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辉瑞关闭英国研发中心 中国试图接管
对于中方如何接管辉瑞的研发中心,医保商会提出了一个比较灵活的方案:比如研发人员这一块,可以选择异地雇佣、合作雇佣、研发雇佣等方式;对于研发项目可以进行分块合作,划分成糖尿病、心血管等不同领域,由不同的企业来接手运作。  
2014-5-16 11:53:23
0
E药脸谱



编者按:辉瑞一再强调并购阿斯利康不会缩减他们在英国的业务范围,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呢?前几天,辉瑞全球CEO赴英接受质询,在议员们的围攻下,CEO硬着颈就是不承诺并购阿斯利康后不会在英国裁员。对于英国政府官员和民众而言,三年前辉瑞关闭掉英国三维治的研发中心,裁员逾1500人,记忆犹新。下面这是一篇旧闻,看看三年前,在三维治门口徘徊的中国人。



此时,距离辉瑞宣布2011年7月1日停止在英国三维治(Sandwich)研发中心运行的时间不到30天,但关于该中心最终的出路始终悬而未决。不过,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以下简称医保商会)法律综合部主任许铭表示,相关的方案近期应该就会出来了。


环境优美、如同大学校园的三维治研发中心拥有56年的历史,曾诞生过络活喜、万艾可等多个知名药品;它是辉瑞欧洲最大的研发基地,也是辉瑞除美国本土外的全球最大研发基地。


三维治本来是一个海边小城,辉瑞的庞大业务给这个滨海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和经济效应,同时也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过去5年里,仅新研发设施的建设,辉瑞就投入了2.4亿英镑。因此,当辉瑞宣布将要关掉这个研发中心的消息之后,着实急坏了英国政府。


这时,英国政府将目光转向了中国,他们希望能在中国寻找到合适的企业来接管这个研发中心。英国贸易投资总署的相关负责人与医保商会经过多次商谈之后,希望能够尽快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合作方案,以赶在大限之前能够让研发中心有一个圆满的归宿。


尽管国内有不少企业纷纷对此次合作表现出很大的兴趣,但部分业内人士提出相关的质疑:这个研发中心真正能够留下来的东西是什么?我们接管过来之后的主要用途在哪里?国内的企业能否消化这样一个庞大的研发中心?


要不要接管?


辉瑞关闭三维治研发中心是跨国药企近几年实施大批裁员的计划之一。仅2009年,制药巨头们就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超过4000个岗位的裁员计划。裁员的原因包括现有的研究模式已经过时、大量“重磅炸弹”药物专利即将到期、组织机构臃肿、内部R&D创新水平低下等,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来自公司资产负债的压力。


具体到辉瑞,其“重磅炸弹”药物立普妥的专利将在今年11月到期,2010年该药品销售额达118亿美元,因此仿制药厂早就对这块庞大的蛋糕垂涎三尺。11月后,立普妥与同类产品拼杀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这也是部分导致辉瑞宣布在下一个财政年度将R&D投入缩减15亿美元的同时,关闭三维治研发中心的原因。


《医药经理人》在与业内人士进行沟通和探讨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大多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值得中国比较有实力的企业去积极尝试。默沙东亚太区研发总裁、全球研发副总裁张明强表示:“辉瑞积累了很多新药研发的经验,还有他们在国外注册产品的相关人脉,这些对中国的企业是非常有用的。”


接手现成的研发中心,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其已有的优势,另一方面也能节省重新建基地的大量成本。为此,医保商会迫切希望国内的企业能够快速行动起来,以便更早地争取到研发中心所留下来的优势资源和潜在机会。


据许铭介绍,三维治研发中心人员的解雇工作于今年年底之前结束,完全关闭是在2012年底。英国驻华大使馆贸易投资主管官员 (生命科学) 赵熙表示,中国并不是唯一的买家,别的机构或者别政府也有相关的购买意向。该研发中心致力于研究内科和疼痛科领域的药品,内科研究人员的工作主要方向为慢性肾脏疾病,肝脏疾病,肺血管疾病,以及泌尿生殖疾病等。在收购惠氏之前,辉瑞通过该中心开发出了其所拥有的20只顶级药物中的5只,包括络活喜、可多华 (用于治疗高血压和良性前列腺增生)、大扶康(用于治疗真菌感染)、万艾可以及依来曲普坦(用于治疗偏头痛)。


但不能忽视的一点是,越来越多的大型跨国药企开始倾向于和一些小型的生物技术公司进行合作来买断项目和技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研发成本。辉瑞也不例外。杭州曼哈顿资本管理咨询公司总裁王进认为,辉瑞近些年来的研发效率很低,现在大幅砍研发是很明智的,它和别的小企业合作华尔街的投资者们也很认可。


然而,机会依然存在。王进表示,辉瑞、默克这种大型公司兼并重组之后存在一定的研发机构和项目重叠问题,会对一些研发项目进行关停后低价转让,此前默克停掉的200多个项目中有一个项目很想卖给中国,但中国没有公司具备接手这个项目的实力和魄力的公司。


