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李励达:礼来找了一味瘦身后的增敏剂
不得已,曾经只谈“研发创新、扩军备战”的跨国大佬们也要学习“瘦身、裁员、削减成本”这样的新词汇。对于礼来这种以稳健著称的公司而言,做一些资产性投资、参与到巨头们的换子游戏中,是当下让商业模式回到良性路径上的必然选择。 
2014-5-14 16:55:25
0
E药脸谱



图:礼来全球CEO李励达


“你提到了‘瘦身’这个词,说真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个词了。”言罢,礼来全球CEO李励达起身脱下了厚厚的西装外套,打算轻装上阵来回答《E药经理人》的这个问题,他身旁的高管团队一阵轻笑。


摆在这位上任七年的全球CEO面前的是一份并不轻松的现实帐单:在其最享盛名的中枢神经疾病用药领域里,曾经的超级重磅炸弹产品再普乐2013年销售额降低30%到17亿美元,另一个重磅炸弹产品欣百达在2013年12月份开始面临着仿制药的竞争,使得欣百达在去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下滑38%。


一方面是近年来礼来全球裁员5000人,削减成本10亿美元,以应对重磅炸弹专利到期致使新药青黄不接引起的业绩持续下滑,“2014年礼来全球的销售额仍将下滑,预计为192亿~198亿美元。”另一方面,在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上同样面临着增长放缓的危机,“2013年礼来中国的增长率为低位的两位数”。怎么办?李励达的药方之一是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不得已,曾经只谈“研发创新、扩军备战”的跨国大佬们也要学习“瘦身、裁员、削减成本”这样的新词汇。对于礼来这种以稳健著称的公司而言,做一些资产性投资、参与到巨头们的换子游戏中,是当下让商业模式回到良性路径上的必然选择。


3月25日,李励达亲自参与了礼来苏州制药三期胰岛素工厂正式破土动工仪式,这个项目总投资金额高达3.5亿美元(约合20亿元人民币)。4月22日,礼来宣布,将以约54亿美元的现金交易收购诺华的动物保健部门,并购完成后,Elanco—礼来自己的动物保健业务将可能成为全球规模第二大、收入第二高的动物保健部门。


这是一个战线漫长的战役,所有的公司都希望能够跑赢市场,而这意味着开拓和保卫。


落子下注


苏州金鸡湖畔,纳米工业园区内,礼来苏州湖东工厂的第三期工程现在还只是一大片被打上标识圈起来的地基。“这个项目预计将在2016年下半年竣工,是继2009年礼来苏州湖东工厂投建以来的又一项重要产能升级,建成后,三期的产能将是一、二期工程产能之和的三倍。”礼来中国上任不久的新总裁贺安德介绍。


3.5亿美元花在什么地方?新工厂采用混合、复配、灌装等工艺,引进制剂生产系统,无菌灌装生产线等设备,建设胰岛素笔芯制剂及灌装生产线。在此之前,礼来中国的胰岛素产品均是在海外完成生产和灌装,在苏州的生产基地只是完成外包装、说明书等功能的完善。此次苏州三期工厂的建设,将会使得礼来将胰岛素产品的灌装在中国本土完成。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这是2013年末礼来宣布以7亿美元增加全球胰岛素产能投资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而在此之前,礼来在中国胰岛素药物市场上最重要的两个竞争对手诺和诺德、赛诺菲已经进行过一轮相似的扩产:诺和诺德曾于2008年11月斥资近4亿美元,在天津建立胰岛素制剂与灌装工厂,这是其全球最大的胰岛素制剂与灌装工厂。2010年5月,赛诺菲宣布投资9000万美元在北京扩建其甘精胰岛素(来得时)生产线,扩建后年灌装胰岛素“来得时”能够达到4800万支。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已经高达1.14亿人,这使得糖尿病领域用药这一之前边缘化的市场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对于礼来中国而言,糖尿病领域用药是其目前销售占比最大的一个用药领域,二代胰岛素优泌林和三代胰岛素优泌乐占据了其销售排名的前两位。但是增加产能只是这场战役的军备阶段。


在中国,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如何缩短新药上市的时间差?如何让现有的产品线保持良性持续的增长?


李励达不讳言:“我们在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确保新药注册审评的速度,现在一个新药在欧美上市后,基本上要过8年,才能进入中国市场,这个时间差太长了。”


例如备受瞩目的长效(周剂型)GLP-1受体激动剂Dulaglutide何时会在中国上市?“未来几年,我们在中国上市的新药计划包括一种口服糖尿病治疗药物,两种基础胰岛素药物及一种GLP-1类药物。”另外,知识产权问题,也是礼来列入议程的挑战之一。


“2013年年末在美国有两个人被逮捕,他们的罪名是涉嫌向恒瑞传递有关礼来公司在研的新药信息。这两个被捕人目前正在候审。我想强调的是,知识产权是我们的生命线,我们会继续采取我们认为的所有的合适方法,继续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李励达说。


美国礼来公司两名前雇员被礼来指控向中国的竞争对手恒瑞医药泄露价值5500万美元的商业机密。这并不是第一次礼来与恒瑞就知识产权问题对峙。2000年,恒瑞医药就曾被礼来公司因涉嫌侵犯肿瘤药吉西他滨专利被告上法庭。显然,知识产权是其在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上必然面临的问题,而现在需要一些不同的战法。




布阵


李励达上任CEO之初,即遇上了再普乐相关的刑事和民事诉讼纠纷,最终以14亿美元的罚单了结此案。之后的数年,礼来又陷入专利悬崖的威胁。“2015年开始,我们将会出现增长,我们推出的新药会帮助我们扭转乾坤。”


好消息是4月下旬,礼来的胃癌药物Ramucirumab(在美商品名为Cyramza),正式获得美国FDA的批准上市。这对于2009年以来仅一个阿尔兹海默症诊断试剂Amyvid新药获批的礼来而言,是久旱逢甘露。


抗肿瘤药物将是礼来寄望于与糖尿病药物一起未来发力的重要领域之一,2013年礼来全球销售额维持3%的增长,大部分仰赖于其肺癌药物爱宁达27亿美元和赖脯胰岛素优泌乐26亿美元的销售贡献。


原本李励达期望2013年能够上市的Dulaglutide没能如期上市,据了解其美国上市计划也推迟到了2014年。但是让礼来高兴的是,Dulaglutide在针对竞争对手诺和诺德的Victoza(诺和力)的头对头试验中,表现优良,被认为是目前最好的GLP-1受体激动剂,一个规模40亿美元的市场正对其放开门禁,成为重磅炸弹指日可待。


布阵的另外一块值得关注的是抗ED药物希爱力,希爱力2013年全球增长12%,已经超过辉瑞的万艾可,成为ED药物的冠军。在中国市场2013年希爱力增长达到了45%,并推出了每日一次的5mg小剂量多片装的产品,正向榜首位置发动全面挑战,定价将是他们抢夺市场份额的利器。


然而,每一枚棋子背后都有一个“但是”。李励达说:“中国自2009年开始的新一轮医改,使中国的医疗市场有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不管是礼来也好,还是全球各个药企来讲,都特别关注医院的改革以及药物报销方式的改革。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会有继续的改革出来,通过这些改革,我们的一些创新药品能够真正为中国患者带来不一样的生活质量。”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5月刊,作者为郭子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