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盘点】八大告别
告别过去,是为了开启更好的未来。 
2014-1-28 15:43:41
0
E药脸谱

 

告别过去,是为了开启更好的未来。


SFDA告别副部级


从SFDA到CFDA,虽一字之别,但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告别,“食药监管一体化”由此拉开序幕。


CFDA将原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与原卫生部下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合并,并吸纳分散在质检、工商等部门的食品药品监管职能,且以正部级部门身份正式亮相。随后,CFDA的“三定”(定机构、定职能、定编制)方案完成。


业界均预期,CFDA或有望结束以往SFDA“九龙治水”的局面,结束SFDA作为副部级单位协调食品监管时“没有枪,没有炮,只有一把冲锋号”的无奈,以及委身卫生部下在药品监管上所遭遇的“老子管儿子”的窘境。


西安杨森告别OTC时代


恐怕连西安杨森自己也没有想到,其母公司美国强生居然会将其30亿元的OTC业务并入不足10亿元的上海强生制药。


OTC业务一直是杨森安身立命的本钱。2013年,西安杨森的OTC产品年销售额依然占公司总销售额的60%以上。怎奈英雄迟暮,红颜易老。西安杨森已经连续多年出现业务负增长的窘境。随后,西安杨森的战略发展“被安排”为以处方药为主。未来几年,强生将会把10余个处方药产品引入西安杨森。2013年年底,西安杨森与西安高新区技术产业开发区签订谅解备忘录,将投资兴建以处方药为主的大型医药生产基地。


对强生而言,OTC合并之后依然是OTC领域的佼佼者,但对西安杨森这家合资公司而言,告别OTC时代,进入处方药时代是否恰逢其时,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步走得太晚。虽然有一系列的策略助力其转型,但能否力挽颓势还得两年之后见真章。


思真告别中国


默克雪兰诺生长激素产品思真2013年年初决定告别中国市场。如果它在中国的第一次退出是因为国内企业通过价格战围追堵截的结果,那么这次退出是真正的“技”不如人。


思真1989年上市之后立刻风靡全球,第四年便占据了欧洲市场1/5的份额,并成为了雪兰诺上世纪90年代快速成长的有利保障。然而,思真在征战中国市场的道路上却表现平平。思真在中国并没有去做主打矮小症方面的患教工作,而是选择了相对容易开拓的生殖领域。当雪兰诺幡然悔悟进入矮小症领域时,国内企业已经通过低价策略建立起了竞争壁垒,最终在本土企业的狙击下,雪兰诺节节败退,迫不得已退出中国市场。


不过,心有不甘的雪兰诺在2006年被默克收购之后,思真以默克雪兰诺的名义再次杀入中国。并一改过去的市场打法,大有疯狂反攻之势。但由于思真重新进入中国依然延续的是冻干粉针剂,而金赛药业此时已经推出水针剂产品,该剂型能降低粉针剂不良反应率。在金赛水剂一骑绝尘的情况下,从2013年1月起长效生长激素又进入了现场检查阶段,这样一来,默克雪兰诺与金赛药业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了,思真已是回天乏术。


“技”不如人的思真决定悄悄地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通过医药代表向医院下达不再供应思真的通知。


九州通告别京东


京东与九州通联手打造的京东好药师网站,一度被业界认为是最具竞争力的医药电商模式,岂料二者的“婚姻”仅维持了两年多就散伙了。2013年7月23日,九州通发布公告称,收回京东持有的京东好药师网49%股权,二者将由股权合作伙伴转变为业务战略合作伙伴。


3年前,九州通旗下的好药师网站与京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未来10年内,将在医药健康产品电子商务领域相互将对方作为重要的业务合作伙伴。至于二者为何走到“离婚”这一步的,外界流传版本甚多。其中之一是说,京东好药师的发展前景不错,所以京东想要控股,但九州通不愿意让出控股权,所以京东取消了其首页对京东好药师链接及其相应的平台支持。表面看去,双方是在争夺当家权,实际上,双方缺乏共同的“语言”。当事人九州通表示,京东要做的是平台,吸引更多的商家分享它巨大的流量,但九州通还是想“一夫一妻”制,而非与其它人共享一个平台。


分手后,九州通不但自己做B2C,还将同步发展B2B以及O2O的电商平台。在多个公开场合,九州通都向外界传递“离开京东这棵流量大树后,我依然可以茁壮成长”的信息。


先声告别纽交所


在过去的一年,先声药业已经彻底和纽交所“Say goodbye”了。2013年3月11日,先声公告称已收到以董事长任晋生为首的收购集团合每股ADS(美国存托股)9.65美元的收购要约,总价约为5亿美元。


