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两家代表性药企的十年:海正PK恒瑞
2004年海正营业收入18亿元、净利润2.2亿元,恒瑞营业收入11亿元、净利润1.2亿元。谁能想到10年后的今天,海正营业收入86亿元、净利润3亿元、市值122亿元,恒瑞营业收入62亿元、净利润12亿元、市值453亿元,此时恒瑞已经是行业领头羊,海正却还在转型期摸索。 
2014-4-24 16:48:46
0
E药脸谱


图:海正药业董事长白骅

2004年海正营业收入18亿元、净利润2.2亿元,恒瑞营业收入11亿元、净利润1.2亿元。谁能想到10年后的今天,海正营业收入86亿元、净利润3亿元、市值122亿元,恒瑞营业收入62亿元、净利润12亿元、市值453亿元,此时恒瑞已经是行业领头羊,海正却还在转型期摸索。


表:2004-2013年海正(HZ)与恒瑞(HR)主要财务数据



2005年


化学原料药行业进入微利时代,原料、能源成本大幅上升,但原料药市场竞争加剧,海正净利润被腰斩。恒瑞主动放弃附加值较低的医药包装材料和普药产品,营业收入虽然没变,但净利润反而大幅增长。


2006年


在上游成本上升、药品价格总体下降的双重压力下,海正净利润再砍三分之一。恒瑞坚持做大单品种销售,注重学术推广,营业收入、净利润平稳上升,同时艾瑞昔布、卡屈沙星进入III期,阿帕替尼申报临床,打出创新牌。


2007年


海正采取综合措施降低产品成本,如节约能源、回收溶媒,全年生产成本下降超过1.3亿元,净利润开始回升。恒瑞继续围绕围绕抗肿瘤药、高血压药物、造影剂进行学术推广,同时阿帕替尼进入I期,开始着手FDA制剂认证工作。


2008年


海正继续最大限度地降本争效,全年因成本的下降而增加利润1.76亿元,氟伐他汀胶囊正式出口欧洲,肿瘤坏死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进入II期临床。恒瑞在麻醉药领域取得突破,阿曲库铵被列入国家火炬计划、顺阿曲库铵入选国家星火计划、七氟烷被评为国家级重点新产品。


2009年


国际金融危机扩散蔓延,海正深入推广节能降耗、加强溶媒回收,全年因成本下降增加的毛利达到1.73亿元,自产制剂产品国内市场销售6.27亿元,伊立昔康注射剂获得FDA批准。恒瑞加大加大非抗肿瘤药品的推广力度,重点推广碘氟醇、七氟烷、厄贝沙坦等产品,形成一批新的增长点。


2010年


海正在工艺研发上投入非常大,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69%的成功率),再次降低成本0.85亿元,创新药上完成500个化合物的药效筛选和10个候选化合物的药理研究,但未见实质成果。恒瑞意识到过分依赖抗癌药,改为重点推广麻醉药、厄贝沙坦、电解质平衡液,1.1类新药艾瑞昔布通过了国家产前动态核查。


2011年


海正提出向制剂、生物药、创新药转型,国内制剂销售额达到9.27亿,1.1类降脂药HS-25申报临床,对海正不利是抗生素降价30%,品种、处方等都受到国家限制。恒瑞电解质输液、造影剂等新产品快速上量,销售额分别增长270%、80%,1.1类新药艾瑞昔布获批、阿帕替尼完成肺癌Ⅲ期临床研究,伊立昔康注射剂获得FDA批准。


2012年


2012是医药行业变革的政策年,海正抗肿瘤药因受国外肿瘤制剂客户技术改造影响下滑,抗感染药(抗生素)受国家政策影响利率下滑,抗寄生虫及兽药、内分泌药等受降价影响,海正净利润又一次被腰斩。恒瑞手术麻醉药及造影剂收入增长超过40%,电解质收入增长超过100%,1.1类糖尿病药瑞格列汀处于II/III期研究。


2013年


海正转型初见成效,制剂产品增长38%,但心血管药受原料药价格和销量的影响,销售额下滑7.65%,申报了1.1类创新药AD35临床研究,人参皂苷CK批准I期临床。恒瑞麻醉产品市场占有规模第一,造影剂、特色输液销售额增长40%,抗癌药受降价影响但仍然继续保持市场领导地位,阿帕替尼、聚乙二醇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报生产,瑞格列汀全面展开Ⅲ期临床,法米替尼法米替尼完成鼻咽癌Ⅱ期、晚期结直肠癌Ⅱ期临床研究,抗体偶联药物研发追赶国际步伐。


海正对研发的重视不亚于恒瑞,但重心放在了改进工艺、降低成本,2007-2011年确实有成效,但不能忘记的是企业降低成本正是国家降低药品价格的理由,2012年降价风波再次降临时,海正净利润第三次腰斩,五年辛苦毁于一旦。


与海正不同的是,恒瑞注重新产品的培养,海正一直是肿瘤、心血管、抗生素、抗寄生虫、内分泌主打,恒瑞却从肿瘤扩充到高血压、麻醉药、造影剂、电解质输液,当抗癌药降价风波袭来,恒瑞已经是麻醉产品市场第一,未来可能引入糖尿病药、生物制品。


在创新药研发上,恒瑞一心一意坚持孙飘扬的快速跟进策略,国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me-too只要跟进快就行,而me-better则看缘分。海正其实是想做好药的,2006年前研发投入高于恒瑞,但研发能力有限(大量资源分散到工艺研发,高端人才没有恒瑞挖得多,所以恒瑞特招礼来仇恨),需要从外部引进,而且自己缺乏经验,没有国外企业在前面引路,反而不如恒瑞简单的me-too,恒瑞做几个me-too能出一个产品,海正做了me-better甚至first-in-class却没有产出。


就拿海正与Celsion合作的ThermoDox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高技术、很实用的制剂,但I期临床做得马虎,II期没做直接上III期,海正选择在III期结果公布前几天买入,无疑是用一种心急、贪小便宜的心态,参与一场信息不对称的赌博。


近年海正的仿制药研发还算不错,替加环素、环丝氨酸、丁二磺酸腺苷蛋氨酸都拿到了首仿,但相比于正大天晴、恒瑞、豪森、齐鲁并没有优势,而且在几个重磅仿制药上掉队,如伊马替尼、卡培他滨。


海正、恒瑞都有向生物药进军的想法,海正搞了肿瘤坏死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几年下来真是很不容易,恒瑞直接从抗体偶联药物起步,算是高大上吧。从全球化战略来说,海正的制剂比恒瑞先通过FDA审批上市,我觉得恒瑞可能发展快一些,毕竟有钱才能开拓海外制剂市场。


海正可喜的一点是确实在向制剂转型了,虽然速度很慢,总比大量化学原料药厂家坐以待毙强。恒瑞目前也面临转型,创新药能不能产生预期利润,海外拓展能否抵消国内降价风险,这都是未知数,而与豪森夫妻店的关系也是个隐忧。


本文转载自新浪博客,作者疑夕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