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盘点】八大我伙呆
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震惊之余,似乎亦在情理之中。 
2014-1-28 15:19:51
0
E药脸谱


商业贿赂祸起萧墙


继葛兰素史克(GSK)被曝出商业贿赂后,整个医药行业陷入了一场“贿赂地震”当中。其波及面之广、影响之大,乃业界罕见。


从跨国药企赛诺菲、诺华、礼来、百特再到国内药企甘李药业、上海医药,纷纷登上商业贿赂的“黑名单”。一时间,整个医药行业人心惶惶,甚至有人打趣称外资药企人员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便是:“谁被抓了?”


饶有意味的是,主动曝光企业行贿行为的人员均为各自企业的内部员工。一方面,眼见医药行业反商业贿赂的风暴刮起,个别内部举报人士想借风起舞,谋得利益;而另一方面则表明,现今的医药企业合规极其隐蔽,行贿事件曝光往往祸起萧墙。但再隐蔽,这终究是块硬伤,是企业内部的不定时炸弹。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根治这块硬伤。尤其在国内目前行贿后惩罚力度实在没有太大威慑力的情况下,心存侥幸心理的绝大多数医药企业自然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业界对事后的进展猜测莫衷一是,GSK事件是否加紧终结长期以来医院处方药销售的不规范?此次事件最终将成为推倒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还是仅成为一次孤立事件之后一切照旧?其走向取决于行政力量最高决策层的决心吗?还是就算高层有决心也难以通过一次整肃一次会议就可以将决策贯彻到底?纵观今日官僚体制之复杂链条之长,行政力量对房地产等调控乏力足显,医药不出其外。病根不除,体制之患不除,一场运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恒瑞医药泄密风波


头顶国内创新药领军企业的恒瑞,被曝涉嫌从两位礼来前任科学家手中获取价值约5500万美元的商业机密,所泄信息是礼来公司耗费大约10年的研究成果。事实若真如此,这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2013年10月9日,美国印城当地电视台wishty报道美国礼来制药公司的两位前科学家被控向中国恒瑞医药泄露商业机密,这一泄密事件甚至惊动了美国FBI接手调查。


尽管恒瑞医药在第一时间矢口否认,并聘请了境外律师展开调查,但其声誉受损已成既定事实,而其进军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的开拓进度能否按预期完成将被打上问号。


其实,恒瑞医药和礼来因知识产权引发的纠纷不是头一遭,早在2000年,恒瑞医药就曾被礼来公司因涉嫌侵犯肿瘤药吉西他滨专利被告上法庭,后经长达7年的诉讼,礼来败诉。


高州医院“医改明星”陨落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播出《药单背后的秘密》后,高州人民医院这位昔日的医改明星从此被拉下神坛。


高州人民医院曾因创立“低费用、高服务、高医生收入”的运行体制而获誉“高州模式”。在9年的时间里,高州人民医院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粤西山区医院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县级医院,吸引了28个省市的患者前来就诊。鼎盛时期,该院住院患者60%来自外地。


但当高州医院变成创收几千万,拥有上亿资产的大医院时,众多利益相关者纷纷觊觎其背后的经济效益。


身体力行高州模式的前高州医院院长钟焕清“被离职”后,这个重回政府控制之下的医院,短短一年时间内,药品费用急剧上升、回扣返利这一公立医院流行病迅速泛滥。公立医院管办不分、政事不分的毒瘤不去除,任何改革都将重蹈覆辙。


国内首例国际反垄断案败诉


2013年11月26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对长达8年的维生素C国际诉讼案做出终审裁决,判定被告华北制药集团下属河北维尔康制药有限公司在美国维C反垄断案中败诉,赔偿原告Ranis公司1.53亿美元(约合9.34亿元),并同意原告针对中国所有被告不得再行垄断行为的禁令申请。这是我国企业遭遇的第一例国际反垄断诉讼案。


此后,华北制药回应称,此判决并非终审判决,9亿元的天价赔偿也并非针对该集团及维尔康公司一家企业,并且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提起上诉。


