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创业
对于需要融资推动创业项目完成的创业者而言,找到一位能看懂其产品的投资者至关重要,不止能够找到“钱”,还要看是否找对了“钱”。 
2014-5-12 14:10:46
0

 


李革、朱青生、张极。

三个人凑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

简单地说,是一个创业故事和一个投资故事。

找一位能看懂的投资者


创业者是杰成医疗创始人张极。他幼年时的理想是做一名航天物理学家,高考时却在家人的劝诱下,弃理从医,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学习心脏外科,之后在人民医院首开心脏外科。


1991年张极怀揣梦想出国深造,本想学习人工心脏移植,然而机缘巧合,在温哥华遇到了一位先学习航天物理,之后研读心脏外科的医生,在其影响下逐渐将研究重心转向心脏手术器械。


20多年间,张极研究发明的新型手术器械和方法包括了血管缝合器、外科手术电切割器、心脏瓣膜修复手术方法等,这些手术器械和方法陆续在临床应用中得到应用,张极本人也拥有了9项与医疗器械相关的专利,还有11项待批专利。


投资杰成医疗的是通和资本,而通和资本合伙人朱青生则是该项目负责人,主导通和资本医疗器械领域投资。加盟通和资本之前,朱青生在医疗器械领域已经工作18年之久,是Taigenix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也是Action Medical的创始人,后者的主要业务时研发用于治疗心衰的刺激疗法的器械公司,该公司2009年被波士顿科学公司收购。


而药明康德创始人李革,在这个故事中扮演两个角色,间接投资者和掮客。因为药明康德是通和资本的LP之一,且张极和朱青生相识,是李革为二者牵线搭桥。


那是在2011年,张极回国创业两年后,第一笔千万元的融资已经花完,需要引入新的投资者,继续接来下的研究。这时候,张极经人介绍认识了李革,后者虽然对心脏瓣膜器械不甚了解,但对这个项目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于是,李革就把这个项目介绍给了通和资本。


朱青生将他之所以敢在杰成医疗还处在动物实验前期时,对其投入5000万元,归结为经验使然。因为自己之前的工作经历,能够对心脏瓣膜类器械有一个理性且清醒的认识。


张极对此表示认同。在与通和资本接触之前,研发项目上的资金缺口,需要他抓住每一个同投资者交流的机会。但结果总是带着失望,因为“能够看懂这个项目的投资者太少了。”张极举了一个例子,在动物试验阶段,需要通过特殊的处理手法,让动物死亡,以观察其临床反应。但是当一些投资者看到这些情况时,却望而却步了,“首先是看不懂,其次呢,不敢冒风险。”


事实上,若投资者不是心脏瓣膜方面的专家级人物,在投资此项目时,确实需要一番谨慎思量。因为在张极看来,杰成医疗在研的这个可谓全球首创的经心尖主动脉瓣膜系统,能够打破现如今心脏瓣膜类医械产品的传统手术思路,让一般的心脏外科医生,经过短时间培训,就可以完全操控杰成医疗的心脏瓣膜器械的植入手术。


杰成医疗的这款用于治疗心脏瓣膜病的医械产品,全称可以叫做微创、无手术缝线、无需体外循环和无须开胸手术的人造心脏辦膜及导管植入系统。它与传统此类医械最大的不同是,这款产品是具有定位功能的智能瓣膜医械系统。


瓣膜病是心衰的主要原因,传统上,开胸直视手术是治疗瓣膜病的主要方法。然而在投放支架瓣膜时,通常会遇到支架瓣膜定位问题。从心脏瓣膜微创手术伊始到现在,欧美国家都需要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组成团队来进行该手术,如果支架瓣膜放的位置异常,就需要马上做开胸手术,而外科医生需要随时进行急救。而杰成医疗的这款产品,则可以通过智能定位,找到需要放置支架瓣膜的位置。


3月31日,杰成的这款产品已经在华西医院成功完成了两例临床试验,临床试验显示,一场手术只需要花费十多分钟,且创面小于传统方法,只有筷子大小。


找到“钱”,找对“钱”


人造心脏辦膜及导管植入系统临床试验的成功,可以说是通和资本成就了张极,也可以说了张极为通和资本带去了证实其投资眼光的实例。事实上,回溯张极6年来的创业历程,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首先是选对了创业方向,其次是找对了“钱”。

当然,创业方向的选择,跟张极本身所具备的经验知识及能力密不可分。

在《E药经理人》采访张极的过程中,其大学同学来访,兴致勃勃地告诉记者,在上大学时,张极就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工业设计能力。据说,他可以用一块铁皮设计制造出飞机、轮船等模型。对于心脏瓣膜系统的研发成功,张极告诉《E药经理人》,“我觉得我骨子里就是干这个的。”

关于此,还有一个例证。当2009年,他最早把人造心脏辦膜及导管植入系统创业项目带进中国的时候,为了让投资人对自己研发的产品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他在飞往中国的前一天在自家车库里,利用儿子的糖管、捡来的金属部件、拆卸的汽车零部件等用了一天的时间做了一个产品模型。然后用这个模型,顺利地说服投资方获得1000万元的融资。

而且在创业之前,他已经从事心脏外科及相关领域的研究超过25年,为20多家跨国医疗器械企业提供过心脏瓣膜方面的咨询服务,他深知现有的心脏瓣膜病治疗方法中可以改进的地方在哪里。

为创业项目找到“钱”对于任何创业者都至关重要,张极也是如此。事实上,张极在美国获得这一产品的设计专利之时,并没有想过将它在中国落地实现产业化。因为毕竟在美国,有关此类医械产品的产业链条更成熟。

但不幸地是,2008年正值美国金融危机,创业融资环境并不好。于是当2009年,苏州招商局到美国招商时,他抓住了这次机会。很顺利,在他第二次到达苏州后,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决定把自己的事业放在吴江科技园。于是通过吴江开发区牵线,当地6位自然人投资1000万元,为张极启动自己创业项目。这次融资,张极以技术入股占去杰成医疗60%股份,剩下的40%,由出资的6位自然人持有。

不过,为了能够让之后的研发能够顺利开展,张极将其团队分为两部分,在美国的团队由3人组成,负责研发;在国内的则是负责生产与临床试验。因为“很多零部件及研发工作都无法在国内完成,并且美国的3人团队之前都曾在知名的如爱德华、美敦力等企业工作过,有着丰富的研发经验。”张极觉得这样的安排更有利于项目的推进。

选对“钱”则显得更具战略性。通和资本的5000万元投资注入后,涉及到的最直接且敏感的问题就是股份占比。不过,朱青生和张极均向《E药经理人》表示,双方在股权上并没有太大分歧。

价值观的认同也是投融资双方能够稳固的重要原因。在朱青生眼中,张极让他印象最为深刻是说到做到。无论是检测材料获得国家检验中心的认可,还是动物实验完成时间等,均能按计划完成。

其中不乏朱青生对张极个人魅力的认可。他告诉《E药经理人》,投资一个项目往往看中的是创始人的品格,张极有着对认真的极致要求。巧的是在采访中张极本人也多次提及“认真”二字。他说创业最大的挑战是“认真”,中国大部分人有“差不多”习惯,这一习惯通过细致的要求是可以改变的,如果对自己的团队没有要求,做不到认真,那么任何事都不会有进展。


本文源自《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5月刊,作者尹文博。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