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fols:崛起于加泰罗尼亚的血制品巨头
Grifols的成功因素何在?作为一个家族控股的上市公司,这自然离不开这些家族领导人的睿智和战略理念。 
2014-6-5 15:43:03
0
E药脸谱


图:Grifols公司现任CEO Victor Grifol Roura


Grifols公司通过70多年的努力奋斗,已经在血浆制品和输血医学领域内成为一个全球范围内的领先者,其业务也因此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


不仅如此,通过业务模式的纵向整合,Grifols把控从血浆采集源头到最终产品生产的每一个环节,不仅建立了全球规模领先的血浆采集体系,同时也将质量、安全等理念输入到其血制品的生产管理之中。在诊断领域内,Grifols为输血安全提供着各种各样的体外诊断试剂,从而确保临床实验室、血库和其他输血服务的安全保障。


Grifols的成功因素何在?作为一个家族控股的上市公司,这自然离不开这些家族领导人的睿智和战略理念。


三代家族领导人


Grifols的业务发展始于1940年11月。西班牙内战结束后,当地的血液病专家JoséAntonioGrífolsRoig博士,连同他的两个儿子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专注于临床分析以及输血相关产品的研究和开发工作。1945年,Grifols博士成功地在西班牙申请了冻干法制作血制品的工艺专利,并成立了西班牙第一个私人运营的血库。在这样的基础之上,Grifols博士开拓了血浆产品系列,这些产品通常用于各类重症疾病的治疗。现在,血制品依然是Grifols的最重要的核心业务之一。


20世纪50年代初,Grifols博士又发明了全球最早的血液分离术,这是一种采集血浆的重要技术,直至今日仍广泛地在全球各地使用。血液分离术的特点在于它仅仅采集献血者的血浆,而将其他血液成份重新输回到献血者体内。与此同时,随着Grifols公司的血库业务蒸蒸日上,Grifols博士也开始尝试在更多的领域内从事各种研发工作。1957年,他成立了下属企业Gri-Cel公司,专门从事采血所用的各种设备以及测试试剂的开发与生产。此外,在另一位科学家EdwinCohn的共同努力下,Grifols博士开发了血液分馏技术,Grifols于1957年也因此有了其第一个血浆分馏生产基地。


1958年,Grifols博士突然去世。不过幸运的是,公司的发展并未受到太大影响,Grifols博士的小儿子Víctor接手了公司的日常经营,整个企业继续保持了稳健的发展态势。60年代初,Grifols与大西洋对岸的美国Dade诊断公司组织了合资企业Dade-Grifols专门从事体外诊断试剂的开发与生产,并将此后Grifols研发的一种新型红细胞自动洗脱离心机产品的经销权授予了Dade试剂公司。更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则发生在1968年,来自美国的AHS公司对Grifols注资,收购了它和旗下分公司的共50%的股权。


AHS公司的投资对Grifols的发展产生了长远的深刻影响。虽然此时的Grifols依然是个西班牙本土企业,不过其经营理念和风格开始“美国化”:1973年,就在Grifols在巴塞罗那扩建新生产基地之时,它不失时机地引入符合美国FDA标准的GMP生产规范,同时公司传统的血库业务管理也建立了符合美国法规要求的质量控制标准,而这为日后Grifols的业务走向全球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在这其中,Grifols又陆续推出了八因子产品和免疫球蛋白等产品,进一步拓宽了其产品线。


1982年,另一个来自美国的血制品生产企业阿尔法治疗公司收购了AHS公司手中的Grifols股权(这部分股权后于1999年被转让,到了21世纪初Grifols家族依然稳定地掌握了Grifols的多数股权)。3年后,公司的第二代掌门人VíctorGrifolsLucas退出公司一线的管理岗位,将首席执行官职位转交于其儿子,也就是企业创始人Grifols博士的孙辈VíctorGrifolsRoura直至今日。此时,VíctorGrifolsRoura年仅35岁。


接过企业发展的帅印,锐意进取的企业新领导者很快就开始了新一轮大刀阔斧的改革。1987年,Grifols被重组为一个控股集团公司,下设3个主要的业务单元,分别是从事输液和营养液业务的医院制剂部门、从事血制品生产的生物科学部门、从事诊断分析仪器和诊断试剂的诊断部门。通过这样的重组工作,Grifols的业务得到了有效的整合,从此变得羽翼渐满,并将目光投向了西班牙之外的全球市场。


