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全球十大获得预付款的在研药物
在研发阶段就将潜力品种收入囊中,这是许多大中型生物制药企业惯用的招数,这考验的不仅仅是财力,也不仅仅只是眼力,最重要的却是耐力。 
2014-5-13 18:27:18
0
E药脸谱


在研发阶段就将潜力品种收入囊中,这是许多大中型生物制药企业惯用的招数,这考验的不仅仅是财力,也不仅仅只是眼力,最重要的却是耐力。

例如Regeneron公司旗下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Eylea最初合作的公司是宝洁,但是宝洁认为这个产品的商业机会是零,拒绝继续支持Eylea临床研究计划;其后,Regeneron找到了安万特合作开 发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用于眼科和肿瘤的临床应用,但是安万特被赛诺菲并购之后改变了主意,不看好这个产品的眼科前景,不愿为临床试验买单,把其眼科适应证权利退还给Regeneron;仅仅 两年后,Eylea显示出巨大的商业价值,但是此时Regeneron已经不愿意出让其美国市场的权利了,最后拜耳拿下了Eylea除美国之外的全球销售许可。Eylea现在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重磅炸弹 。

但是在研药物的合作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许多企业以小额预付款的形式先将可能的品种圈入自己的产品线,有些采用现金+里程碑金的形式,有些采用股权结合的形式。

本文给出的十个在研药物案例选自EvaluatePharma和汤姆森路透社披露的交易名单,以预付现金款为排序依据做出排名,你将在这份名单中发现几个未来的重磅炸弹,一些令人尴尬的失败药 物和一些正在观望中的在研药物。


NO.1   GED-301: Celgene预付7.1亿美元买入Nogra的克罗恩病新药


图:George Golumbeski, Celgene副总裁

4月23日,Celgene(新基)宣布掷下7.1亿美元预付款,从爱尔兰制药商Nogra手中获得了治疗克罗恩病的新药GED-0301,GED-0301已经完成了第二阶段,数据还待宣布。GED-0301是一种口服反义药物,通过传递RNASmad7来治疗中度至重度克罗恩病。如果GED-0301最终研发成功获得上市,Nogra将再获得8.15亿美元的后期款项,交易总额最高可达26亿美元。Celgene的豪赌要么使他成为这一行业最大的赢家,要么成为最大的输家。

NO.2   Bardoxolone: 艾伯维向Reata投资4.5亿美元


图:Reata CEO Warren HUff

2010年,当雅培还没有分拆出艾伯维,以当时创纪录的4.5亿美元拿下了Reata制药的Bardoxolone,当时雅培认为这已经是一个很确定的在研药物品种了,但是在生物技术领域没有确定这回事儿,高利润与高风险同时相伴。两年后,Bardoxolone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其临床明显的毒性破坏了其用于慢性肾病的适用证计划,这时,雅培已将创新药物部门分拆为艾伯维,但是最近18个 月,艾伯维已经对于这一曾经寄予厚望的在研品种保持沉默。


NO.3    Preclinical compounds:雅培4亿美元加注Reata 



图:AbbVie CEO Richard Gonzalez

在买入Bardoxolone一年后,雅培再度为了Reata增加投资4亿美元,Reata的首席执行官曾经声称不会将整个公司出售,但是在8.5亿美元的支票诱惑下,他们还是卖了。而现在,所有的这些交 易都成了让人尴尬的话题。


NO.4    Tradjenta (linagliptin):礼来以3.87亿美元的交易收入糖尿病新药


图:Eli Lilly CEO John Lechleiter

2011年,礼来从勃林格殷格翰的合作中以3.87亿美元的代价收获中这个新药,但是这一2011年的交易使礼来与Amylin在Byetta和Bydureon的合作迅速瓦解。原本礼来期待Tradjenta能在2014年获得快速批准,但是勃林格殷格翰在欧洲被拒给他们找了一个不小的麻烦,BI位于莱茵河畔生产此药物的工厂被FDA因生产缺陷而警告。Tradjenta仍然代表着礼来同其他制药公司SGLT-2抑制剂类药物抗衡的最佳人选,如强生的Invokana、阿斯利康和百时美施贵宝的Farxiga(dapagliflozin)。

NO.5    FG-4592(roxadustat):阿斯利康以3.5亿美元加入CKD项目


图:Fibrogen CEO Thomas Neff

2013年,英国制药大亨阿斯利康付出3.5亿美元的真金白银给FibroGen,从而获得FG-4592在美国的市场权利。FG-4592是种贫血药,通过模仿身体对高海拔的反应来促进红细胞生成,已经有数据证明它在治疗患慢性肾病的病人方面的有效性。

NO.6     Eliquis:辉瑞在这一交易中支付了2.5亿美元


图:Pfizer CEO Ian Read

回到2007年,辉瑞向百时美施贵宝支付2.5亿美元,从而得到Eliquis(阿哌沙班)的商业化权利。Eliquis能预防血栓,但出血的不良反应低于老药华法林,用于接受过髋部或膝部置换手术患者的血栓预防。辉瑞也同意后续增加支付7.5亿美元以及这项药物60%的临床研究费用,以期望Eliquis成为辉瑞继立普妥之后的又一超级重磅炸弹。但是结果,你懂的。

NO.7   Messenger RNA therapies:阿斯利康2.4亿美元的赌注



图:AstraZeneca CEO Pascal Soriot

当阿斯利康新的掌舵人Pascal Soriot上台时,他就打定了主意通过收购在研的药物来缓解AZ严重的专利危机。因此2013年,阿斯利康同意支付2.4亿美元预付款投资Moderna,以用于Messenger RNA therapies的启动运作,这在当时被分析家认为阿斯利康把钱花到了错误的地方。但是时间会告诉我们他们到底做的对还是错。

 

NO.8     癌症药物:Celgene投2.25亿美元以巩固其主角地位


图:Forma CEO Steven Tregay

新基是许多小型生物研发机构在研发品种需要资金帮助时的首选卖家,原因嘛,新基很大方,新基的眼光不错,新基的决策很快。2014年3月,新基在与Forma就在研药物达成过协议之后,再度付出2.25亿美元的现金,用以支付Forma覆盖广泛的蛋白质药物研发合作。如果进展顺利,新基与Forma还会有更多的合作。



NO.9   Dimebon: 辉瑞在一个阿尔茨海默症药物上投入2.25亿美元


图:Medivation CEO David Hung

这是2013年的一项灾难。辉瑞为了一个阿尔茨海默症药物付给Medivation2.25亿美元现金,但是此前与之相似药用机理的另一个在研药物,曾经在2010年遭遇临床失败。这使得这项投资自初始之时即蒙上了阴影,虽然Dimebon的临床研发过程中显示出一些积极的信号,但是这个III期临床药物在2013年被FDA正式拒绝,宣布了辉瑞这桩投资的血本无归。


NO.10     Jakafi:诺华2.1亿美元付给Incyte获得成功

图:Novartis CEO Joe Jimenez

这是一桩划算的交易。诺华支付了Incyte1.5亿美元的预付款,以及后续支付的6千万美元,以完成JAK1/JAK2抑制剂的临床研发,诺华获得Jakafi的商业权利。Jakafi最初被批准来治疗骨髓纤维化,但是不久前诺华对外披露,这一药物在血液罕见病适用证上临床数据可喜。可以预期,如果Jakafi新增此适用证,那么将很容易成为新的重磅炸弹。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