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前CEO:药企所有权不是问题
对制药企业来说,关键市场是美国、日本和欧洲大国,而不在英国,英国仅占有全球市场的4%。就此而言,有关一家英国企业(实际上是英瑞企业)可能落入一家美国母公司之手的说法是一个伪命题。 
2014-5-20 11:31:51
0
E药脸谱



图:GSK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Richard sykes


当今世界,国际制药企业在一个全球化的市场展开竞争。目前存在的大环境意味着,我们能够确保英国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生命科学研究与创新中心,满足这个全球市场的需要。辉瑞(Pfizer)收购阿斯利康(AstraZeneca)提议所引发的政治与民族主义狂热忽视了这一点。这对英国是不利的。


对制药企业来说,关键市场是美国、日本和欧洲大国,而不在英国,英国仅占有全球市场的4%。就此而言,有关一家英国企业(实际上是英瑞企业)可能落入一家美国母公司之手的说法是一个伪命题。


其实一家全球企业的总部在哪儿无关紧要。真正重要的是英国鼓励这些企业在英国进行药物研发工作。在我看来这才是关键问题,我们应该从采用此种模式的印度和日本汽车制造商汲取经验。


辉瑞这类公司(如果它们履行诺言)这么做,可推动一个已经十分明显的趋势,使英国成为生命科学领域全球最佳的开创性研发大本营之一。


英国已拥有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但仍需政府的持续扶持和鼓励——这意味着在2015年后也是如此,无论届时谁入主唐宁街。


英国政府需要告诉外国投资者:“我们希望你们来这儿,我们希望你们来投资,我们希望你们提供就业机会,而我们将创造一个长期稳定的环境,鼓励你们这么做。”


历史上,每家药企都希望在英国开展一部分研发工作。这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英国引入《药品价格调控方案》(PPRS),该方案随后得到历届政府的支持。它非常有吸引力,因为它为投资提供了财务激励。英国还有独一无二的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试验机制,为临床研究提供了方便。还有一个关键原因是,英国有优秀的大学输送杰出的理工科毕业生。这些条件成就了一流的制药行业,这个行业只是到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起飞。不论人们怎么认为,它都是一个相对较新的产业。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上述优势大都开始衰落。英国大学毕业生素质下降,1986年金融业落实大爆炸(Big Bang)改革后,不少优秀毕业生都去了伦敦金融城。动物权利问题加大了操作难度,再加上更严厉的监管条件,以及国民医疗服务体系不愿为私营企业进行临床试验,这一切促使药企选择到别处投资。


但这个局面近年已发生变化——尽管辉瑞在几年前关闭了其在桑威奇的设施。英国现在的大环境要比以往有利得多:“专利盒”(patent box)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药品价格调控方案》,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更乐于进行临床研究,这些研究在全国各地的协调也更好了。英国建立了临床试验网络体系,尤其是围绕新成立的“健康科学学术中心”(Academic Health Science Centres),以及欢迎行业参与的学术健康网络。英国的一流高校能与全球最优秀的大学较量。


如今有才华的年轻人希望投身科学,如果政府能承诺创建一个鼓励外来投资的大环境,那么生命科学将再次成为英国的龙头领域之一。我们需要对基础设施和人才的投资,因为现代医药比过去复杂得多。只有了解疾病的内在机制,以及遗传学、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影响,我们才能开始治愈疾病,而不是治疗症状。


因此眼下的挑战是让科技投入应用,并提供相关投资。现代药物研发是一项协作事业,它需要的不仅是生命科学家,还有工程师、物理学家、数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如果没有大型药企的投资,以及必要的政府扶持,英国将在日趋激烈的全球竞争中被中国、印度和新加坡等国甩在身后,这些国家的政府在生命科学领域投入巨资。


辉瑞—阿斯利康并购交易成与不成最终是股东的事。但毫无疑问,此事在根本层面上关乎为英国企业界争取投资、就业和先进科技。所有权是无关的。我们需要的是世界级企业,需要它们在英国投资,落户英国。我们的政策制定者需要聚焦于创造并维护一个良好的大环境,以实现上述目标。


本文作者为英国皇家科学研究所(Royal Institution)主席,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前任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Richard sykes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