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艾伯维465亿美元鲸吞夏尔遭拒
6月20日,艾伯维发布公告称,在经过三轮报价后,爱尔兰企业制药夏尔拒绝了其提出的现金股票组合、总价约465亿美元的最新收购计划。 
2014-6-23 13:42:06
0
E药脸谱


图:夏尔CEO Flemming Ornskov

继辉瑞1200亿美元并购阿斯利康的方案被拒之后,又一家美国制药企业巨资并购试图降低税收的方案被拒绝了:6月20日,艾伯维发布公告称,在经过三轮报价后,爱尔兰制药企业夏尔拒绝了其提出的现金股票组合、总价约465亿美元的最新收购计划。根据法律,艾伯维将有权利在7月18日向夏尔再次报价,如果夏尔同样拒绝,艾伯维将被禁止在未来6个月内重提收购申请。

艾伯维与夏尔,这对于中国制药行业来说是比较陌生的两个名字,因为这两家公司在中国国内均动作不大、市场份额很少,然而实际上这两家公司在全球制药版图里均是非常有特点,且值得一说的公司。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这两家公司一家排名第10位,一家排名第32位(依照《制药经理人》2014年全球制药50强排名);还因为艾伯维有着全球现在年销售最大的超级重磅炸弹Humira(修美乐,2013年年销售额高达106亿美元),而夏尔则是全球生物制药企业里除了美国公司之外独树一帜的力量代表,在罕见病用药领域斩获颇多。脸谱君个人认为:如果这两家公司能成功合并,其意义甚至比辉瑞并购阿斯利康要大,因为他们代表的是另外一种不同的生物制药企业的发展逻辑——依照产品线互补和共同发展更有前景创新药物的模式,而不是“巨型并购+裁员”的模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2013年1月2日,艾伯维正式从雅培公司拆分出来,独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并将总部设在芝加哥。在《制药经理人》杂志最新的全球制药公司50强排名中,艾伯维以处方药销售年销售额187.9亿美元的收入位列第十。然而,其重磅产品Humira占公司年销售额的57%,公司因过于依赖单一产品而饱受批评。事实上,艾伯维也在试图开发针对丙型肝炎、癌症以及其他疾病的药物,但通过收购所能带来的产品线以及其他好处显得更加诱人。


另一枝,夏尔之所以能够成为很多企业的收购标的,除了其总部在爱尔兰显而易见的税收优势,其在罕见病和专业市场的优势是不容小觑的。用公司自己的话说:“我们有能力在这些领域成为领军企业”。


2013年,夏尔公司年销售额的40%来自注意力缺失伴多动症(ADHD)药物VYVANSE。其他产品包括价格高昂、用于由蛋白缺陷导致的各种罕见基因病药物等。后者来自于2005年16亿美元收购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Transkaryotic therapies(TKT)。2013年11月,夏尔斥资42亿美元收购罕见病药物研发企业Viropharma。值此,公司已经拥有用于法布瑞氏症的药物Replagal(agalsidase alfa),亨特式综合征的Elaprase(idursulfase)以及用于戈谢病的Vpriv(velaglucerase alfa)等。就在2014年5月,夏尔又以2.6亿美元的价格拿下Lumena公司两个治疗罕见肝脏疾病的药物。


不难发现,自2013年开始,夏尔加快了收购的脚步。这与2013年4月上任的新任CEO Flemming Ornskov不无关系。他曾是拜耳(通用与专业医学领域)的全球战略营销主管,来到夏尔据称是被其未来所吸引:在回应艾伯维时,Ornskov不断提到价值被“严重低估”(这个词熟吧,AZ拒绝辉瑞那会儿也是这么说的),“2013年,夏尔年销售额增加了19%,净利润增加8%,预计到2020年,公司年销售额将是2013年的一倍“。


为了使公司能够拥有独立的未来,夏尔已经聘请花旗银行作为抵御任何敌意收购的顾问。值得一提的是,艾尔建也曾接触过夏尔,但如今这家公司自己已经成为了Valeant的敌意收购目标。

6月20日,艾伯维市值为860亿美元,夏尔市值约220亿英镑(合380亿美元),此番艾伯维被拒显然是意料之中,但是接下来剧情会如何发展,脸谱网将持续关注。

本文综合路透、彭博、Fierce Pharma、PMlive信息。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