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接盘大佬们的弃子
5月4日,路透社称,全球顶尖的医药厂商已然开始检视旗下为数众多且知名的老牌处方药资产,将之视为筹措大量资金的工具,用来开发利润更为丰厚的新药。 
2014-5-5 14:37:12
0
E药脸谱


5月4日,全球顶尖的医药厂商已然开始检视旗下为数众多且知名的老牌处方药资产,将之视为筹措大量资金的工具,用来开发利润更为丰厚的新药。


弃老产品欲够新资源


日前,法国赛诺菲及美国制药大厂默沙东和雅培制药正寻求出售失去专利保护的成熟药品。消息人士指出,若分拆相关业务,赛诺菲可望筹得超过70亿美元,默沙东可能拿到逾150亿美元,雅培则可望入手超过50亿美元,这将让他们有更多资源用来开发或收购具有潜力的实验阶段药物。


这样的策略变化也可以消除价格压力的一个来源,因许多老牌产品是在新兴市场出售,而这些国家政府不断施压要求降低药品价格。


SunTrust Robinson Humphrey分析师John Boris表示,“卖掉那些拖累获利的低成长资产、并将资金拿来开发价值更高的生物科技产品,这样的做法是合理的。”


据悉,较难处理的是如何寻找买主,尤其是如果许多这类资产都在差不多时间求售的话。有意收购的买家可能是打算扩大产品线的非专利药或专业药剂生产商,或是看中成熟产品的现金流、不想担心研发支出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Alex Arfaei指出,默沙东的产品对Valeant Pharmaceuticals可能特别具吸引力,Valeant有四分之一营收来自在新兴市场贩售品牌非专利药。Valeant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 Pearson曾表示他比较喜欢已成气候的产品,胜过把钱砸在高风险研发项目。

买家难找


有意撇开这些老旧资产,表明大型医药公司的策略发生转变。他们原来仰赖这些资产带来现金流,以缓冲更多医药专利到期所导致的营收大幅下滑。几乎所有资产都在美国以外出售,因为美国政府进一步施压要求药品降价。


剥离投资也将使医药领域重新洗牌,大型药企在进行一系列资产出售和互换,以便专注于更有利公司成长的药品类型。这种想法促使辉瑞提出以1060亿美元收购阿斯利康 ,并促成了诺华和葛兰素史克之间规模200亿美元的资产互换交易。


此外,默沙东可能出售的药品包括降压药Cozaar和Hyzaar、降胆固醇药Zocor和生发药Propecia。两种降压药去年营收总计10亿美元,另两种药品的营收分别为3.01亿美元和2.83亿美元。


雅培成熟药物的营收去年下降3%至49.7亿美元,让许多投资者感到不快。


葛兰素史克去年9月将两个抗血栓药物品牌Arixtra和Fraxiparine和一家相关工厂,以11亿美元卖给南非Aspen Pharmacare,以配合公司聚焦于成长型产品的策略。


“如果我们在未来一到两年能够处理掉一些成熟药品业务,不必感到意外,”葛兰素史克全球CEO Andrew Witty表示。“那不在我们的未来规划之中。”


辉瑞不久前将动物保健和婴儿营养品业务拆分出来,目前正在考虑是否剥离成熟产品业务,包括数百个已过专利期的药物,以及一些即将失去专利保护的药品。


但辉瑞已经表示:经过财务表现评估,在2017年前不能剥离成熟药品业务。成熟药品业务是辉瑞三大主营业务之一,去年营收为94.6亿美元,占辉瑞总营收的18%。不过,对默沙东、赛诺菲和其他制药公司而言,高度集中押注新药品,存在明显风险。


“提高集中度是一把双刃剑:药品成功的效果放大,但如果药品失败,在业务多元化程度较低的情况下,冲击感更大,”Edward Jones分析师Judson Clark称。


本文根据路透社文章编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