这一次,国内企业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许铭表示,光维持这个研发中心一年正常运营的物业费用就需要1亿英镑,相当于10亿人民币。成本对于国内企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业内最关心最看重的是,这个研发中心最终能够留下来什么样的东西,比如是否有比较前沿的技术,是否有很好的研发项目。这也是企业接管这一研发中心的最大价值所在,并且直接决定了他们接管研发中心的用途。


辉瑞曾表示,在英国开展的研发工作不会转移到其它地方去,这里的大部分研发工作会终止,其中一些研发工作将外包给其它公司。看来,辉瑞自身也有意向来寻找合作伙伴。许铭说,英方目前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人员的就业问题、研发的相关设备使用问题、辉瑞所遗留和准备转让的技术以及专利问题。


不过,一位在英国另一家研发中心从业多年的人士提出自己的担忧:“辉瑞一些核心的技术和项目肯定会带走,即便是留下来的一般也是些没有太大价值的东西。辉瑞都已经要关闭这个中心了,中国公司接手只能是背别人扔下来的包袱。”


目前,在英国关闭研发中心的不止辉瑞,默克、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的相关研发中心都将要关闭,而阿斯利康位于英国莱斯特郡查斯伍德研发基地于今年年底关闭,此研发中心有850名相关人员,英国政府有意愿想把这个研发中心与辉瑞三维治研发中心一并打包来与中方合作。


如何接管?


“如果合作成功,这将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许铭对于促成这桩中外婚姻充满期待。


据许铭介绍,目前国内新药研发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有前端(开发环节)医药研发专业知识的缺乏严重限制了医药生产能力;缺乏对欧美监管审批流程的认识和理解,坐失在更大市场推广新药的商业机会;缺乏医药研发及生产的专业人才。而三维治研发中心比较完整的研发产业链以及各方面的人才正好可以弥补国内这方面的短板。


有关资料显示,桑威奇研发中心目前有相关人员2500人,涉及化学家、生物学家、药物安全学家、临床学家、注册人员等不同领域。因此,无论结果如何,国内的企业都应该积极去尝试这次机会。


目前,业界对此最大的争议是全盘接管还是选择性地部分接管。


医保商会与英方代表在前期的沟通中制定了4种方案:在双方政府的支持下,以企业联合体形式共同投资;中英合作打造覆盖研发、生产、注册和全球销售的整体价值链;以投资、并购辉瑞部分或整个研发中心的方式,将中国医药研发水平与国际接轨;共享全球销售链资源。


完全并购整个研发中心的方式遭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反对,最直接的原因就是2500名研发人员的机构实在是太庞大了,即便是中国几个巨无霸药企加在一起接手也有难度。


为此,医保商会提出了一个比较灵活的方案:比如对于研发人员这一块,可以选择异地雇佣、合作雇佣、研发雇佣等方式;对于研发项目可以进行分块合作,划分成糖尿病、心血管等不同领域,由不同的企业来接手运作。目前,丽珠集团、华药、石药、海正等都有相关的意向,上海医工院的副院长易八贤也表示很希望能有合适的机会参与进来。


王进认为,中方要做的首先是组织相关企业到英国去考察,一定要是行业的专家,必须得看得懂到底哪些东西有价值,很多大公司停掉一个项目也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但懂行的人也许可以看到一个机会。


“这对于有足够实力做国际化的企业是一次很好的尝试,最好的做法就是大学的教授加上工业界的人士成立一个小型公司,通过仔细地筛选一些好的项目,然后与辉瑞进行谈判,这个时候是买方市场,我们有更多的讨价还价的余地。”王进告诉《医药经理人》。


对于选择性地进行项目合作,也有观点认为三维治研发中心的硬件不一定会比中国的好,在英国做研发不管是从人力成本、租金成本等各方面考虑,都没有优势,所以可行性不大。


在这之前,国内的一些企业已经通过与外企联手的方式取得了新药研发方面的突破。去年,海正药业与西班牙Cinfa共同研制开发的他克莫司胶囊获得欧盟上市批准。近日,恩华药业宣布与以色列D-Pharm合作开发抗癫痫药DP-VPA,恩华将拥有独家在中国开展DP-VPA用于治疗癫痫患者方面的临床研究、注册、生产和销售。先声药业与百时美施贵宝也有类似的合作模式。这被认为是中国药企在产业升级过渡时期的优选模式。


不过许铭指出,接管这个研发中心的人员意味着接管的是一个team,他们在英国医药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团队有着自己特有的东西,其优势和研发效率要远远大于单独去雇佣研发人员再重新组成团队。


“三维治研发中心完全是按照辉瑞的理论和思路来设计的,我们必须得有足够的能力和领导力才能最大程度发挥这个研发中心的优势。同时还应该有一个清晰明确的长远战略定位,不能简单地局限于做眼前能做的事情。” 中美冠科大中国区商务副总裁娄实如是说。


本文来源于《医药经理人》杂志2011年6月刊,作者为卜艳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