迅速扩张


1988年,Grifols在邻国葡萄牙建立了Grifols第一个海外分公司,这是Grifols在海外市场中迈出的第一步。随后,Grifols将拉美的西班牙语国家视为海外市场的重点之一,陆续在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等地陆续建立了分公司。1990年,Grifols又在美国迈阿密设立了一个商业据点,将其业务覆盖到了中美洲加勒比海沿岸各国家的市场之中。


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医药市场,显然这是Grifols海外扩张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市场。得益于公司早年对生产规范和质量控制的高度重视和持续建设,Grifols在西班牙的血制品生产基地于1995年通过了美国FDA严苛的GMP认证,其生产的一款白蛋白产品也同时获得了美国市场的通行证,从此叩开了美国市场的大门。


在欧洲,欧盟内部经济联系日趋紧密以及冷战的结束也为Grifols的业务扩张创造了机会。1992年,Grifols率先在捷克成立分公司。几年后,Grifols收购了阿尔法治疗公司在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国的分公司,通过这样的战略性并购措施,Grifols快速渗透到了欧洲主流国家市场之中,随后公司在法国,斯洛文尼亚等国的业务也陆续开展起来。


在进行业务海外布局的同时,Grifols并没有忽视对新产品的投入,越来越多的新产品上市为Grifols的市场扩张增添了更强劲的增长动力:1992年,Grifols开发的冻干免疫球蛋白问世;此后几年内,巴氏消毒法生产的液态免疫球蛋白、高纯度八因子制剂、以及新型的脂肪乳产品等陆续地被投入到市场之中。除此之外,Grifols为诊断业务开发的全自动血型配血仪、免疫分析系统等仪器设备也陆续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血浆采集工作的安全性和风险可控一直是血制品行业的核心工作之一。为了提升企业在这方面的竞争力,Grifols引进了核酸增强检测技术,用于避免血液被肝炎病毒、艾滋病毒和B19细小病毒污染的风险。与此同时,Grifols还推出了针对医院的血浆病毒灭活服务,通过这些手段来尝试进一步巩固在血液制品领域内的竞争优势。


上市公司


进入新世纪后,Grifols进一步加快了企业发展的战略布局。2001年,Grifols成立了旗下的生物制药医疗设备工程公司,这个下属的业务机构一方面能为整个集团内的生产设施提供各类技术服务,同时也为其他的第三方企业提供相应的设备工程服务。对于一个制药企业而言,介入到设备工程领域的确是一个大胆独特的做法,不过考虑到Grifols是一个以血制品和其他输液为主的专科药品生产企业,而这一领域内生产工艺的提升和企业产能的保障对企业核心竞争力至关重要,因此Grifols将设备工程作为一个选项,通过这方面的优势来提升整个企业的竞争实力。


从2002年开始,Grifols将其在美国日益壮大的血浆采集网络整合起来,命名为Biomat美国公司。通过这样一个网络,Grifols制定了血浆采集规范,以此来应对因为业务的持续扩张所带来的对血浆需求的增长。同一年,Grifols收购了美国SeraCare公司下属的血浆产品业务,将SeraCare公司遍布于美国的45个血浆采集站整合到自身的采浆体系之中。到了2003年,Grifols又一次发动企业并购行动,利用日本三菱集团打算放弃美国市场血制品业务的契机,将其下属的阿尔法治疗公司的相关资产收入囊中。这一收购行动很快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Grifols不仅仅获得了阿尔法治疗公司原先在洛杉矶的生产设施,同时也得到了一大批现成的美国血制品产品。在这样的基础上,Grifols将其在洛杉矶的业务重新整合为Grifols美国控股公司。由此,利用这两次迅速企业收购计划以及后续的整合工作,Grifols实现了它在美国市场上的规模扩张、业务的纵向整合以及本土化操作,其在美国的经营资产和市场份额也得到了显著提高。


