动医疗

“现有的很多医疗咨询O2O都不够靠谱,解决不了看病中的实际问题,所以发展较困难。”

“诊前太轻、诊中太乱、诊后太重,是这一行业的现状,而新增创业企业过多扎堆在诊前部分,虽然入门容易但却对患者帮助有限。”

“通过现有互联网的方式做挂号咨询,只解决了效率,但没增加医生的服务供给,所以并不能解决看病难的实际问题,这是目前很多医疗O2O企业根本没有解决、也没办法解决的难点。”

……

对于当前被称为“风投最后一座金矿”的移动医疗领域,对于这个去年获得了中国互联网风投近十分之一资金的行业,这些话由一个业内人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确乎有些“打脸”的意思。何况这些话都是公开说的,来自5月15日马海平在O2O新商业峰会中的演讲。

更何况,一呼医生也是这一领域吸引投资的既得利益者,刚刚融到1000万美金就敢这么“抹黑”移动医疗,这家企业意欲何为?

网间查询的资料显示,马海平在业内颇为资深,曾担任万达电商COO,更曾是百度BD体系的奠基人。除此之外,关于他的信息并不多,颇显神秘。

2.此马来头大,起底“百度系”朋友圈

仔细了解一下可以发现,业内给马海平创办的一呼医生贴上百度系的标签,并非无因。

在百度任内,马海平算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2005年,他开始接手百度的BD业务。

当时的百度,是搜索巨头但还不是BAT级别的寡头,业内对于百度的推广体系和效果还有较多的不理解和质疑。其中,当时相对封闭的医疗行业甚至有些排斥互联网、更不理解百度。体现在对于互联网营销非常陌生,甚至连最基本的竞价排名广告都不愿意投。为此,马海平开始了艰难的“破冰之旅”。

作为百度当时的BD业务负责人,马海平接触了大量的医疗机构,帮助他们了解互联网行业。从交朋友开始到普及百度的ABC,逐渐帮这些医疗圈里大大小小的“腕儿”解决了医疗行业开始互联网化中的很多实际的问题,也为百度顺势打通了和医疗行业的合作通路。

而马海平的具体收获则是:通过反复的交流,最终让医疗这个行业对百度打开了大门,成为百度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这件事之后,李彦宏曾经多次在邮件和谈话中特别提及马海平,认为他开创性地解决了很多难题,为百度打开了一大片市场。

由此,马海平也交到了一大批医疗行业的朋友。

此外,创业不到一年的马海平创业背后,一直有百度人的身影。在业内最负盛名的创业人俱乐部、全部由百度老员工组成的“百老汇”群体里,马海平一直人缘极好,他不停地给创业的百度老同事站台撑腰。相应的是,他也在创业过程中接受了许多来自百度系创业群体的帮助和支持,以至于外界把一呼医生的创立,理解为百度大佬对于移动医疗领域的布局甚至是对抗阿里健康的暗子,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马海平和百度的这种深切联系。

和很多创业团队一样,一呼医生的新团队也是核心创始人+核心资深员工+大量年轻人的结构,而其核心层中多有互联网巨头背景的资深高手来投奔。

马海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被称为有“重情义,守信用”口碑。有一次,一个百度的老同事在马海平加盟万达后想去工作,但当时万达没有合适的岗位。马海平对他说,将来有机会,一定找你来帮忙。

时间匆匆一晃就是一年多,这个老同事自己都快忘了此事,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马海平的电话:“我创业了,记得你说要来一起做点事,过来谈谈吧。”……类似的例子不少,感念于马海平的靠谱真诚,不少很多他昔日的朋友、部下都加盟了一呼医生。其中有人说:“现在才理解马海平当初谈判为啥那么犀利,没有重情守信这两个基本特点,是他哪有一次次成功的资源引入的底气。”

3.谈判多少次,没哭;做医疗,哭了!

马海平说,做医疗这件事,我惦记了差不多有十年了。

十年前,他接触了大量中国的医疗机构,对于患者的痛苦深有感触;他很忙,身边的朋友更多,但一旦有朋友求医问药,他一定帮忙到底。

创业前,他带着团队去医院调研。发现每天的8点和11点是两个高峰:8点是病人挂号开始看病的时候,11点是医生差不多看完一上午的号,稍微可以喘息一下的时候,没想到这个时候诊室门口站的人更多。

“一打听都是来’加号’的,这些病人往往都已经来看过病,有人要问一句药还吃不吃,有人要请医生看一眼新的检查结果,有人要告诉医生病情的变化……这些都是’小事’,对于病人却极为重要,但号不是那么好挂的。病人只好守在诊室门口,请医生’一定加个号’”,马海平说:“我们由此发现,滚滚人流中七八成的人都是来复诊的。医生告诉我们说,这里面其实有一多半人的问题用几句话就可以解决,有的甚至没必要再来医院。“

正是如此,马海平做的一呼医生才最终定位在诊后咨询市场,他说:“这是我自己亲眼看到的痛点、难点、黑点,而且基本上没有成熟的解决办法,我搞了那么多年互联网,我就在想,为啥我不能帮帮他们呢?”

有一次,一个老太太骨折了,行动高度不便,每次看病都要女儿请假、叫车,兴师动众。老太太心疼孩子,说不去了;孩子心疼妈妈,说再麻烦也要去,一家都人都在哭。后来,恰好她的主治大夫用起了”一呼医生“,让老太太她的女儿扫了码关注了这位大夫。此后,老太太就开始尝试在孩子帮助下,在线咨询大夫各种康复意见,去医院的次数少了八成,病最后终于治好了。老太太为此很感动,专门给一呼医生的客服打来电话,电话里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把客服的小姑娘惹得掉了眼泪。

后来,马海平在听录音回放的时候,这个极硬朗的哥们,也忍不住掉了眼泪……

此后,他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中国的医生和中国的患者,都太难了。

有人要给他投资,有人建议他做上门推拿,有人建议他做管理咨询,有人挖他去更大的企业……他说,一想到有机会在医疗领域创业,我哪都不想去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