坚持对簿公堂的华北制药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商务部相关负责人曾回应称,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在“维生素C反垄断案”中对中国企业的审理结果是不公正和不恰当的,美国法院基于中国企业在中国的合法行为而对其处以巨额的惩罚性赔偿,是完全不合适的。


山银花是与非


部分药企用工业硫磺熏制山银花,并用山银花非法定部位入药,其实是企业因中成药过度降价而不堪成本压力铤而走险的无奈之举。


据央视报道,广东省揭阳市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用山银花枝和叶不经过任何清洗直接填进中药提取罐制成浸膏,主要用于制作感冒药的半成品原料。而宝山堂制药的下游采购商包括广药集团子公司盈康制药。盈康制药维C银翘片一天产出6万多到7万多瓶,主要原料山银花浸膏全部来自宝山堂制药。


之后,广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急忙跟进收回广东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广西盈康药业等公司的GMP证书。本以为一切都将平息的时候,广药却被曝出王老吉凉茶也被以山银花替代金银花原料,至此广药失守供应链之说层出不穷,而市场上各式凉茶原料的真实性也备受怀疑。


2010年最新颁布的《中国药典》中明确规定山银花可入药的是指其盛开的花朵或初开的花蕾,并不包含枝和叶。但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药企显然对于降低成本也是“追求无止境”。


尽管药典中已明确区分了金银花和山银花两个品种,但仍不乏有企业用山银花冒充金银花做有关产品的原料药。不过有关部门表示,当前没法从成品中检测是否有金银花成分,只能靠政府相关部门加强监督。显然,这种所谓的监管从来都只是亡羊补牢的作用。


乙肝疫苗“致死门”


乙肝疫苗事件俨然成为2013年底最火的新闻。


2013年12月13日以来,湖南等地报告婴儿接种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重组乙肝疫苗后出现重症和死亡病例。


新年伊始,CFDA、卫计委联合通报称深圳康泰公司生产的乙肝疫苗不存在质量问题。但由此引发公众对国产疫苗质量的不信任感短期内怕是难以消除。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多个省市乙肝疫苗的接种率开始极度下滑。


与此同时,CFDA证实,深圳康泰、天坛生物、大连汉信三家乙肝疫苗生产厂家因未能通过新版GMP,于2014年1月1日起停产。


乙肝疫苗事件之后,市场的重新划分是必然趋势。遗憾的是,国产疫苗公司在市场重构中未必有真正的赢家。


中药注射剂被停产


中药注射剂屡屡被曝光的不良反应事件,让业界对其安全性充满了担忧和质疑。尽管CFDA已经三令五申加强监管,并对多个品种发出“停产令”,相关企业却依然无法由此警钟长鸣。


2013年12月13日,CFDA发布通报,四川升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部分批次丹参注射液先后在多省份发生不良事件,且事发后召回产品不彻底,以致没有及时控制风险。该公司已被四川省食药监局勒令全面停产。


早在2012年5月,约有30个中药注射剂品种先后停产;6个月后,CFDA以临床使用少、安全性及有效性数据不充分为由,淘汰包括柴辛感冒注射液在内的11种中药注射剂。2013年3月,CFDA对参麦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柴胡注射液等13个品种展开检查。


可以预见,已经被贴上“危险”标签的中药注射剂如若长期以往,恐怕生存堪忧。


中药企业陷入“做空门”


刚刚过去的一年,多家中药上市公司遭遇“做空门”。


康美深陷“财务造假”风波、云南白药陷入“召回门”、同仁堂陷入“重金属门”、汉森制药则受困于槟榔“致癌门”。从云南白药到汉森四磨汤,做空机构的“火力点”集中在传统中药本身的作用和功效。


虽然云南白药和汉森四磨汤有毒物质问题已被澄清,但资本市场的频繁做空无疑将让中药企业再次陷入质量和诚信危机。


与西药基于试验和数据不同,中药强调整体观和辨证论治,因此,中药企业往往难以拿出有力的作用机理数据来自证清白,一旦陷入信任危机则显得手足无措。分析和调查、发布负面信息、股价大跌堪称投资机构做空中药上市公司的“三板斧”,中药企业如何避免再次被做空的尴尬,则成为其不得不思考的难题。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1月刊。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