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自述联姻莆系医疗:大家做事都非常痛快
在冯仑看来,莆田的争议都是民营企业发展的逻辑。“你们都觉得他不好,我看到他健康的一面。你看见的是缺陷,而我看见的是生命力”。 
2014-4-25 16:12:34
0
E药脸谱


图:冯仑


如果不是“理想丰满”的立体城市,冯仑不会像现在这样把如此多的精力投入到医疗当中,可能更不会和莆田人走在一起。他们的合作将采取了怎样的策略?在一个周末的午后,冯仑道出他的经历、思考和故事。


为什么选健康医疗产业?


六年前我开始研究和发展立体城市,其中思考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究竟是房地产做引导还是以产业为引导来带动城市化?从城市化发展的历史上看,每个城市的发展都是产业带来居住、商业、公共服务、教育等。然而,很多地方一直是相反的逻辑,卖地、搬迁、盖住宅,而产业没有。


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考虑,如果建立体城市,应该选择什么产业作为主导呢?我们希望立体城市是一种小型城市、微型城市,可以参考的就是梅奥诊所所在的罗切斯特。罗切斯特人口大概是十二万,一共两万五千个就业机会。两万个来自梅奥,五千个来自IBM。


我们给选择产业确定了三个标准:


第一个是高就业系数。金融就业系数不是很高,因为一个人可以管很多钱,餐饮就业系数就比较高,但收入比较低。因此我们瞄准了高端服务业,其中医疗的就业系数很高,一个床位约能创造四到六个就业机会。而且医生、研究人员相关的收入也比较好。


第二个叫高需求弹性,每给一个单位的满足就刺激出新的需求。这种弹性大的行业,能够吸附非常遥远的人来,而且可以持续增长甚至增长是无限的。医疗、教育都属于需求弹性大的。比如说健康,人从来不拒绝。越健康的人不等于说不需要健康,而是越需要跟生命有关的东西,相对来说需求弹性比较大。


第三标准是高增长。根据过去三十年改革的经验,制度每一次开放,都意味着一次高增长。现在医疗正在进行体制改革,很多要素市场化,比如医生多点执业。医疗产业未来有八万亿、十万亿的这样一个市场容量。


这是“三高”,还有“一低”,就是低替代率。这个产业几乎不能替代,否则我们这个城市过两天换一个产业,过两天换一个产业。


基因一致,与民营一拍即合


具体到这个医疗产业在立体城市中如何规划,我们请了一些城市经济专家测算了一个模式。比如城市规划两千到三千个床位,再乘以四就会有一万个左右的就业机会。这非常容易计算。但是除了看病还有别的,就业机会远不止这么多。在中国,一个医疗健康城可以包括的产业有五个部分,第一是医,看病;第二是养,安养、养老、养护、看护;第三是教,就是医学教育;第四是研,研发,包括很多重大疾病的研究;第五是贸,交易、贸易、做生意。比如,我们会建立一个医疗器械、耗材、药品等的交易市场。


具体到空间结构就是六十万平米,七个项目。这些都是很具体的。这七个项目包括一个三甲医院,一个康复医院,一个医疗Mall。这个医疗Mall,参考的是新加坡百汇医疗集团模式:一个医疗Mall里面都是各种专科。然后还有一个养老的中心,另外有一个学校、学院、交易中心这些东西,另外还有一个健康酒店。


你可以看到,最后落实到空间里,就是五个字(医、养、教、研、贸)、五大类、七个项目,六十万平米,非常具体。这就是我们定义的立体城市的医疗产业和健康产业。这些都是标配,到了每个具体城市可能还需要具体调整。我们算了一下,按照七个项目、五大类,至少一万五千个就业岗位,甚至还多一点。


我们毕竟是商人,把这研究完之后不是到此为止写篇论文就完了,最大的问题是把医疗健康产业这七个项目落实下来。落下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医疗体系从体制和运行方式上来说有三大部分。


一个体系是公立系统,这个系统很庞大,但很难谈、很难合作。他们都有行政级别,也不差钱,而且医院办得好不好跟他们个人也没啥关系。第二个体系是国外的体系,看起来高端大气。我们也考察很多,但是引不进来。为什么呢?因为在国外好的医疗机构都是公益组织,而且也有研究体系支持,不是有市场就能引入的。它们一定要价值观吻合、研发配套才行。所以到目前为止,能够引进的只是一些医疗研究和咨询管理类的机构。


再有就是民营的体系,很好很精彩。我们的文化基因跟民营医院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都是从草莽开始,最初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二十年里,民营的医疗机构居然发展出一万家,有八千家都来自莆田。这太有意思了。然后,我们开始跟他们认识、讨论、研究,一起来把民间医疗做一个整合、提升。


