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寻找中国式养老院
外资养老院表示,他们遇到各式各样的障碍,从文化到价格,在上海这样有逾350万老年人的富裕大城市,他们的区区几百张床位都很难住满。  
2014-6-23 13:24:14
0
E药脸谱



一个和煦的春日,在上海星堡中环“养老社区”,一个老太太正绕着前院骑三轮车,还有一群身姿矫健的老年人,在跟着电视打太极拳。


之后是半小时的“手指操”,外加一堂下午课,教授国画小鸡画法。


养老社区里基本看不到轮椅,也看不到貌似护士的人。许多行业分析师曾预测称,像这样的养老服务在中国不会受欢迎,他们曾预测,中国需求最大的养老服务是面向老年人的全天候护理保健服务,而不是像这样,让老年人自己骑三轮车。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的人口结构老龄化,为老年服务行业带来机遇。联合国数据显示,到2030年,65岁以上人群所占比例将从2011年的9%增长一倍,达到18%。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超过60岁,这个数字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但人口危机并不总带来发财机会,正如最近一些投资中国养老院行业的本土和外国投资者发现的那样。


尽管医院病床数量不足以满足所有需要中长期康复护理的退休人员,但出人意料的是,能够提供大量医疗服务的养老院,事实上不如那些不提供多少护理服务、让老年人独立生活的养老社区受欢迎。


外资养老院表示,他们遇到各式各样的障碍,从文化到价格,在上海这样有逾350万老年人的富裕大城市,他们的区区几百张床位都很难住满。


星堡老年服务首席运营官艾马克说:“协助式生活服务的需求没有我们预想的那样高。”星堡2013年在上海北部郊区开了一个1.8万平米的养老社区——星堡中环。星堡是峰堡和中国复星合资成立的。中国复星涉足房地产和医护行业。


星堡的对手凯健国际的李飞东表示:“星堡在任何人看来都不合常理,但它的模式效果不错。”凯健由Columbia Pacific和美国最大养老集团之一Emeritus共同投资。


星堡的入住率高于凯健最近在上海徐汇区新开的更偏重护理的老年中心,该中心59间房只有一半入住。凯健正在上海另一头开发一个新的老年社区,该社区将不会那么像护理中心。


李飞东说:“整体气候是有利的,政府和社会都鼓励发展养老服务,有那么多人需要这种服务,人们也开始认可这种服务。”李飞东回国之前,在美国从事过养老服务行业。


李飞东说,以前,受儒教关于孝道的思想影响,将老人送去养老院在中国是“闻所未闻”的。


他补充说:“但随着社会进步,越来越多人别无选择,只有接受现实:我们得工作,我们得出去上班,我们有自己的孩子。”此外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情况越来越常见,每个子女得照顾更多老人。


但价格是个问题:凯健国际徐汇苑一个房间的每月房租费用可达1万元人民币乃至更高,还有每月1.5万元的护理费用。中国的老人很多在饥荒和政治动荡中长大,一辈子生活节俭,宁愿把钱留给子女也不愿花掉。


他们的子女大多已年届中年,有能力也有意愿花这份钱,但李飞东说,“一些家庭坚决不让我们告诉老人这里的费用是多少……否则他们就不肯住了”。


李飞东自己也承认,一些不习惯于发达社会那种高昂老年护理费用的中国人,被他们的价格“吓着了”。然而即便以这样的价格,凯健仍然不赚钱。李飞东说:“我们甚至还没开始说回报的事,只是在努力减少亏损。”中国政府鼓励私营养老院运营商填补养老服务的空缺,甚至向本土运营商提供了激励。但私营护理服务的费用不在国家社保保障范围内,中国老人也不信任私营养老院。


凯健联合创始人艾博迪(说:“一些公司提供非常偏重医疗护理的养老服务……跟美国的高级护理院不相上下。挑战在于,能够收回运营成本的定价就要1.5万至2万元人民币,能够盈利的定价要2.5万至3万元人民币,这不符合中国市场对私人长期护理的需求。”


但现年65岁的张峰观觉得星堡中环绝对物有所值。“一开始我儿子强烈反对,因为他觉得把老人送到这种地方不孝。但我们其实别无选择。我只有我儿子这一个孩子,他有个14岁的女儿,工作又忙……唯一的问题是这里的价格有点高。但我们过了一辈子苦日子。我觉得现在也应该享享福了。”


本文转载于FT中文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