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亿万富豪杜根:从卖饼干到研发肿瘤药物
尽管如此,杜根已经把Pharmacyclics做了起来,他在其他投资者兴趣寥寥的时候收购了该公司的股份,自掏腰包为公司筹措了5,000万美元,并一路坚持走来。 
2014-5-4 13:03:56
0
E药脸谱


图:抗癌药物生产商Pharmacyclics CEO罗伯特·杜根(Robert Duggan)

2008年,罗伯特·杜根(Robert Duggan)正在佛罗里达州坦帕享受一个普通的假期:作为山达基教会(Churchof Scientology)的一位主要捐助者,他参观了该教会总部;并与一位世界顶级超模各自携带伴侣来了一场四人聚会,期间生物技术公司Pharmacyclics的一位董事会成员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一个紧急消息,打断了这场社交聚会。他所投资的这家公司正在上演董事会成员全体辞职,这有利于他提名的董事会成员候选人入局。杜根将执掌Pharmacyclics,此前他曾经营过一家饼干公司,并且在以太网和机器人手术领域打头阵,创办了一些初创公司,但对于如何运营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一无所知。


时隔六年,杜根如今已是一名亿万富豪。杜根当初之所以投资Pharmacyclics,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强烈的个人感情。因为他的儿子此前死于脑癌,"我比街上的普通人更加了解脑肿瘤,因为我们必须在治疗我儿子方面寻求帮助。"但该公司研发的脑癌治疗药物莫特沙芬钆(Xcytrin)从未上市。尽管如此,杜根已经把Pharmacyclics做了起来,他在其他投资者兴趣寥寥的时候收购了该公司的股份,自掏腰包为公司筹措了5000万美元,并一路坚持走来。


在生物技术领域里,总有很大运气的成分。就杜根而言,他所筹备问市的药物中有一款爆出了冷门,那就是依鲁替尼(Imbruvica)。事实证明,依鲁替尼这款药物治疗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非常有效(尝试了其他药物却毫无起色的患者中有58%的人,在服用该药之后肿瘤出现缩小),而且还对罕见病——套细胞淋巴瘤(mantlecelllymphoma)疗效显著。2011年,强生公司(Johnson&Johnson)击败了其他大型制药公司,与Pharmacyclics签订了一份价值9.75亿美元的合同,共同推广依鲁替尼,而自那通决定命运的电话以来,Pharmacyclics的股价已经上涨了39倍,从而使杜根持有的股份成为一笔价值14亿美元的财富。


现在杜根表示,他计划以依鲁替尼为基础,创立一家新的制药公司,并期望获得成功。Pharmacyclics已拥有500名员工,他透露公司其他一些试验药物也很有前景。他说:"目前正是做这一行的好时机。如果你建立起一家公司,鉴于公司的愿景,领导力和执行力,你会拥有执行发展计划所需要的资源和不断激发出的能力。"


他谈到了"身体调和"(让身体可以自我修复),以及"患者友好型"药物(让治疗可以变得更加安全)——这一理念在他机器人手术公司Computer Motion中得以巩固,例如利用机器人来做心脏手术。2003年,杜根将Computer Motion公司作价6800万美元出售。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景。但一位在探寻药物方面没有任何经验的管理者是否能够打造一家制药公司呢?在生物科技领域,两度推出新药非常困难:在1950至2011年期间获得过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药物上市批准的制药公司中,56%的公司也就仅成功了一次而已。


他以往在药物开发方面的成绩很难令人信服。当杜根开始大量买入Pharmacyclics的股票时,他的目标是开发莫特沙芬钆,而不是将其"埋葬"。在2008年,他说他的目标是"尽一切所能鼓励并敦促Pharmacyclics对莫特沙芬钆进行另一次试验"。当时Pharmacyclic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r)采取的策略是,让FDA为之前的错误决定感到羞愧,并最终为莫特沙芬钆的面世开绿灯,这个计划奏效的可能性很小,并导致Pharmacyclics股价下跌。


但在Pharmacyclics内部,米勒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依鲁替尼,这是他在2006年从塞莱拉基因组公司(Celera Genomics,首批对人类基因组进行测序的公司之一)那里收购来的开发项目,仅仅花费了660万美元。那次一共收购了三种药物,依鲁替尼只是其中之一。他聘请了塞莱拉公司了解这款药物的几位科学家,他说自己正在设计第一次临床试验,以便亲自测试这款药物。米勒说,当杜根推荐一批新的董事会成员时,他的董事会担心会输,于是打电话给杜根全体请辞。一位董事会成员试图提出和解,但米勒表示以后不会回来,而杜根也说不会接受米勒。二人现在反目成仇,但米勒仍然是依鲁替尼的拥护者。米勒说:"我的确认为这可能成为最畅销的肿瘤治疗药物。"


执掌公司之后,杜根领导了一个由9人组成的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任务是就如何进行莫特沙芬钆的研发向他提供建议。该委员会以9-0表决认为莫特沙芬钆已经玩完了。杜根现在仍然认为,如果当初米勒进行了恰当的试验,莫特沙芬钆早就成功了。但这无伤大雅。2010年12月,一次血癌研究会议上公布了一些数据,显示了依鲁替尼的有效性。Pharmacyclics股价因此大涨。


现在,Pharmacyclics渐渐失宠于华尔街。2014年初至今,Pharmacyclics的股价已下跌了12%,表现落后于安硕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iShares Nasdaq BiotechnologyIndex)。杜根力图打造一支医药研发团队的努力遭遇了不少挫折。例如,他曾聘请业内资深人士洛瑞·孔克尔(Lori Kunkel)负责药物开发,并称之为"天才",但她在19个月之后便辞职了。孔克尔说,依鲁替尼获得了FDA的批准通过,她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依鲁替尼的处方量一直不能打动投资者,尽管这款药物看起来很可能超过卖方分析师的预期。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师杰弗里·博格斯(Geoffrey Porges)在选择最佳生物科技股方面卓有成就,他一直告诫投资者要当心这只股票。一个问题是:来自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的另一款淋巴瘤药物看起来与之非常相似。北岸-长岛犹太医院(North Shore-Long Island Jewish hospital)的教授杰奎琳·巴里恩托斯(Jacqueline Barrientos)曾经做过这两款药物的临床试验,她说这两款药物的疗效相似,但吉利德的药物更容易导致腹泻。


孔克尔相信杜根。她说,杜根把"该公司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她还补充道,"杜根是一位非常精明的生意人。"而且依鲁替尼是一款突破性的药物,仍然拥有成为一炮而红的潜力——如果这款药物能进一步成功获得FDA更多批准,并延长患者生命,从而扩大其自身市场规模的话。但达到这些目标将会需要花费时间、付出努力以及获得更多运气。这就是药物行业的特点:一夜成名常常意味着你才刚刚开始。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网,作者Matthew Herper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