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盘点】八大全球看点
看点年年都相似,其实内涵大不同。 
2014-1-28 16:08:41
0
E药脸谱


看点年年都相似,其实内涵大不同。


并购


无论市场大环境如何,并购丝毫不受影响。2 013年全球医疗健康最大手笔的并购不是制药企业,而是全球医械巨头赛默飞以136亿美元并购LifeTechnologies,这一并购也在一定意义上终结了上一轮罗氏诊断、Illumina、454、Life Technologies在测序平台领导者上的争夺战,当然,新一轮的战争马上开启,而主角已经改头换面,赛默飞将代表Life Technologies参与其中,与Illumina势均力敌,而罗氏诊断则在关闭454业务后牵手PacificBio。


制药企业中最大手笔的并购是安进104亿美元并购Onyx,几轮与竞争者报价、血拼之后,安进终于“抱得美人归”。除此之外,医药流通行业内的跨国并购也在2013年发生了几笔,最值得关注的当然是美国第二大分销商麦克森收购英国流通公司塞拉西,到底这是不是又一轮全球范围内的医药商业重组的序幕,还需要拭目以待。


罚款


重罚一直是美国市场的传统,在辉瑞、GSK等在前几年被狠狠地罚过一遍之后,今年,强生成为被罚案的主角。


2013年6月11日,美联社报道称,美国强生公司已同意支付22亿美元了结美国政府对其精神病治疗药物维思通和其他几款药物的非法营销调查,强生公司被指在药品推销超出批准的适应证。相较于中国,GSK事件出来后至今仍无被罚数目的明确公示,不得不感慨两国之间的差异。


在美国另外一个被罚的对象是兰伯西,它被罚的原因是不遵守GMP的规范生产出口到美国的仿制药,这一次兰伯西被罚了5亿美元。同样是相较于中国,蜀中事件出来后,区区600万元的罚款额度,震慑力实在太弱,恐怕难以避免蜀中“第二”的发生。


裁员


裁员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美国制药公司默沙东在2013大挥裁员棒,10月,默沙东宣布计划裁员8500人,加上之前宣布的7500人裁员计划,这两次裁员的数量约占该公司员工总数的20%。2012年,阿斯利康抛出2013年前裁员7350人的计划,随即阿斯利康美国公司开始裁员24%。但阿斯利康并没有止步,今年3月,阿斯利康再次裁员3900人,包括2300个销售、行政岗位,1600个研发岗位。


但这都不涉及中国市场,因为作为最具潜力的新兴市场,当然要区别对待。不过也有异数,GSK宣布的营销改革的潜在影响之一就是不再需要那么多的销售人员。


获批


2013年FDA共批准新药27个,尽管少于2012年,但其中的潜力巨大,有10个产品未来具有成为重磅炸弹的潜力,例如,武田制药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新药Nesina;例如百健艾迪用于治疗复治性多发性硬化症的Tecfidera和罗氏旗下基因泰克用于治疗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Kadcyla。


而对于生物类似物来说,2013年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EMA批准了首款单克隆抗体(mAb)生物类似物:Celltrion公司与Hospira公司以炎性细胞因子肿瘤坏死因子为靶点的英夫利西单抗,预计于2015年上市。


英夫利西单抗的原研产品是强生和默沙东旗下的Remicade,这款药物2012年的销售额超过65亿美元,用于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克罗恩病、银屑病等适应证。


散伙


阿斯利康与百时美施贵宝(BMS)历史6年多构建起来的糖尿病联盟在2013年“散伙”了。


2013年12月,阿斯利康宣布将以总计41亿美元的价格全部收购和BMS共同发展的糖尿病药物业务。这项收购经过监管机构的批准后将正式生效,预计该交易将在2014年1月完成。


曾经这是一个备受业内关注的联盟,在2012年8月这两家公司还联合收购了糖尿病领域内的新星Amylin制药公司,且百时美施贵宝将其中的百泌达和百泌达升级版列入其在中国增加糖尿病业务中的重量级产品。至于“散伙”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分析可能双方的合作并不是很好,联合推广有一定弊端。


之后,阿斯利康还宣布在糖尿病领域将制定一个17亿美元的销售投入计划。阿斯利康大手笔押注糖尿病业务,或与其近几年新药开发乏力,业绩增长面临压力有关。至于BMS,则很有可能彻底告别糖尿病业务产品线。


新面孔


未来十年,没准我们能够在市场上看到贴着Google标签的创新药,因为在今年9月,Google 正式宣布将业务拓展到人类健康领域的研究。它成立了一家名为 Calico 的新公司,并任命赫赫有名的基因泰克董事会主席亚瑟·莱文森为Calico 的 CEO。其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说,Google之所以要进入健康领域,是因为它与其互联网业务相比,能更加有效改进人类的生活,并表示对此业务很有信心。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次Google同健康产业搭界,那家名为23andMe的基因测序公司,就是Google的另外一位创始人布林的妻子,而且这家公司近水楼台,得到过Google150万美元的投资。


换帅


2013年,拜耳、诺华、罗氏、GSK、武田、梯瓦分别更换其全球董事会主席或CEO。


有意思的是,这其中有的是从这一家跳转到那一家,比如拜耳的医药保健执行委员会原主席Joerg Reinhardt正式就任诺华董事会主席,与诺华现任CEOJoe Jimenez共同执掌诺华制药,更有意思的是Joerg Reinhardt曾经是诺华的老臣,山德士时代即进入这家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并掌管诺华的整个研发体系多年。


还有新上任者完全与医药行业不搭边。例如罗氏选择了德国汉莎航空前任CEO 克里斯托弗·弗兰茨(ChristophFra n z)接替该集团董事会主席弗兰茨·胡沫(Franz Humer)的职位;同月,GSK也宣布将任命现苏格兰皇家银行董事长Philip Hampton接替ChristopherGent为该公司新任董事长。


武田则另辟它途,从别的制药企业挖CEO。12月初,日本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对外宣布将任命47岁的法国人Christophe Weber为新任全球CEO,这是这家日本最大制药商232年来首次任命非日本人为首席执行官。


开放


不管是FDA还是EMA都在加大对临床数据透明化的力度,其利好非常明显,例如可以提高研发效率,节约开支等,尽管这一制度的最大受益者是制药企业,但其最大的阻力也来自制药企业。因为数据开放程度的增加可能会威胁到患者的隐私及制药企业的竞争优势。


但已经有先行者涉足于此。例如,葛兰素史克发起了一个数据分享门户网站,研究人员通过该网站可申请450多项临床研究匿名患者水平的数据资料;辉瑞和诺和诺德也已宣布计划开放有限的患者水平的试验数据。

 

本文来自《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1月刊。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