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好进军移动医疗 打算怎么玩?
20年前,刘永好进军金融,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如今,民生银行给了新希望集团十几倍的回报。这一次,已是资本大亨的刘永好,开始对医疗产业不吝慷慨,从趋势性的移动医疗,到民营医院,甚至养老健康产业,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2014-6-5 14:00:41
0
E药脸谱


图:刘永好

20年前,刘永好进军金融,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如今,民生银行给了新希望集团十几倍的回报。这一次,已是资本大亨的刘永好,开始对医疗产业不吝慷慨,从趋势性的移动医疗,到民营医院,甚至养老健康产业,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刘永好正在切换频道。


从新希望集团战略退休后,他盯上了正在逐渐走热的民营医疗领域。2013年11月,刘永好与冯仑等好友一起,正式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策略联盟(下称医健联),刘永好担任医健联名誉主席,冯仑任主席,万好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翁国亮任执行主席。这一联盟定位为医疗健康产业管理平台,“要向酒店集团管理酒店那样管理医院。”刘永好说。他希望能借助此平台,加大扶持科研和医疗的力度,以后可以自己办学院,办大学。更直接的方式,则是组织基金,“哪个地方适合办医院,哪个医院老板要支持,我们就给他投资。”


最近数月,外界终于看到了医疗产业联盟的大动作:2014年4月,新希望集团出资近1亿元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华夏医疗19.5%股份;5月,新希望旗下的厚生投资出资近2亿元,成为浙江好络维医疗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好络维)的第二大股东。


对于医疗产业,刘永好算是个“外行”,就如同金融业一样。20年前,刘永好进军金融,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民生银行。如今,民生银行给了新希望集团十几倍的回报。这一次,已是资本大亨的刘永好,开始对医疗产业不吝慷慨,从趋势性的移动医疗,到民营医院,甚至养老健康产业,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好络维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刘永好的视野。


孙斌的名字有一点男性化,她的性格也是。这位好络维公司董事长打扮时尚,戴一个黑框眼镜,扎个马尾,常年运动的身材没有一点发福迹象。最近她去看望读大学的儿子,被同学们当成儿子的姐姐,为此她乐了好几天。


就连刘永好也在困惑孙斌的年龄。上个月,他还在悄悄问旁人:孙斌看起来像三十多岁的人,她年龄到底有多大?不过,正是这些新兴力量的出现,才使得刘永好的投资计划可以有的放矢。


抢夺移动医疗的风口


虽然拿到了新希望的投资,但投资之前孙斌从未与刘永好有过交集,一下子拿到厚生投资近2个亿的战略投资,这对于已经创业8年的好络维来说,是个跨跃。


“没想到,这次刘永好亲自出手。”孙斌坐在红木办公桌后,兴奋的语气难掩沙哑嗓音,她最近说的话太多。一拨拨客人,无缝隙地把她定在了中式风格办公室里。她的公司,在杭州西湖区天堂软件园E幢占满了一整层。孙的司机说,只要孙斌在公司,半夜送她回家是常态。“她那工作精力,几个男人都比不上。”


2005年孙斌从恒生电子辞职后,她的创业计划依旧围绕数据和互联网。她看到互联网侵入各个传统领域,唯独医疗这块还没大动静,就定下方向,用IT技术改变传统医疗,正好把自己学过医、从事过IT的经历融合到一起。2006年11月,好络维创立。


头几年,公司埋头研发无线网络医疗设备,这些设备主要应用于医院、干休所、社区医院等,通过植入数据模块,监测人体的血压、呼吸、心电、脉搏等体征指数,并把采集的动态数据储存、传输,医生可以远程监测老年人、病人等身体状况。后来又研发出针对个人的仪器,就是如今通称的可穿戴设备。通过无线传输技术,数据输入会诊平台,由专家给出远程诊断。


“我母亲高血压,她用的设备就是公司的,每天的数据都会传到我手机里。”孙斌打开自己手机里的APP软件,展示母亲每天的血压数据曲线,根据数据变动,后台会发出一系列提示。这样的医疗产品,还具有GPS定位、SOS紧急呼叫、用药提醒等基本功能。孙斌说,母亲每天去市场买菜的路线,她都能看到,“我们的定位,已经做到了误差不超过100米。”


刘永好为什么会投资好络维?这个问题,孙斌也没有直接问过。每次和刘永好交流,发现如何用移动互联技术采集的数据实现医疗资源的精准分配,是刘永好设想的一部分。


好络维的思路其实是中医“治未病”理念的延伸。依靠移动互联产品,从家庭医生的方向切入,通过数据采集分析,实现疾病预警,不必等到出现大病才发现。


目前,移动医疗设备成为市场热点,但是提起市场上的时尚穿戴设备,孙斌说那都是科技加时尚的电子产品,年轻人图新鲜戴两天就扔一边了,使用价值不强。在移动互联医疗领域,数据精确采集是难点。只有数据精确了,给出专业的诊断,才能建立起用户黏性,形成使用习惯。她认为好络维和市场电子产品的区别,就是先从医院做起。至目前,远程会诊中心已有7家(包括北京301医院、阜外医院等),产品覆盖了2000多家医院,个人用户数量积累到2万多人。


