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方晴子STAP细胞论文造假始末
2014年1月,小保方晴子发表了两篇轰动性的论文(诺奖级别),第一篇介绍了STAP现象,即在强烈外界刺激下(如暴露于酸性环境 ),可诱导体细胞转化为多能细胞,这种细胞被命名为STAP细胞(俗称酸浴还童);第二篇报道了STAP细胞的后续研究,比较了STAP细胞与胚胎干细胞。 
2014-4-10 13:34:22
0
E药脸谱



图:小保方晴子

2014年1月,小保方晴子(Haruko Obokata)发表了两篇轰动性的论文(诺奖级别),第一篇(Nature. 2014, 505, 641-647.)介绍了STAP现象,即在强烈外界刺激下(如暴露于酸性环境 ),可诱导体细胞转化为多能细胞,这种细胞被命名为STAP细胞(俗称酸浴还童);第二篇(Nature. 2014, 505, 676-680.)报道了STAP细胞的后续研究,比较了STAP细胞与胚胎干细胞。


在小保方晴子之前,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John Gurdon发明了诱导多能干细胞(iPS细胞),并因此获得2012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iPS细胞是将转录因子基因(Oct4/Sox2/Klf4/c-Myc或Oct4/Sox2/Nanog/LIN28)转入体细胞内,诱导产生与胚胎干细胞相似的多能细胞。


STAP细胞比iPS细胞的产生条件简单得多,不需要遗传操作,给体细胞“洗个澡”,几天后就能拿到干细胞。可以说STAP细胞超越了iPS细胞,如果后续能发展出很多应用(如再生医学),下一个干细胞领域的诺奖或许就是小保方晴子。


就在两篇论文正式在线发表的当天(1月29日),美国干细胞学者Paul Knoepfler在博客里撰文评论,提出了6个问题或需要开展的研究,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是'Will it be reproducible by other labs?'这本来很正常,一项突破性的科学进展发表出来,大家首先关注的都是可重复性,近年重复不出来的论文数不胜数。


2月4日,有网友在PubPeer上指出第一篇论文的Figure 1i涉嫌造假: 'At higher magnification the background of that lane 3 is darker than the rest of the gel. Also vertical straight change background on each side.'(第三条泳道与其他部分的颜色深浅不一致)


后来越来越多的学者重复不出来,发现的疑点越来越多,科学界各方介入调查,外界媒体也跟着起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简称RIKEN)于3月31日发布完整调查报告,指出论文中的错误主要有以下几点:


(1)第一篇论文Figure 1i是由两块凝胶拼接加工而成,泳带1、2、4、5来自凝胶-1,泳带3来自凝胶-2,泳带3处理前后都是阳性对照,这种事不少人都干过,只能算数据处理不当,算不上造假。


(2)第一篇论文Karyotype analysis部分(共17行)从其他文献(In Vitro Cell Dev Biol Anim. 2005, 41, 278-283.)复制而来,并且与真实的实验操作有区别。小保方晴子的解释是当时忘记从哪抄的了,没有引用原文献,因为具体实验是其他人做的,写论文时双方都没有仔细检查这段文字。


(3)第一篇论文Figure 2d底部中间的图片、Figure 2e底部三张图片源自骨髓造血细胞,而不是脾造血干细胞,小保方晴子的解释是拿错了图片,因为骨髓造血细胞、脾造血干细胞都贴了“hemato(造血)”标签。


(4)第一篇论文Figure 2d、Figure 2e与博士论文相同,小保方晴子认为在学术期刊中使用自己博士论文的图片并无不妥。但调查人员指出,第一篇论文做的是用1周龄小鼠脾细胞创造STAP细胞,而博士论文是用3-4周龄小鼠骨髓细胞创造球状细胞,实验条件是不一样的,而小保方晴子没有充分认识到这点。


(5)第二篇文章Figure 1b右图、Figure 2g下图是共同作者Teruhiko Wakayama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两张照片(同一小鼠),论文修改过程中忘记删除Figure 2g下图,第二作者Yoshiki Sasai也解释未注意到多出一张图,文字部分未引用这张图可以证明是疏忽而非伪造。


总结起来,小保方晴子有四个错误:(1)PS原始图片数据(2)样品标签出错(3)复制长篇文字不标注(4)将两个实验搞混。小保方晴子可能无意造假,但这次事件与她的不良实验习惯不无关系,比如PS图片、标签乱写、不注意标注参考文献,这对于简单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可能关系不大,STAP细胞是从来没人做过的,怎么谨小慎微都不过分。

小保方晴子在4月8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称:

“我深深地为自己知识的匮乏和特立独行感到抱歉。我了解,很多研究人员认为,我所做的错误是不可想象的。但错误不影响论文的结论,而且实验已经准确地开展,并建立了数据分析。我希望人们明白,我并没有不良意图写论文。如果有人想看我创建的STAP细胞,我会去任何地方与他人合作进行复制重现数据。”


文章来源于疑夕博客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