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精制药乱象:子公司诉讼缠身 法人欠债跑路
5月19日下午,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遭调查而跳楼身亡的消息,将三精制药推上风口浪尖。 
2014-5-22 13:17:24
0
E药脸谱



图:刘占滨

5月19日下午,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遭调查而跳楼身亡的消息,将三精制药推上风口浪尖。


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随后双双公告称“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刘占滨自杀的原因在坊间多有流传,有人说是缘于内部人举报收受黑钱,也有猜测因与操盘三精制药重组相关,但均未得到任何官方证实。


不过,据了解,刘占滨去世前已遭“削权”。2012年1月,哈药内部人事大调整,刘占滨的三精制药总经理一职被削去,只留下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刘占滨被削权后,三精制药一个异常举动随之浮现。


据三精制药2012年和2013年报披露,两年里共有7家子公司被剔出合并报表,包括山西三精医药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山西三精)、福建三精医药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福建三精)、云南三精医药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三精)等。


“内部经营出现变故”,未来持续经营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丧失对其的实质性控制,不再将其纳入合并范围。“这是三精制药2013年报中对云南三精被剔出合并报表的解释。


但这一轻描淡写的说法并未能掩盖巨大的管理漏洞。


去年初,云南三精医药法人周其松就因欠下巨额债务携款而逃,后知后觉的各大金融机构陆续对其进行了起诉,但三精制药并未及时披露。


与此同时,暂时接任刘占滨董事长之位的总经理刘春凤,则自2012年始便大手笔“卖子”求变。


法定代表人欠债跑路诉讼缠身


5月16日,是刘占滨被调查的日子。


巧合的是,同一天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四法庭开庭审理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案子:昆明市西山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农信社)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云南三精、云南鼎鑫投融资担保公司(下称鼎鑫公司)、周其松、王亚玲、王春玲、王艺霖告上了法庭。


三精制药2011年报披露了案件起源,其称“2011年11月和12月,云南三精向农信社分别借款500万元和900万元,借款期限1年,借款年利率8.52%,由鼎鑫公司担保”。


云南三精是三精制药众多销售子公司之一。工商资料显示,其营业期限自2002年6月到2020年4月,法定代表人周其松,注册资本1080万元。其中三精制药出资270万元,周其松、王艺霖、王亚玲、王春玲分别出资260万元、240万元、100万元和210万元。


仅2013年下半年,涉及云南三精的诉讼案件就有4起。2013年8月26日,昆明云中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起诉云南三精买卖合同纠纷案、云南湘鹤药业有限公司起诉云南三精买卖合同纠纷案同日开庭。


同年11月1日,昆明市中院两次开庭审理,被告方均是云南南亚药港物流配送有限公司(下称云南南亚)、云南三精、周子杰、周其松、周淑芳、周忠伟、王春玲、王亚玲,原告分别是云南金石融资担保公司和云南拓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在上述被诉自然人里,周子杰据称是周其松之子,也是云南南亚的法定代表人。工商资料显示,云南南亚成立于2010年4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主要经营货运配载、仓储服务、预包装视频的批发等。其中,周子杰出资800万元,周忠伟出资200万元。


“案子已经判了,云南三精周其松他们要赔钱,但他们早就跑了。”上述其中一家原告透露,“法院把厂子判给我们,但厂子是空的,根本没有资产”。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就有自称是云南三精的员工在网上发帖称,“云南三精已经陷入瘫痪状态,职工已经最少2月没发工资,员工社保已欠2月没交,公司现在已经没人,停电停水。”


而上述发帖者自称在昆明高新区公安局报案后,“一个多月过去了都没什么结果,企业法定代表人周其松骗取公司员工资金约210万,还有好多供应商的货款,携款潜逃。目前相关部门也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我们也是事后才知道周其松跑了,委托律师起诉,但已经晚了。”云南三精另外一位原告称。


昆明市高新区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案子归所辖派出所管理。但该派出所工作人员则称,“谁告诉你们这个事情的,如果要问结果,云南三精的报案员工可以问。”


对于周其松携款潜逃一事,三精制药证券办人士表示没有听说过,目前是敏感时期,等合适的时候再作答复;而三精制药一位负责云南区域的业务代理却表示“没有听说过周其松这个人”。


7销售子公司被踢营销模式大变


面对云南三精这样一个“烂摊子”,三精制药的选择是“减负”。


据了解,云南三精是三精制药在全国建立自有营销网络的战略经营思想下,组建的云南地区医药商业物流平台。


早在2002年,三精制药开始组建医药商业公司,并先后通过品牌嫁接方式在国内设立了十几个商业公司。云南三精、山西三精、山东三精、福建三精等基本都是在当时策略下应运而生。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许玲妮指出,“医药行业销售模式主要有专门医药销售公司和药企参股设立子公司。由于政策不允许药企直接销售药品,所以公司控股、外面自然人参股设立子公司的形式多,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子公司形式能最大化药企利益,但容易造成终端药价虚高。”


从彼时起,三精制药凭借这种特色销售网络节节攀高,2004年实现借壳上市,2005年净利润大幅增至1.45亿元,2006至2008年净利润分别为2.1亿元、2.68亿元和2.69亿元。


但从2008年始,三精制药增长几乎停滞。2009年7月,刘占滨临危受命,担任三精制药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


在其任期内,2010年和2011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9.74%和19.41%,而2012年同比下滑8.69%。2012年1月,刘占滨总经理一职被常务副总经理刘春凤取代。


到了2013年,三精制药净利润只有646万元,同比大降98.23%,而其广告费却高达4.31亿元,广受市场非议。


从营销模式看,刘占滨上任后并没有对其作出大的改善,反倒令运行多年的销售子公司暴露出像云南三精一样的严重管理问题。


与刘占滨相反,刘春凤上任后试图“卖子”求变。2012年6月,三精制药将山东三精70%股权以7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张广启,而当时的投资额是700万元;2013年,三精制药转让了哈药集团三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哈药集团三精新药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山西三精、福建三精和安徽三精因股权变更失去控制权,云南三精则是因“经营变故”丧失了控制权,当时的投资额是270万元。


去年4月,三精制药与哈药股份共同出资成立哈药集团营销公司,三精制药出资882万元占比49%。许玲妮对此认为,“医药公司与控股股东合作成立营销公司,优点是销售环节少、利润空间大、对市场需求变化的敏感度高;缺点是前期投入大、销售组织分离、管理难度较大等。


而对于三精制药营销环节各子公司错综复杂的演变历史及乱象,究竟与刘占滨之死有无关系,则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