在美国市场之外,Grifols同样寻求各种地域扩张的机会。2000年,Grifols在新加坡开设分公司,第一次将经营足迹涉入到亚太地区。两年后,Grifols在新加坡组建了其亚太分部,并在马来西亚和泰国建立了分公司。与此同时,方便易用的免疫球蛋白产品Flebogamma、用于α1蛋白酶缺陷症治疗的Trypsone、高纯度九因子药物等一批Grifols开发的新产品也进入了市场之中。2006年,公司开发的新一代免疫球蛋白产品FlebogammaDIF获得了美国市场的上市许可,相关的生产基地也获得了美国FDA的认证。


此外,2006年的Grifols还收购了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PlasmaCare公司,将其14个血浆采集站整合到其血浆采集体系Biomat美国公司中,建立了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血浆采集机构。


通过这样内生式与外延式发展的共同努力,以及在产品、地域、业务等多维度的长期突破,21世纪初的Grifols赢得了明显的业务增长:从2000年到2005年,Grifols的销售收入从2.49亿欧元增长至5.24亿欧元,企业员工总数也从2000年的1600多人上升到近4000人。此时,Grifols的业务架构主要由生命科学业务、医院产品业务、诊断业务和原料及其他业务四大单元组成,其中以血制品产品为主的生命科学业务贡献了三分之二以上的营业收入。在这一业绩增长的背后,Grifols不断加大对产品质量、安全性和风险管控的投资,从而确保这一增长的可持续性。


2006年,就在Grifols成立之60多年后,Grifols的股票正式在马德里证券交易所发行,从此成为一个上市企业。两年后,Grifols的股票入选西班牙IBEX35指数股,成为了西班牙证券市场上的一颗明星。在此期间,伴随着免疫球蛋白和止血自动分析仪等新产品陆续进入市场,以及公司在美国新的血制品无菌灌封生产基地的开张,公司的销售额收入也从2006年的6.48亿欧元进一步上升至2008年的8.14亿欧元,显示了其强劲的业绩增长势头。


渐入佳境


2008年,Grifols推出了一套独特的PediGri在线信息系统,该系统能提供各类相关的血液信息,同时也能精确地追溯每一份血液的采集信息,以此来确保血液从采集到应用的整个过程的产品安全性。随后,Grifols又在血制品产品封口处新增了全息激光标签,进一步提升产品的可靠性。2009年,Grifols在美国建立了血浆工艺学院,为所有员工提供规范化的培训工作以提升他们的技能。


除了血制品之外,Grifols在其他业务领域内也不断尝试新的机会:2008年,Grifols的医院业务部门推出了由Grifols工程公司所设计的产品BlisPack,这是全球第一个医院使用的自动化泡罩检验包装设备,为医院内部的供应链管理提供相关服务。在随后几年内,Grifols收购了澳洲瑞士合资的诊断产品企业Medion-Lateral的多数股权,还开设了一个新基地用以生产快速验血试剂MDmulticard。


在新药研发方面,Grifols开始了在更多的治疗领域内的探索。从2003年到2008年,Grifols累积投资了1亿多欧元的费用用于基础研发,并注册了300多项专利技术。到了2005年,Grifols又开始尝试利用连续血浆提取技术来开发白蛋白产品,并与巴塞罗那的神经病学专家合作探索用这样的产品治疗阿尔茨海默病。2009年,Grifols与生物医学研究会签订协议,共同开发慢性间质性肝炎的治疗药物。此外,Grifols还从pharmalinkAB收购了专利,用于脊髓灰质炎预后治疗产品的开发。


进一步的跨越式发展的机会再次出现。2009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反垄断为由,阻止了澳大利亚的血制品巨头CSL对美国的另一个血制品生产企业Talecris公司的31亿美元收购方案。从这起胎死腹中的企业并购中,Grifols却嗅到了重要的机会,开始尝试收购Talecris公司。毕竟当时Grifols在美国经营规模仍有限,它受到反垄断诉讼的阻挠的可能性并不高。在各方的努力下,最终的企业并购协议于2011年6月达成,Grifols以34亿美元的报价吞并了过去的竞争对手Talecris公司,从此成为血制品市场上的巨头之一。相比较而言,2009年之时的Grifols血制品销售收入约为9.1亿美元左右,而Talecris公司的收入则达到了14亿美元的水平。


