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医药投融资年报之六】华大 并购、融资与万亿元的梦
2012年融资之前,汪建曾在多个场合表明他并不喜欢风投资本。这个不喜欢风投资本的人,却出让了旗下最赚钱的业务,引入了“图小利”(汪建语)的风投,以获取资金收购一家年亏损5000万美元的美国测序仪公司CG。 
2014-1-21 11:51:11
0
E药脸谱

?

 

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健

 

一年过去,华大基因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大科技”)仍以14亿元的融资额,高居本土生物技术公司融资榜首位。这家全球最大的基因测序公司,正由一位27岁的青年科学家李英睿带领着走向未来。


受命担任CEO前,李英睿是华大基因研究院的副院长,这个职位,表明他在华大被视为“第三代”管理层,对应的一、二代,分别是汪建、王俊。汪建是华大基因的创始人,王俊则是现任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


融资之前,华大科技是华大基因研究院下一个组成部分,以测序业务为主,在华大基因研究院,与测序业务平行的还有华大健康、华大农业等业务。在汪建的收购梦想里,出让华大科技股份,完成对CG的收购,最终有助于华大打通基因测序产业链,实现千亿级乃至万亿级的大市场。


融了14亿元


融资源于收购。


“我们收购CG吧。”2012年6月的一天,通往华大基因农业基地的路上,华大基因研究院副院长王俊对华大基因创始人汪建说。CG(Complete Genomics)是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本土公司,测序仪生产商,拥有独家测序技术。在测序产业链里,测序技术和试剂位于上游,华大一直渴望进入。为此,华大基因曾向科技部门申请过项目,也曾用自有资金投入过,但一直没有成功。


获知CG正在寻求买家,王俊立刻动了心。对这个提议,汪建也很快表示了认同。在后来对外界的表述里,王俊说是用了20分钟达成收购意向,而汪建更愿意说是5分钟内就决定了对CG的收购。


“我们现在做中下游的实力已经很强了,能够去读基因,弄懂基因,基因组技术在健康产业的运用也已经有比较强的基础。但是对于上游的源头,基因的解读本身和试剂一直是我们的一个短板。一直是买别人的机器来做这个事,所以心里一直没这个底气,也比较担忧。”王俊说。


要完成收购,华大面临两个难题:一是要对CG技术做出合理评估;二是找到足够的钱用于收购。相较后者,前者比较容易,华大一直活跃在测序领域,对测序数据及技术又比较敏感。但后者,可能需要上十亿元的人民币。华大能找到这笔钱吗?


作为看家人的王俊,要去推动这件事情的实施。在华大,汪建负责战略,关心“大事”,运营主要是王俊。汪建60岁,王俊36岁,这样的一个年龄差,加上过往的经历,使得汪建在说王俊时,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强势。当问起双方是否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时,汪建的回应时“你敢跟你爸冲突吗?”


“看家就是要做这个事,有一些东西要卖、要做,这个过程里细节太多了,可以说任何一个节点出纰漏、出岔子这个事都做不成。有多少次都濒临做不成的边缘,各方面的资源我全部都调动了,而且已经想好最后的退路。”


王俊在台前打仗,汪建则在幕后支持。他北上京城,放出了华大希望融资的消息,一直对风投无好感的汪建还未准备好如何跟风投打交道。他甚至对着一屋子的风投拍起了桌子,这些风投里包括弘毅等知名机构。以至专程赶来为其站台的王石不得不私下劝解。


融资消息放出后,数十家风投踏进了华大的大门。一个多月里,王俊见了三四十位主动上门来投资人。对于大部分投资人,王俊认为他们都没能看懂华大。“我后来都说烦了,而且我的烦燥已经显示在脸上了,好几个人是被我骂出去的。”


除了在北京的那次小范围放风,在融资过程中,汪建几乎不参与任何与投资人的直接对话。在王俊与投资人交流的时候,汪建有时恶作剧般地给来访的投资人评分,或是对投资人进行一下“智力歧视”。


华大还是希望尽可能找到理解他们的投资人,“毕竟这是结婚,要是引了一个找事的,未来你很麻烦嘛。或者老想追逐短期利益,你就没法跟他弄了。我相信我挑的不是那种短期愿意退出的,而是愿意跟着华大一起成长的。”


华大最初的想法是让这些风投跟华大科技一起去收购CG。但风投们不愿意。CG是一家看似要破产的公司,风投们觉得很危险,不确定性太多。这个提议失败后,华大将旗下资产都放到了台面,任由投资人挑。这也是华大最后的退路—出让部分华大资产。“牺牲一部分我们长远的利益来完成一个现实的事情。”


