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定点生产的坏结果
探索两年之久的定点生产,如何不沦为政绩工程,而是真正能够为患者带来福利,同时又激发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将是业界对这个政策最大的期待。 
2014-9-17 14:26:27
0
E药脸谱



基药定点生产在经历两年的准备摸索后,终于正式启动。


8月1日,国家卫计委发布《2014年基本药物定点生产企业招标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将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甲巯咪唑片、洛贝林注射液和多巴酚丁胺注射液四种临床使用量小,且价格比较低的药品在全国范围内公开招标定点生产企业。


定点生产能让药价涨一涨吗?


“我们报名投标了,结果还没有出来,不知道是否能够中标。”一家生产洛贝林注射液的药企副总裁表示。


CFDA的数据显示,洛贝林注射液全国一共有15家企业拥有生产批文。据这位副总裁透露,参与此次定点生产投标的企业有3~4家。按照卫计委《公告》中的招标方案,最终将在每个产品所有申报企业中筛选两家,作为定点生产的企业。

洛贝林注射液是一种临床急救药品,由于用量比较少,所以这家投标的制药企业取得药品批文之后,并没有投入生产。2012年,公司发现市场上对洛贝林注射液有了需求,所以才开始小规模的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


2012年前,该公司没有将洛贝林注射液列入生产规划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卖得太便宜了,才几毛钱,后来发改委调整了一次价格,涨到了两块多。”价格低是这次定点生产基药的共性,也是卫计委开展基药定点生产想要解决的问题。

由于价格低,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在另一个产品盐酸多巴酚丁胺注射液身上也表露无遗。江苏一家工业百强企业在取得这一药品的生产批文后,自始至终都没有投入生产。当《E药经理人》询问其市场负责人,是否关注这次卫计委将盐酸多巴酚丁胺注射液列入定点生产目录时,他一脸茫然,通过查阅公司产品名单才确认,他所在的公司确实拥有该产品。


基药的定点生产政策之于卫计委来说,是其作为政府部门保障各类药品能够在市场上供应充足,满足患者需求的一种行政手段,而对于以盈利为目的的制药企业而言,他们更希望通过这些低价药品的定点生产,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基础上,获得应有的利润。


所以参与到定点生产投标中的制药企业,他们的潜在需求是通过定点生产,使产品的价格往更有利的方向做调整,同时,依托两年来卫计委对定点生产药品所采取的一系列招标、配送和使用上的政策,让产品在市场上最大限度的放量。


是否可以实现?答案也许从已经作为定点生产试点一年的燕京药业对甲巯咪唑的实践中,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今年1月底,卫计委在《关于做好甲巯咪唑生产供应工作的通知》中向业界通报了在2013年7月将燕京药业列入首批定点生产试点品种名单后,其生产的甲巯咪挫原料与制剂“已具备每月稳定生产甲巯咪唑(5mg)1亿片的能力,基本满足全国市场需求。”


但回溯燕京药业定点生产的路径,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一家幸运的企业。从2013年7月市场上爆出甲巯咪唑片短缺后,卫计委、发改委、工信部、CFDA等,为了满足市场对甲巯咪唑片的需求,为燕京药业恢复生产开通了各种“绿色”通道。


根据公开资料可知,甲巯咪唑片之所以会出现市场断供,一个直接原因是燕京药业该产品原料药的GMP证书过期。为了迅速缓解供需矛盾,最终政府部门出面投入1000万元,支持燕京药业进行技术改造,延长其GMP证书的期限,使甲巯咪唑片当月恢复生产,原料药的生产在当年10月也恢复正常。


之后又对甲巯咪唑片的价格也进行了调整。在定点生产之前,甲巯咪唑片在各省的最低中标价在1.3~1.7元之间,利润空间微薄。为了鼓励燕京药业的生产积极性,发改委将甲巯咪唑片的出厂价定在3.58元,卫计委则通过各省卫生厅发文要求提高甲巯咪唑的购进价格。例如贵州省就在2014年3月13日发布《贵州省卫生厅办公室关于做好甲巯咪唑采购供应工作的通知》,将基层和县级、县以上医疗机构对甲巯咪唑片的购进价格统一按4.26元/瓶执行。


在几部委的要求下,各省均在2014年初的几个月里密集发布关于做好甲巯咪唑采购供应工作的通知,并指定1~3家配送公司负责物流配送,且要求现场结算货款。除此之外,国药集团也借助其在全国的分销网络优势,在31个省指定了专门的零售店,销售甲巯咪唑片。


各方合力下,甲巯咪唑片的市场供应最终恢复了。今年4月,卫计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在就低价药供应保障答记者问中,也将这次“甲巯咪唑”行动作为低价药供应保障的样板进行介绍。截至今年1月底,燕京药业的甲巯咪唑已经生产了2.3亿片。


燕京药业:不会主动要求试点


当《E药经理人》杂志的记者问到燕京药业销售总负责人王永强,若是去年卫计委等政府部门不找到燕京药业定点生产的话,燕京是否会继续生产甲巯咪唑?王永强果断摇头,“肯定不会”。


而今即使作为“首个定点生产试点”受到政策“照顾”,燕京药业对结果仍不太满意。


因为“价格还是低,另外耽误了其它品种的生产”,而且“无论是销量,还是利润,其他品种都比甲巯咪唑好。”王永强表示。因为“价格还是低,另外耽误了其它品种的生产”,而且“无论是销量,还是利润,其他品种都比甲巯咪唑好。”王永强表示。


燕京药业的反应如此,而之后被列入定点生产的企业未来将如何,也许还需要时间去验证,但是有一点需要着重强调,后续进入定点生产的企业能否得到类似燕京药业一样的政策支持,仍然是未知数。


比如现款现货。“燕京药业毕竟是第一个开始探索定点生产的企业,其中有一些支持政策,可能不适宜于在全部定点企业中推广。”被安徽省卫生厅指定为燕京药业定点生产事项的企业联系人的周立强表示。


事实上,定点生产的药品,尽管会在政策上享受一些利好,但其中也有卫计委等相关部门无法完全把控的情况存在。



例如药品上市后的医院使用。卫计委基药司的一位官员曾经就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抱怨过:“患者说甲巯咪唑买不到,我们就组织定点生产满足需求,但现在的情况是大医院不会采购4.9元/100片的甲巯咪唑片,而会选择30元/50片的进口药赛治。因为大医院有着更多的选择权利,对于定点生产的甲巯咪唑,卫计委也不能强制医院去采购。”


定点生产药品招标也是如此。尽管有些省份的招标方案中,将低价短缺药单独作为一种招标类别,直接挂网供医疗机构采购,这也是卫计委在各种文件中提到希望定点生产的药品采取的招标模式,但是仍然有一些省份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低价药等同于一般药品招标,甚至沿用“唯低价是取”的方式。


所以探索两年之久的定点生产,如何不沦为政绩工程,而是真正能够为患者带来福利,同时又激发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将是业界对这个政策最大的期待。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9月刊,作者李树恒、李静芝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