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基本药物交易规则(试行)(内部讨论稿)》
省增补数量多少?增补原则是什么?增补时间怎样安排?增补方式如何操作?若增补过程无法做到公开透明,必然沦为寻租工具! 
2013-10-22 20:00:23
0
E药脸谱

1、第三条:“基本药物包括国家基本药物和我省增补基本药物目录药品。”


批注:省增补数量多少?增补原则是什么?增补时间怎样安排?增补方式如何操作?若增补过程无法做到公开透明,必然沦为寻租工具!


2、第五条:“基本药物交易应遵循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原则,坚持质量优先、价格合理。”


批注:如果药品交易采购等,与具体经办人的个人利益无关,一般规律是,实际掌握药品集中采购交易规则影响权力的人(行政部门)必然缺乏择优汰劣的足够动力,与此同时,却面临着设租寻租的强烈诱惑。


3、第六条:“生产企业报名条件(三)报名开始前两年内有生产假药记录 的企业或被我省列入 “非诚信交易单位黑名单”的企业……”


批注:确定生产假药记录来自哪个级别的药监局?来自生产企业所在地药监局还是非所在地药监局?


请问是按照什么标准列入记录的?这个黑名单是公开的,还是非公开?哪个单位确定黑名单?用什么方式确定黑名单?黑名单是否公示?黑名单是否追溯两年?


4、第八条:“低价药品目录。在基本药物目录范围内,以各剂型规格最小包装作为代表品,以物价主管部门制定的代表品最新最高零售价为基础数据,计算出日平均使用费用 ,西药及生物制品≤1元、中成药≤1.5元的品种纳入《广东省2013年基本药物低价药品目录》”


批注:低价药品目录欠科学。单计日均药费并不能说明低价,治疗总成本才是低价。但是,由于药物经济学尚无成熟的规则,所以目前不能以日均药费代替治疗成本。与对医院均次门诊费用管制相似,管制前患者一周(或一月)去医院一次就可以,均次门诊费用管制后,患者一周需要去三次医院。患者实际支付的医药费用一点也没有减少,麻烦和辛苦却增加了。日均费用减少了,本来三天可以康复的病,变成让您1各月才可以康复!对患者是利还是弊呢?


5、第十条:“报名材料要求(1)企业资料:……④提供县以上检察部门提供的两年内未有商业贿赂违规行为的证明材料; ⑤法定代表人授权书。进口药品全国总代理除提供上述材料外,还需提交代理协议书 (复印件)或由国外厂家出具的总代理证明。……”


批注:有罪推定:如果广东省负责基本药物招标的所有工作人员,到北京或外地出差旅游,是不是必须要携带其所在地派出所开具的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否则目的地可以不接受其旅游或随时要求他回去开具?


国家机密很多,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交易合作是否可以保证自己的一点点商业机密呢?严重干预企业自主生产经营活动!!


6、第十条:“报名材料要求(2)产品资料……③产品说明书(质量标准和说明书原则上均要求盖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骑缝章 的批件复印件)……”


批注:省级政府部门给中央政府部门(国家局)提工作要求,应该直接递交到国家局,如果让企业去找国家局,是不是合理呢?再说了,省级部门给中央部门安排工作似乎程序上有些不对路吧?


产品说明书(质量标准和说明书原则上均要求盖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骑缝章的批件复印件)“提供县以上检察部门提供的两年内未有商业贿赂违规行为的证明材料”;这两项要求不合适——广东省不能指令国家局行文如何盖章,检察院是无罪推定原则,不能把所有企业都当成嫌疑人。


7、第十条:“报名材料要求(三)报名材料要求……5、同一生产企业的同一品种只允许一家企业参与申报, 有两个以上企业(含两个)申报的,将拒绝报价。……”


批注:这种极端的做法则等于赋予供货商垄断性供货权。将导致一个事实是,这种招标限制将提高制药企业的价格维持能力,即单个药品供货商维持药品高价的能力,也提高了药企形成“价格联盟”的能力,即多个药品供货商共同维持药品高价的能力。这一点对于外资药企尤为明显,外资药企特别反感国内一些药品分销商的竞争性报价行为。


广东省的基药,为什么要拒绝竞争呢?效率高的企业(配送商或代理商)成本低一些,可以报的价格略低;服务好的企业可能服务的附加值多一些,价格可能会略高,为什么不让竞争?“同一生产企业的同一品种产品只允许一家企业参与申报”这对于集团化公司也不合适,子公司是独立法人。


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在一个竞争性市场上,能够长期维持的价格只能是等于供给成本的价格。供给成本包括生产、运输、储存成本以及税费等。换句话说,长期内竞争充分的市场没有超额利润。如果一个市场长期存在超额利润,该市场肯定是缺乏竞争的垄断性市场。


广东这招是促成垄断,还是促进竞争呢?