并购Talecris公司是Grifols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企业并购,也是血制品领域内的一次“蛇吞象”式的壮举,它对Grifols的发展至关重要。Talecris公司最初是化工制药巨头德国拜耳公司生物制药部门下属的血制品业务,于2005年从拜耳公司分离独立,旗下主要产品包括了各类免疫球蛋白、人血白蛋白、八因子类药物以及α1蛋白酶抑制剂等。从这一点上来说,收购Talecris公司为Grifols打造了一个更大规模的业务平台,不仅仅包括更多的已上市产品和更大的研发库,同时也意味着整个公司拥有了更庞大的血浆采集规模,更高的血制品产能,以及更有效率的管理。


不仅如此,Talecris公司约有80%的销售收入来自于美国与加拿大市场的贡献。这一并购无疑将巩固Grifols在70多亿美元规模的美国血制品市场中的地位,并进一步形成美国血制品市场中CSL,百特和Grifols三足鼎立的格局,同时也能让Grifols第一次大规模化地将业务和产品引进到加拿大市场之中。随着这次企业合并的尘埃落定,Grifols成为了全球第三大血制品生产企业,进一步巩固了其全球化运作的企业战略布局。


持续增长


成功收购Talecris公司之后,Grifols的销售收入于2011年达到了23亿欧元。不仅如此,北美地区的销售收入占据了Grifols总销售额的60%左右,从而成为整个公司最重要的核心市场区域。此时,Grifols在美国已经建立了一个超过150个采浆站的血浆采集网络,加上公司在美国之外的采浆体系,确保了Grifols血制品产品的原材料供应和产能保障。


Grifols在美国市场之外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新兴的拉美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考虑到当时欧洲深陷经济危机的影响,多国全民医保体系的支付能力出现了重大危机,由此业务的广覆盖对于Grifols而言显得具有特别的意义。在中国,Grifols于2010年底在上海开设了办事处。2013年,Grifols进一步加大了在中国的投资,并建立了分公司,推广其白蛋白以及其他产品。在此期间,Grifols还于2012年和上海血液中心签署协议,共同推进血型基因分型的相关研究,这也是相关研究工作第一次在中国进行。在这其中,Grifols所开发的一项创新性技术Bloodchip将被用于探索输血血型相容性的问题。


除了血制品业务之外,Grifols在其他业务单元的发展也获得了突破:2014年1月,Grifols对外宣布以17亿美元收购了诺华公司下属的输血诊断业务。通过这一并购行动,Grifols将大幅度拓展其产品线,特别是它将得到原先属于诺华的输血产品和免疫学产品,以及诺华在美国的生产基地和商业团队。更具有重要意义的是,这一收购案之后的Grifols诊断业务将不再是企业内一个无足轻重的组成部分,在未来它将为整个Grifols贡献约20%的销售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增加销售收入并不是Grifols收购诺华诊断业务的唯一目的。诺华的诊断业务长期根植于美国市场,由此这样的并购对于促进Grifols诊断业务在美国的发展的作用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不仅如此,诺华的诊断业务拥有着各种与输血医学安全相关的产品技术,如核酸检测、血液筛选的相关软硬件设备与试剂,由此它与Grifols原先产品线之间存在着最理想的互补协同性。通过这样的并购行为,Grifols有望进一步完善其在输血服务领域内的竞争实力,从血液采集开始到最终临床应用的每一个环节都能为临床服务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从而为Grifols业绩增长带来新的机会。从长远来看,这一并购同样也有利于Grifols加强企业内部各项业务,特别是血制品与诊断业务之间的联系纽带,这对于强化整个集团内部经营的一体化显得更具战略意义。


的确,在全球制药企业之林,Grifols堪称是一个相当独特的企业。与其他制药巨头相比,它是唯一将生物制品、医院用输液药品、各类诊断相关的试剂与设备、医院用软硬件服务甚至工程类服务整合在一起的大型制药企业,并通过有效的组织结构经营着这些不同形态的业务,并发挥它们之间的协同性来打造企业的竞争力。通过Grifols家族三代领导人的努力,特别是第三代领导人的睿智,Grifols已经从一个西班牙血制品生产企业成为一个专注于血液的多元化发展的跨国企业,其未来前途依然值得关注。

本文原载自《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5月刊,本文作者黄东临。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