先声在业界一直以“不甘平庸”著称,在2007年上市时风光无限,头上顶着亚洲化学制药企业在全球最大的一次IPO的光环,共募集资金2.26亿美元,市值超过10亿美元。然而,在接下的6年里,先声的成长并没有因为登陆资本市场而获得大的发展,在任晋生掌舵下公司在创新药的路上,跌跌撞撞。2012年四季度时运营亏损已经达到1250万美元,净亏损为330万美元。


或许是业界期待颇高,致使这家企业太急于求成,从而步伐有些散乱。在上市后的年月里,先声在并购方面建树极少,产品线告急,营销每况愈下,加之在美国上市,先声受到严格的财务调查和审计。为了合规,先声将最有优势的营销公司剥离。这些都让这家公司发展备受挑战,业绩压力徒增,致使先声必须重新审视在美国上市的意义。


臧敬五被迫告别GSK


2013年注定是GSK的多事之秋,在行贿案曝光之前,GSK就发生过一场不小的“地震”,而“震源”来自中国研发中心总裁臧敬五(Jingwu Zang)博士。此事源起于一名自称是“前GSK员工”的匿名举报人称,臧敬五于2010年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的一篇研究论文涉嫌造假。


臧敬五是知名的免疫学家,业界声誉甚隆,且担任了GSK全球高级副总裁,目前华人科学家在跨国制药企业中能够得到此职位的并不多见。也因此,这起事件甫出就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面对此指控,臧否认并表示,“我非常失望,因为我没有参与数据的制作。”


不过,GSK和《自然》联合组成的调查组证实“论文某些数据缺失存在不实之处”,论文需要被撤销,随后作为论文第一作者臧敬五被迫告别GSK。但造假事件并没有影响到臧敬五的前途,在10月份,臧敬五履职先声药业成为其首席科学官。履新消息一出被行业人士很是评头论足了一番,大多持质疑态度,只有先声董事长在微博上力挺:“先声肯定臧敬五博士全球化的创新科研事业和卓越的研发领导能力,也赞赏其面对逆境时的坚定和勇气。”


强生血糖仪“假告别”


平地一声雷,强生血糖仪业务要出售,不见消息出何处,只见鱼跃股票涨停板。2013年6月,有关强生出售血糖仪业务卖给鱼跃的消息在坊间大肆流传,但强生和鱼跃的态度都是“死不承认”,最终酿成了一起“无头无尾”的乌龙事件。


由于消息出处可疑,强生出售血糖仪业务的事件演变成了一道推断题,经过媒体解读和业内人士的分析一致认为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强生血糖仪告别中国市场的提前亮相。因为强生二季度财报显示,强生诊断业务销售下滑6%,其中受到重挫的血糖仪下滑最为严重,达到12. 5%,仅美国市场就下跌了23.1%。


从“死不承认”的态度来看,强生虚晃了一枪,但其血糖仪业务确实在中国遭受着价格狙击的事实。血糖仪因技术门槛不断被本土企业攻破,价格战早已打响,利润下滑已成事实,在很多跨国医械商眼里业已沦为鸡肋。所以强生要出售血糖仪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强生已经不再看中该业务,这也让强生全球CEO纠结是否出售这一业务。


虽然之前强生来了一次假告别,但2013年年底中国工商管理总局商评委撤销强生试纸“ONETOUCH”商标的决定,让更多人相信强生告别血糖仪真的不远了。


职业经理人告别


扮演职业经理人这个角色很多年后,他们纷纷更换跑道,自立门户创业,开启人生的下半场。而创办咨询公司成为很多人一致的选择。


2013年2月,天士力总经理李文在微博上贴出了自己的辞职信,宣布告别服务12年的天士力,自主创业。“你生命的前半辈子或许属于别人,活在别人的认为里。那么后半辈子还给你自己,去追随你内在的声音。”他引用荣格的话向之前的职业经理生涯告别,开启了自己的咨询事业。一个月之后,华瑞中国区总经理丁利华也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宣布要专心运营自己的咨询公司,而翰宇药业的副总经理刘煜也更换了职业轨道做起了自己的咨询事业。


或是因为遇到职业瓶颈,或是抱负施展受到限制,最真实的原因只存在于每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内心,自然不可轻易与外人所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离开就意味着某些需求得不到满足,离开是为了寻找,寻找更好的未来。

 

本文来自《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1月刊。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