8、第十四条:“入市价计算方法……有2个厂家以上生产的规格品种,取各省市基本药物平均中标价格与广东2012年基本药物中标价格的均值;独家规格品种取各省市和广东采购价最低价。……”


批注:唯低价是取,带来的严重后果已经被证明了的。独家品种享受到“唯低价是取”的特殊待遇,是否就合适呢?“交易价格能低不能高”不符合市场规律。请问:不知道广东省最近几年的物价是在上涨,还是在下降?企业的原材料、劳动力等各方面的成本是在上涨还是下降?


9、第十八条:“方案二:采取全省量价挂钩的方式……”


批注:无法给医院医生带来收益的药品医院不会采购的,即使医院采购了,医生也不会处方的。那些在第一次实施该制度时大幅度降低药价获得招标地区整个市场的垄断供货商地位的医药企业将会悲哀地发现,他们会像隆裕皇后一样,得到了皇后的位子,却得不到光绪的光顾,他们是得到了整个市场,但是却得不到期望中的销量。


可以预期的是,“量价挂钩”或者“单一货源承诺”制度的推行不会实质性降低药价,它会进一步消灭一批低价药,包括在安徽低价中标的药品的现实已经证明了的。


10、第二十三条:“工作机构将挂网采购结果报广东省价格主管部门,价格主管部门应当在基本药物交易价格上报后的20个工作日内,审核交易品种的零售价格并向社会公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交易价格即为实际的销售价格 ,其他医疗机构销售基本药物应按省价格主管部门制定公布的最高临时零售价格执行。”


批注:“零差价销售”:医院的一般措施是多进药品中标价高的产品,高价格采购、按此价格销售,然后以返利和回扣形式暗箱获得卖药收益。而真正低价药品将失去市场。


还有的措施是减少口服药使用量,尽可能诱导患者打吊瓶,尽管药品实行了零差价,但是吊瓶费、观察费和打吊瓶的耗材是盈利的,患者本来吃三、四十元钱的口服药能够治好的疾病,现在却要花一二百元钱打吊瓶!而政府的说法是药品“零差价”制度能够降低老百姓的看病负担。


还可能有的是基层医院的医生在办公室抽屉中藏着非基本药物或自开药店(药柜),患者来看病时,诱导其现金购买这些私售的非基本药物。


还有一种技术含量颇高的做法,基层医院和药品配送商合谋,在政府集中招标采购平台上下订单采购的是零差价的基本药物,配送商实际送到的是非基本药物,当然医院医生处方的也是这种非零差价的非基本药物。


如果药品的中标价使得医疗机构已经没有获利空间,医疗机构的采购量会大幅度下降甚至不采购的,毕竟绝大多数药品是存在替代品的,医生可以处方其他药品。况且,在中国,医生处方的相当一部分药品本就对患者治疗毫无裨益,即所谓的过度用药滥用药问题,医生之所以处方这些药品,仅仅是为了拿到药品回扣,这些药品一旦没有了回扣空间,医生怎么可能还处方它?!损害患者利益能够带来经济收益,医生可能会干,损害患者利益得不到任何好处,医生怎么会干?


11、第二十五条:“交易价格调整政策:采购周期内,如发生政策性调高(以价格主管部门最新的物价文件与初始报价前的物价文件为依据),挂牌交易价格保持不变,下一采购周期可按相同比例上调入市价。


采购周期内,如政府最新零售价低于最高临时零售价,则由工作机构按规定的顺加差率扣减后统一调整交易价格,不接受该价格的品种,将取消交易资格;如某厂家品种需要下调交易价格,须报管理机构批准 后由工作机构进行公示并修改,在团购区域范围内统一执行新价格。”


批注:如果药品交易采购等,与具体经办人的个人利益无关,实际掌握药品集中采购交易影响权力的人(行政部门)必然缺乏择优汰劣的足够动力,与此同时,却面临着设租寻租的强烈诱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