但刘永好认为,目前仅有7个会诊中心远远不够。他希望好络维加大远程中心的建设,通过移动终端设备监测,和分层次的会诊平台,解决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这甚至能产生一场对传统医疗体系结构、医药关系、治疗模式的颠覆。


孙斌办公桌上有一摞书,最上面一本是《颠覆医疗》。“这本书我给高管们每人都送了一本,看完大家要开会讨论,比较一下我们自己做的移动互联医疗,跟美国人有什么不同。我们的产品,正在美国市场推,那边的反馈也还不错。”孙斌看完这本书,认为颠覆医疗的关键,根基就是建立在大数据的精确采集和分析上。而这,或许也正是刘永好看中好络维的原因之一。


孙斌与马云同城,但没有交往。在孙斌眼里,马云不属于她这一行。但今年1月23日,阿里巴巴联手云锋基金,斥资1.7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37亿元),收购了中信21世纪54.3%的股份。市场普遍认为,马云在觊觎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牌照。孙斌说,这么多企业家都开始跨界玩医疗,庆幸自己早早选对了方向。


当2亿投资基本敲定后,孙斌才知道,刘永好在投资之前,已经接触了不少互联网医疗公司,甚至包括东软集团旗下的东软医疗。


幸运地拿到刘永好以及其它基金公司的战略投资,另一个因素就是孙斌已经进入了刘永好的医疗朋友圈——“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好络维是首批14家创始会员之一。新希望也是会员之一。


“不到半年时间,这个组织就已经名声在外了,现在不少医疗机构、金融机构都想加入,但门槛高了,难进了。”孙斌们以往势单力薄难以应对的问题:资金、市场、资源、人才,现在依靠联盟中涵盖了地产、投资、医疗等产业的其它会员企业,充分利用了平台资源整合的抱团势能。


联盟式突围


刘永好并不独青睐好络维,他用资本的支持和个人影响力,为医健联的数家会员企业站台、背书。


5月13日上午,刘永好出现在北京海淀区的万柳中路,在圣贝牙科的第8家连锁店开业仪式上发言,他说:其实中国经济正在下行,而民间医疗产业却在大发展。圣贝牙科开张的今天,全国开张的民营医院会有十来家,因为每年有1000多家民营医院开张,这就是民营经济的活力,医健联就是要做对市场转型、企业自身发展有利的事儿。


这时台下坐着的,还有冯仑、孙斌,以及奥运明星张湘祥、何雯娜等,所有来捧场的企业大腕、明星们,每人认购了10万元的明星优牙卡。


“这些明星都是我们的会员。北京的第一家店2012年就开业了,两年多时间,我们的明星会员有100多位。”陈新贤表示。曾在成都公立医院工作多年的陈新贤,2007年出来创业开牙科诊所,没有纳入医保范畴的牙科项目,就是他的生意。后来他花4年时间,跑到欧美国家去考察国外的牙科诊所,看到德国、美国、日韩、新加坡等牙科已经成为健康生活的日常消费,便知道中国市场也有这么一天,只是时间早晚。于是,2011年,他引进德国的设备和技术,在成都开了第一家高端牙科医院。


陈新贤和刘永好同在成都,在加入医健联之前,两人也并不相熟。“是冯仑把我拉进这个组织的,后来大家聚会多了,就了解多了。”陈新贤说。


医健联何以建立自己在圈内的话语权?要知道中国国内大约有上万家民营医疗机构。不过,据称中国民营医疗资源80%掌握在莆田系手中,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莆田四大医疗家族,都是医健联首批成员。除了出任主席的翁国亮,其他莆田系代表成员有:卓朝阳的安琪儿医疗控股集团、黄德峰的北京五洲投资集团、林玉明的博生医疗投资等。抓住了莆田帮,医建联就有了自己的核心圈子。


陈新贤也是莆田人,与翁国亮很熟悉,对于莆田系全国医疗市场扩张的模式,大家都是互相通气的,“我们共同特点,都是公立医院的补充,大背景就是国家在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莆田人抓住了这个时机而已。”


除了牙科,莆田系几乎覆盖了国内高端专科医院,卓朝阳、黄德峰、林玉明都瞄准了妇产医院,而翁国亮则在医药流通、健康地产上发力。


以往带有地方商帮性质的莆田系,借助医健联平台,升级到全国性的行业圈子。


“不论哪家会员的活动,其他会员都会出席。”孙斌说,医健联只是个民间组织,但会员之间的合作紧密度,超出想象。这是一个“抱团发展”的线下圈子,每月至少一次聚会,大家凑到一起就是聊如何协同发展。2014年3月份的一次聚会,主题是学习互联网思维。那一次,泡否科技创始人马佳佳、易淘食CEO张洋等年轻人,被邀请去做分享。