2012年12月,华大宣布华大科技(主营测序业务)获得14亿融资,投资人包括红杉、光大医疗基金等多家知名机构。“这块业务,投资人他看得懂,流水、财务等情况都不错。”王俊说。测序业务是华大目前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也是华大在全球最知名的业务。但在汪建及王俊眼中,这并不是华大最好的业务,他们对测序技术在健康、农业等领域的运用前景更看好。一投资人透露,在融资过程中,华大为华大健康开出了百亿估价。这虽然吓跑了投资人,但在投资测序业务时,投资人保留了优先投资华大健康的权利。


“说到底,最后还是看团队,这几个人看了,觉得你行,不像是圈钱骗钱的。我们拿到这个钱,是为了买CG,为了能够实现一个更大的梦。”王俊说。“这么多年,很多投资人想进华大,我们从来没松过口,就是不想被投资界牵着鼻子走。松开这个口主要推动力是CG的收购,我不得不做这件事,如果不做这件事情的话,没有钱去做后续的事。”


打通基因测序全产业链


后续的事做什么?


王俊表示,再往下走,华大希望做很多大型的研究计划和项目。这些大型的研究计划和项目需要华大能够掌握第一手测序技术。“比如华大想要测100万人的基因组,这100万人的基因组就需要华大能够掌握一个平台。”


“我们跟CG一开始谈的时候在这个层面上就达到了共识,它有上游,我们有中下游,这样一下子就可以把它做得很开,大家就变成了一个共识在往前推。最后的那个目标就是让老百姓能够确确实实享受到基因科技对他们生活的改变。”在王俊看来,这一愿景也是并购CG顺利的重要原因。


“这种大型研究计划,以及再往后走这种大科学大数据的产出,最终会形成对老百姓的有利用途。这是基于大数据之上的,而不是对一个人的肿瘤做研究,所以我要做大量的样本,做上百万人的样本,把里面规律性的东西总结出来,然后才可能开发应用。”


王俊认为,华大成为全球最大的测序公司也是因为与此愿景有关。“我们自己没有平台时,自然而然就会去买别人的机器,成立这个最大的测序中心,成立这个最大的测序中心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成为最大而最大,买这个东西就是为了做各种各样的为老百姓服务的用途,我必须需要大量的量,大数据的积累。”测序业务之外,华大另一崭露头角的业务是华大健康,这一业务为孕妇提供无创DNA检测,以发现遗传性疾病。


汪建用华大四部曲来概括华大的梦想:测序业务将先服务于科研机构、后服务于健康产业,最终能实现普通人的日常运用。与此相对应,则分别是百亿、千亿及万亿的市场。“我是真心希望,比如在未来三、五年之内,咱们的女同胞不再担心宫颈癌,所有的妈妈都不再担心孩子出生后有地中海贫血,中国的聋哑学校应该关掉95%。你说我做完这个事情,人民币会少吗?你不用去想人民币,它自然会来。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有华大今天有,别人做不到,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在这“万亿市场”面前,“割那么一点点肉”(汪建语)还是值得的。说起出让的华大科技股份,汪建用大拇指掐起了小指尖,以示其在华大野心中的占比。华大科技目前对外宣称的收入是10亿元,如果与万亿元相比,这个手势比喻很形象。但在当下,这几乎代表了投资人对华大认可的全部身家。收购CG,进入上游成为华大实现千亿元、万亿元市场的必经之路。


无论是王俊口中的华大全产业链,还是汪建口中的万亿元市场,都与医疗大数据有关。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做科研,这也正是与传统科研手段不一致的地方。在当下,这种思路在科学界还并未受到广泛欢迎。


“大家对华大,对我们做的项目以及操作方式还有一些不理解。这种不理解我认为也很正常。我们真正想做件大事,我们觉得未来基因和生物学的发展就应该这么做,只能这么做。我们相信在基因组学的基本技术之上,会重新构建人们对生命的认识。我们不管用什么方法,并购也好,自己研发也好,反正我们要走到那儿,只要走到那儿,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成功。”王俊说。


汪建则为华大未来做了一个更形象的比喻:“测序相当于谷歌的前一半。谷歌是把别人的数据挪到它的里面去,而我们的数据是唯一的,是有的放矢的。”“所有东西都基于对生命、对世界的基本认识,华大现在具备这个能力做这个事,我们是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合在一起做一个更好、更大的事。只要我们还能活着,逐渐显示出这种竞争优势和爆发性的增长。这种后劲会越来越足。你想想,有多少个机构能够把所有的这些东西全都合在一起?把科学产业、技术合在一起?把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把上游、中游、下游全都合在一起?”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3年12月刊,作者为特约撰稿人 李拙逸。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