我不是办医院的。国外医疗投资发展的体系特别像酒店,开发商、投资商和运营商是分离的。按照国外这个模式就发展得很快。比如我们是开发商,我们知道全世界医院怎么设计、谁设计最好;莆系的医疗机构都是运营商;投资商可能是保险公司等其它机构。我们合作到一起形成互补结构。


这样在我们整个医疗健康产业落地方面,就解决了,我们次序就出来了。先是民营,再就是当地的公立部门,再就是国外的机构。


从莆田系过往的争议,“我看见的是生命力”


自2013年11月,刘永好、冯仑和万好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翁国亮共同宣布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开始,翁背后的莆田系就屡遭各大媒体揭秘,其依靠狗皮膏药以及刷电线杆小广告的过往再度引来争议。


医健联盟的秘书长蒋涛描述了这一联盟的性质:不同于传统的行业组织,这一联盟松散、门槛高但目标明确。蒋涛强调,“策略两个字,就是冯仑特别提出要加入的”。冯仑的“策略”是立体城市医疗产业落地的依托,同时也是重新塑造莆系医疗所能起到的助推作用。在冯仑看来,莆田的争议都是民营企业发展的逻辑。


“你们都觉得他不好,我看到他健康的一面。你看见的是缺陷,而我看见的是生命力”。


莆系医疗早期一定是有很多与生俱来的优点和缺点,优点是生命力强,市场敏感,服务好,缺点就是有一些过度医疗,过度营销,短期利益。但过了二十年,它里面分化出一批有前瞻性、有专业服务精神理念,也有良好管理的一些大型机构。再过五十年,出现一个哈佛医学中心这样子的机构,民营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从莆系这八千家里找到了最主要的带头大哥,在莆系医疗里非常好的带头人。


这个过程非常简单,民营企业都有他的基因和历史,首先得找大哥,跟他们先交流。交流非常简单,大家都苦出身嘛,生长基因都一样。很亲近,立即就有共鸣。然后我们再介绍一下中城联盟怎么弄,再组织一下他们去了趟西安,结合立体城市这个事儿开了一次研讨会,吃了一次饭,后来在汽车上又继续讨论,最后在汽车上有了初步的想法,建立联盟。接着回来就由翁总(指翁国亮)和我们开始筹备,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2013年年底就组建起来。


我们共同讨论之后,我建议参考房地产上的中城联盟这个模式成立医健联盟。为什么成立联盟呢,是要建立统一的价值观,解决发展当中的财务问题、人才问题,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发展。


中城联盟是冯仑、王石还有胡葆森从六年前开始做的,当时也一样对房地产有争议、也看不懂。1999年正式成立。开始就十二三家,到现在六十家。十五年,我们管理的基金将近一百五十亿,参加的门槛是一千万门槛费,形成了一套非常好的运作机制和模式,而且现在一年就发展两三家。中城联盟有四大目标:信息交流、集体采购、联合培训、财务支持。我们专门让医健联盟找中城联盟交流,把整个一套游戏规则研究清楚。医健联盟成立目的,就是使莆系医疗在建立一个正确的、可持续的价值观的基础上规范、提升和发展。有了这个联盟,立体城市的发展就有了一个医疗健康产业落地的依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立体城市都是莆系,但得有一个带头的。


很有意思,大家做事都非常痛快,这就是民间的力量。举个例子来说,组织联盟得有钱,当时刚开始弄,有些东西还没完备,那就翁国亮给个账号,大家都把钱打翁国亮那儿就完了,没含糊。这种就是信任。于是我们就开始了。


现在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进展,除了跟立体城市相关的以外,还有跟整个行业发展相关的。第一个就是获得平安银行100亿的授信,我们首先解决了再发展的一个资金问题。第二个已经获准成立中国第一家HMBA,就是健康MBA,在莆田学院,这个MBA就是为了提升莆系的管理水平,招的学员以莆系为主,兼顾别人。然后他们有一万家机构,多少人都得培训,这个HMBA就是培训中高层的管理人员。第三个组建管理公司,就是三甲医院的管理公司,现在工商管理那里正在注册。接下来还将组建一个基金。


在短短的时间内,莆系医疗经过这样一个组合提升,更重要是彼此之间的交流形成了一个积极、向上、健康、奋斗的一个价值观。这样使莆系医疗在市场上更有长久的竞争力。


另外,现在莆系医疗整体形象有了一个很好的改善,相信今年以后大家慢慢开始会有一个正确的改变。而且我们要开放北京的这些莆系医疗让大家参观,自由参观,你们看一下到底谁好。

 

冯仑与医疗、莆田的联系看上去有些偶然,似乎也还有些无奈,毕竟公立医院、国外医疗机构的合作都困难重重时,民营几乎是剩下的唯一选项。


目前,困难和障碍仍旧存在,莆系医疗能否真正赢得信任和尊重也需要时间的检验。这些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导致了很多犹疑和忧虑的出现。而当下,谁都没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本文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