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板自述:我在越南开药厂
越南劳动力成本低,且员工吃苦耐劳,工作效率高;但是越南市场化程度低,很多领域标准和政策尚属空白,国家重视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发展空间小。 
2014-5-22 16:17:45
0
E药脸谱




在5月中旬越南爆发反华游行之前,云南人胡欣就从越南回到了国内。胡欣在越南河内投资经营了一家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医药企业,在越南反华游行开始的前几日,他就接到了当地警方的通知,“近期可能爆发游行,请相关单位做好应对措施,避免接触”。


胡欣的越南药厂全名是越南耀荣国际药业有限公司,厂址在越南河内市国威工业园区内,注册资本100万美元,年产值约700万美元。从2009年开始,胡欣就在越南从事血竭原料(一种中药材)进出口贸易;2013年6月,胡欣和大学时的越南同学一起创建了这家天然药物提取制药公司,胡欣任董事长,他在云南财经大学的越南同学阮文孝任总经理,整个药厂除了胡欣,其他约50名员工全是越南人。


胡欣对他的越南员工赞赏有加。他认为聘用越南员工不仅成本很低,而且越南人特别吃苦耐劳,重视人情。他说,有一次,公司加工药材的粉碎机刀片意外弹了出来,导致一名越南工人下颌骨骨折,当时胡欣非常着急,把受伤的工人送到医院支付了医药费、留了营养补贴以后,他告诉这名越南工人,“尽管休息,等身体好了再来上班,工资会照发。”让胡欣没有想到的是,这名工人一个星期之后就回去上班了,而且还十分愧疚地道歉,因为自己受伤没能来公司上班。胡欣说,越南人十分珍惜他们的工作机会。


虽然在越南创建药厂的过程并不容易,但胡欣和当地人以及当地政府的关系都处得很好,在5月7日接到警方“可能爆发游行”的通知后,胡欣原本不想回国,他说想留下来看看事态到底会怎么演变。不过后来胡欣还是因为一些私事回了国。


随后在越南各地爆发的反华游行以及“打砸抢烧”事件,是胡欣没有料到的。从2009年到越南发展以来,胡欣曾在越南经历过多次因为中越南海领土争议而引发的反华事件,但这一次无疑是最严重的。


胡欣说,这次反华游行带给中资企业的最大冲击不在资本层面,而是市场受限。因为越南企业的主市场是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等东盟国家,“我很担心未来产品销售是否会遭遇贸易壁垒,因为如果两国之间有协议,很多产品可以免去关税,一旦在关税上没有优势,将大幅度拉高我们产品的价格。”胡欣称,除了关税上的压力,他心里更没底的是,到底未来产品能否通关。当然,胡欣也担心未来再发生类似暴力事件,他的工厂也难免出现被“打砸抢烧”的可能,到时候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胡欣给讲述了他在越南的创业故事以及他对越南市场的一些观察,以下是他的自述。


在越南开药厂执行世卫标准


2009年,我以云南云河药业国际部经理的身份到越南扩展市场,想做一些中成药生意。当时我的大学同学阮文孝在中国家电企业美的集团越南工厂工作,我想他可以给我当翻译。


第一次到越南河内,我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作为越南的首都,越南河内的房子特别杂乱,没有规划、街道也是歪的,不像北京的道路是东西向、南北向,你想开汽车过去是很困难的事情。越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大城中村”,而且越南的摩托车特别多,随处可见,这让我印象尤为深刻。


随后在与越南人交往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在沟通中不用第二人称“你”,长幼尊卑很分明,比你大的是姐姐哥哥,比你小的是弟弟妹妹,年纪大的是爷爷奶奶,人与人之间只能用这些称呼来代替第二人称。可以说,越南人十分懂礼貌,传统文化也保留得很好。


我和阮文孝一起调查越南药品市场,惊喜地发现越南有国内十分稀少的血竭(一种中药材),这个原料来自百年以上的龙血树的树脂,药效很好,国内已经不准开采。阮文孝当时是美的越南北区的大区经理,在找到血竭后,他决定辞职跟我一起做药材生意。


