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医药投融资年报之三】并购新战役
纵观2013年医药并购市场,借壳重组迭出,产业链横向纵向整合方兴未艾,跨界并购和跨境并购是突出的特色。 
2014-1-21 11:19:10
0
E药脸谱

?7月,昆吾九鼎原主管医药基金的合伙人禹勃带领其医药团队集体出走,与中融信托成立中融健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转战医药行业并购投资,引发业内广泛关注。


关于出走的原因除了在新基金的权益问题上,合伙人之间存在分歧外,更重要的是九鼎投资这一备受争议的医药团队希望单飞,禹勃表示:"PE已经过时,看好万亿并购市场。"


此前,禹勃因与其它合伙人的不和,已经多次传出离职消息,但这一人事变动除了个案因素之外,业界对此的关注点在于:作为两年来投融资市场里为数不多的亮点,医药并购市场是否会成为新的蓝海,迎来各路资本的新一轮争夺?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情况没那么简单。


必须强调的大背景是,因为国内整体IPO渠道受阻,即便2014年1月开始放闸,但是目前过会等待上市的公司已经排起了长龙,二级资本市场需要时间消化,可见的近期,IPO退出都不会是理想的资本退出渠道。因此,通过并购方式退出,才成为了退出渠道的选择之一。

 

 

在《E药经理人》进行本次投融资年报的采访过程中,许多投资者均反映市场的萧条与退出不畅,这与募资不利有关,另一个原因是经过前几年多家风投的地毯式攻掠,目前市场可供投资的好企业已经不多了。


好的标的不多了吗?并购市场显然不这么认为。


据《E药经理人》收集到的数据,2013年医药产业共有并购案例112起,已经披露的金额达到299.75亿元。还有部分涉及金额巨大的并购案例,已经获悉,但是由于未披露金额或处于等待审批的阶段等原因未纳入其中。


在此之前,国内医药风险投资与实体并购之间存在着鸿沟。首先是主体不同,前者是以各路风险资本为主,后者以产业资本为主;其次是目的不同,风险投资是以财务投资为目的,寻求退出,后者则以产业整合为目的,或夯实主业,或跨界外延,或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再次标的企业不同,风险投资覆盖了各种发展阶段的公司,尤其是早期创业公司,而产业资本寻求的都是相对比较成熟的标的企业;最后,估值体系与是否控股等等,两者之间也有截然不同的逻辑。


而现在,两种投融资形式出现合流迹象。表象一,产业资本成立专门的医药风险投资基金,投资各个发展阶段的医药企业,这已经不鲜见,例如美国礼来、上海复星、天士力,近年来在国内均有不少投资项目;表象二,风险资本成立专业的医药产业并购基金,这一形式在国外黑石、高盛等投行均取得了成功,据悉,目前在国内已经有多个机构正在筹备;表象三,风险投资将旗下的参股企业出售给产业资本,以并购的方式实现退出,尽管其回报率不如IPO,但是考虑到投资周期缩短的因素,也越来越常见。


纵观2013年医药并购市场,借壳重组迭出,产业链横向、纵向整合方兴未艾,跨界并购和跨境并购是突出的特色。


入局


梳理2012年与2013年医药并购案例,《E药经理人》发现:虽然2013年医药并购的数量相较2012年有下降,但是舞台中央的主角已经发生变化。


2012年并购金额前三甲的案例分别是美敦力并购康辉控股(50.59亿元)、冀中能源并购华药(29.86亿元)、中国医药保健品并购天方药业(26.84亿元)。2013年已经完成且涉及并购金额最高的三个案例分别济川药业借壳洪城股份(56亿元)、景峰制药借壳湖南天一科技(35.02亿元)和鑫富药业并购亿帆生物(14.8亿元)。


可以看到,前一年主角是跨国药企业、国有大型医药集团的并购,而这一年主角则换成了借壳上市唱主角,同时规模体量并不太大但是手握现金的中型医药企业也开始出手产业并购。


从所涉及的子行业来看,2013年医药行业并购的案例中,化学制药金额、数量仍排在第一位,一共发生了34起,金额为68.06亿元,占总并购金额的22.7%;而中药的案例却异军突起,共发生22起,金额为131.26亿元,占总并购金额的43.8%,金额大幅提升主要是因为2013年医药产业两起借壳上市企业都为中药企业;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并购案尾随其后,分别发生了22起、18起,金额分别为34.24亿元、16.34亿元。医药市场经过多年风险投资的洗礼,以往通过短期投资上市、概念暴炒的造富传奇已经可遇不可求,而现在未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优质企业已经是凤毛麟角。一般而言,能接受并购协议的药企标的都面临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这些困境或者来自资金链需求量大,或者来自合资伙伴的纠纷,或者就是买方提出的估值价值高得让人怦然心动,而其中大都有VC/PE身影参股其中。