“这些年轻人的互联网思维,对我们有借鉴,但还是有点浅。”一位会员单位董事长说,他认为,医疗产业的跨界整合,需要的是像刘永好、冯仑这样的企业家,具备产业战略思维,才能玩得转。


孙斌曾供职于恒生电子,这使得她可以把流行的互联网思维植入医疗健康产业。


聚会的头脑风暴,是为了更迅速地行动。圣贝牙科目标是开到200家店,开到20家店的时候上市。如今新增的三个投资人,都是医健联的会员。用陈新贤的说法,14家会员,只要是看好对方的模式,就可以自由组合,相互投资。陈新贤接受了其他会员的投资,现在他也在研究翁国亮的ECO-健康城模式、冯仑的养老地产等,“有入股到其他会员的愿望,尤其看好养老健康产业。”


医健联给他的建议是不要着急扩张,先把目前分布在北、上、广等8家店的区域口碑做起来。陈新贤也认可,“要开20家一年就可以实现,但不想发展那么快。医疗产品品牌成熟要5到10年,要有做中长期风险投资的心态,慢慢来。”如今8家店发展了10万高端会员,先把这些会员服务好。


仔细算笔账的话,装潢如五星级会所的圣贝牙科,单店投资在4000万-6000万,开20家店投资就得8亿到12亿,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资金不是问题,我们还有平安银行的100亿授信。”2014年初平安银行与中国医健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给予后者百亿授信。陈新贤说,所有医健联会员,都在这100亿授信范围。而人才补充问题,医健联也有培训平台,即6月份就要在上海开课的HMBA培训,上课的老师,就有从国际医疗管理机构聘请的教授。


“第一批培训,我们公司派出十几名员工参加。HMBA的事,蒋博士在负责。”好络维的孙斌说。蒋博士就是医健联秘书长蒋涛。3月14日,医健联和英国邓迪大学医学院、福建莆田学院签署协议,成立国际医学教育培训中心,并联合国内外一些商学院,培养专门从事医疗机构经营管理的HMBA人才。蒋涛提到,H,即Hospital,HMBA学位,是国内首创,借鉴的是国际医疗管理人才培训机制,先期培训的人才,主要就是满足14家会员的需求,同时面向其它医疗机构。


集投融资、人才培训、项目管理等功能于一体的医健联,究竟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形成的?


“其实,一开始就是朋友聚会上的一个话题,大家都在讨论未来健康产业,还有国家的40号文(国务院2013年10月14日公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刘永好提议,先成立一个联盟,搭建平台。众人一致同意。”蒋涛说。当时冯仑说,可以仿照中城联盟。


成立于1999年的中城联盟,是由房地产行业内颇具影响力的多家企业联合发起的、全国各主要城市的品牌开发商以平等互利为原则组成的行业策略联盟。这个联盟的影响力,在地产圈非同小可,除了冯仑担任过轮值主席外,万科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石、建业集团董事局主席胡葆森、天泰集团董事局主席王若雄、成都交大房产董事长孟刚、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新地集团董事长漆洪波等,先后出任中城联盟轮值主席。


这些企业家受40号文的触动,在于这个文件里提到的诱人数字:到2020年,中国健康服务业总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以上,占GDP比例将达到约5%。紧接着,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医疗改革又提到,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


在政策导向和市场体量的双重驱动下,2013年底国内已经掀起了一股民营资本进军医疗产业热潮,基金开始重仓布局医疗股,复星医药并购民营医院股份等。


刘永好们也在抢时间,从刘永好提出动议,到医健联2013年11月4日成立,不到一个月时间,首批14家创始成员旗下拥有超过1000家医疗机构和医院,涵盖移动互联网医疗、医疗物流、医疗投资、养老地产等。接下来,便有了平安银行的100亿授信、会员之间的相互投资、业务合作。


刘永好说,“由于我不从事医疗,(和大家)没有竞争关系,所以我搭平台,大家愿意配合。”刘永好还拿自己和马云做淘宝比较,说自己做的事情和马云一样,都是搭平台,而不是自己在淘宝上做买卖。


但相对于金融,医疗产业与刘永好过去三十年从事的农业产业仍是一脉相承,“我养鸡养猪,这是食品,和人的生命健康有关,我搭平台帮助民营医疗健康产业做大,也还是和人的生命健康有关。”做的一切都和民生有关,这正是刘永好投资的核心。按照这种发展势头,医疗或将有可能成为新希望集团农业、地产、金融之外的第四大业务板块。


本文转载自《中国企业家》。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