2009年,由于龙血树皮的供应商不诚信,我们被坑了,赔了一百多万;第二年我们开始考虑建一个加工厂,直接从龙血竭树皮上提取血竭更省运费,因为运原料回国太麻烦了,边境贸易还面临着不少不稳定因素。但当时我们积蓄已经不多了,又不愿意开个作坊式的工厂,就暂时耽搁了下来。


2011年,我们的生意开始越做越顺,不仅可以供应给我的东家云南云河药业,还可以卖给其他公司。但2011年越南也因为南海领土争议闹得很厉害,我们赚了钱之后胆子越来越小,担心一旦中越两国矛盾升级,所有贸易路线就会全部中断,想想还是别开工厂了。


2012年,我们的事业发展得更好了,开始正式着手开工厂的事情。真正去注册药厂时才发现,在越南办一个公司比在中国难多了,特别是医药等特种行业。


越南对医药企业的管控远远严于中国,其全境不超过一百家医药企业。在越南申办药企的条件十分苛刻,每个医药公司必须有一个执业药师,而且指定必须是越南河内药大学毕业的执业药师。一般从该大学毕业后,要有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能去考执业药师。


和国内的大学本科属于普及教育不同,越南的大学是精英教育,学校资源很少。越南约有9000多万人口,而从越南河内药大学每年毕业的学生约为200到300人,且这些学生也热衷于报考公务员,剩下来我们可以招聘的人才已经很少,再加上5年工作经验的要求,且考题是法国出的,执行欧盟标准,当时我找执业药师就差点找吐掉了。


越南在医药方面没有本国的标准,只好执行外国标准,后来我们建厂办证过程中经历的各种考核,都遵循的是WHO标准(世卫标准)。当时我们最大的困难是,找不到规模化的仓库,因为河内的房子没有规划,这让我们很是郁闷。


越南的市场化程度很低


在越南办工厂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首先就是劳动力成本很低。对于企业来说,劳动力成本是其第一成本,中国工人一天工作八小时,其工资最低为两三千元,我们在越南,工作时间为8小时的,工资在一千元左右;越南劳动法没有规定不许工作12小时,我们的工厂施行的是12小时工作制,工人的工资为1500元左右。


越南工人很勤劳,而且任劳任怨,什么脏活累活都肯干,不是自己份内的工作也会去做;越南人还很重人情,比如我们效益好了,会请他们喝酒吃饭,他们会觉得老板很看得起我,工作会更卖力。


一些工业设备则很贵,因为越南本国不生产,很多需要进口。比如钢铁材料、工业设备、管道等,不过这些都是一次性消费。其他方面,比如工业原料,越南就比国内便宜很多,酒精、煤炭、水等,也比国内便宜;而且环保评级越南的规定也很少,很多生产光电产品的企业,排污导致了严重的重金属污染。


不过,越南适合生产企业发展,不适合高科技企业,因为越南的科研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很弱。另外,在越南搞建设或者开工厂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做贸易也会很受限制。所以未来我们可能会把营销中心搬到香港去。


越南的北部和南部商业环境差别很大。南越是比较开放的特区的感觉,北越则国企、公家单位观念比较深。越南政府对南越的政策放得比较开,这样做确实能带动整个越南的经济。而我们选择河内(属于北越),一大好处就是比较安全,因为是首都,治安好,控制得不错。


越南的政策不太鼓励民营企业发展,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很多领域民营企业不敢介入;同时,越南也没有纯外资的企业,外资进入越南必须与当地企业合资。另外,越南的税收政策表面上看税率定得很高,但是他们却很难收到税,其税源主要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常常通过做假账或者给税务一些好处蒙混过关。


在越南做生意,要应付很多不同部门的官员。过节的时候各个部门都要“礼到”,否则他们就会来找茬。我们一个朋友的家人在越南工商部门当领导,很多事情她也帮不上忙,就提醒我们说如果哪个单位要找茬,都会提前发公文,如果没有公文可以不接待。后来我们就跟人家要公文,现在遇到的骚扰就少多了。


这次反华游行让我们很被动,很多国内的客户和我们终止了合同,他们变得很谨慎。我觉得中资企业受到的最大冲击不在资本层面,而是市场。因为越南产品的主市场是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等东盟国家,未来越南制造或将很难进入这些市场。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