医药企业,尤其是近几年上市的医药公司现金多,市盈率比较高,通过医药行业并购"买利润、买增长",可以解决业绩和经营规模增长乏力的问题。借助上市公司并购,PE可以实现医疗项目投资的快速退出,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同时将医药研发、营销渠道建设等风险转移给并购方。这种情况下,对于并购市场的买手就是考验眼力、整合能力等硬工夫的时刻。


整合悲喜


2013年医药市场上一个重要的现象是借壳上市,例如济川药业借壳洪城股份,景峰制药借壳湖南天一科技。业绩不佳的上市公司通过资产注入来扭转不振的困局,而自身IPO困难的医药企业则通过借壳来实现曲线上市,获得高倍的估值。


更多的案例则是主业明确的医药企业通过并购来夯实主业,寻求产业链上下游的打通。其中血液制品行业可以算是典型。


继近年来频频出手并购血浆站后,2013年9月12日,沃森生物公告表示:"公司拟以5.29亿元受让大安制药的55%股权。"


此外,沃森生物掷出7.625亿元,收购宁波普诺、莆田圣泰、山东实杰3家医药销售公司,溢价近10倍。宁波普诺、莆田圣泰、山东实杰分别为浙江、福建、山东省区域内具有优势的生物制品和疫苗专业批发商,除去是沃森生物的区域代理商外,还是国内外多家知名生物制品生产商的区域代理。渠道之争,成为血液制品行业的关键词。


近年来,我国血液制品行业的重大收购兼并事件逐步增多,如天坛生物收购成都蓉生、中国生物收购贵阳黔峰和西安回天等交易均使得收购方的综合实力得以大幅提升。


但是,也有不顺利的。


今年5月份,上海莱士表示拟与相关自然人签署股权购买协议,以5315万美元的价格受让中国生物9.9%的股权。上海莱士对于收购这家同行业、同时也是竞争对手公司的股权,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不料想,中国生物对此次股权收购相当的不满,该公司随后发表声明称,作为在国内直接竞争者之一,上海莱士此举属于非善意股权收购;鉴于两者之间的竞争关系以及在业务战略与技术水平方面的明显差异,公司并无与上海莱士寻求任何业务合作的意向。随后该股权转让协议不了了之。


之后,上海莱士又在7月1日披露,拟18亿元收购邦和药业100%股权。而邦和药业的主业就是从事血液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上海莱士同样期望通过行业整合进一步增强自己在血液制品行业中的市场地位,提高市场占有率。而参股邦和药业的九鼎也期望藉此获得溢价退出。


但是近期传出的消息:因邦和药业2013年年底取得新版GMP认证存在不确定性,重组方案被证监会否决。

 

 

跨界与跨境并购


与前几年并购市场主要以夯实主业为目的不同,2013年,跨界并购成为新兴的特点,一些医药企业期望通过跨界并购,切入新兴产品或领域。


乐普医疗可以称得上代表。2013年乐普主导了两起相关并购:首先是以近6000万元的价格增持秦明医学23.44%的股份,从而使持股比例达到98.54%;其次是今年6月使用募集资金及自有资金3.9亿元,收购河南新帅克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股份。


乐普医疗主营业务为心脏支架,秦明医学主营为心脏起搏器,而新帅克则拥有国产氯吡格雷,这一长时间占据中国医院销售榜首的处方药。尽管这两个并购标的与乐普之前的主营有所不同,但是均是围绕心脑血管相关的科室和药品,乐普医药计划在3~5年内形成医疗器械与药品两大产业板块,成为高端医疗器械和医药领先企业。


此外,中国药企的海外并购和外资药企的境内并购也是今年的一大亮点。利洁时买下了桂龙药业、CRL入主维通利华、联合博姿增持南京医药,均在不同层面演绎着跨国资本对于中国医药市场各个产业链的拓荒在深入。上海复星则将并购触角进一步伸向了海外,1.23亿美元控股以色列医疗器械企业Alma Lasers Ltd.。


而海外并购先锋迈瑞医疗在2013年9月下了他们近年来并购的第11单-并购其在澳大利亚的分销商澳大利亚Ulco医疗。6月,迈瑞以1.05亿美元的代价并购了美国从事高端超声技术开发的上市公司ZONARE医疗。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3年12月刊,作者为郭子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