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署点名批评中华医学会:收取药企赞助费8.2亿
6月24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在十二届人大第九次会议上,做了关于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报告点名批评中华医学会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 
2014-6-25 15:20:16
0
E药脸谱


图:刘家义

6月24日,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在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做了《国务院关于201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并在审计署官网上刊发了此次工作报告。这一工作报告公开后,引起了医药行业的高度关注,原因在于:其中点名批评了中华医学会,在2012-2013年间,以会议名义收取企业赞助费8.2亿元。

而业界惊诧的原因是:赞助中华医学会的会议,被许多大中型制药企业认为是以官方途径做学术推广的主流重要形式。此番点名批评,要求中华医学会落实整改,是否是这条路径被堵上的预警信号?

审计出了啥?

审计署此次审计了38个中央部门及延伸出的389个单位,其中重点指出医疗卫生方面财政保证能力有所提升。数据显示,中央财政支出比上年增长26.4%。同时,报告也指出医疗卫生相关部委存在的若干问题。


最为严重的问题为“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


报告指出,“至2013年底,卫生计生委、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3个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共计29.75亿元,部分单位违规发放津补贴1.49亿元。如中华医学会在2012年至2013年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元至100万元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1965.04万元,将618个继续教育培训项目收入1.14亿元存放账外。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将受卫生计生委委托收集的医院用药数据,出售给医药市场调研公司,2011年至2013年违规取得收入3527.1万元”。


此外,“三公”经费和会议费管理使用不严格也让卫计委和CFDA被点名:“7个部门本级和9个所属单位的149个团组存在擅自更改行程、延长境外停留时间问题,其中CFDA有9个团组”;“四是9个部门本级和14个所属单位由企事业单位承担出国(境)费用1568.75万元,其中卫生计生委的3个所属单位为756.39万元”;“发展改革委、文化部、卫生计生委等23个部门超标准、超范围或虚列会议费支出1355.85万元,其中发展改革委168.03万元、文化部和4个所属单位216.27万元”;“卫生计生委、海洋局、国土资源部等14个部门向所属单位等转嫁摊派会议费555.95万元,如卫生计生委有关司局2012年和2013年有3次工作会议由其所属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具体承办,会议费99.85万元均由医药企业赞助”。


同时,在部分财政资金分配中,有的部门存在不规范使用问题。“如财政部分配的‘成品油价格补助’、‘小额担保贷款财政贴息’、‘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基地能力建设’等3个专项中,有128.32亿元超出规定的补助范围”。


中华医学会有多牛?

被点名批评的中华医学会有着悠久的历史。中华医学会1915年成立,是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工作者自愿组成并依法登记成立的学术性、公益性、非营利性法人社团。其主要业务包括:开展医学学术交流;编辑出版123种医学、科普等各类期刊及100余种音像出版物;开展继续医学教育;开展国际间学术交流;开展医学科技项目的评价、评审和医学科学技术决策论证;评选和奖励优秀医学科技成果(包括学术论文和科普作品等);开展专科医师的培训和考核;发现、推荐和培养优秀医学科技人才;宣传、奖励医德高尚、业务精良的医务人员;承担政府委托职能及承办委托任务;设立临床研究专项资金,提高临床科研水平;组织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技术鉴定工作;推动医学科研成果的转化和应用;向党和政府反映医学科技工作者的意见和要求。现有83个专科分会,50万名会员,下设部门16个,法人实体机构3个,另与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合办医学图书馆1个。


目前,中华医学会的现任会长为前任卫生部部长、现任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名誉会长为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其历任会长也声名显赫,早年多为医学大家,近年来不乏卫生系统高官。

表:历任中华医学会会长


制药企业的出路在哪儿?

此次审计报告中另一个不能被忽略的配角是“医药企业”。

然而,不少来自企业的营销相关负责人对事件的下一步发展方向表示疑惑:作为深具资深专家号召力的组织,中华医学会不仅承担专科医师培训、出版行业期刊等事务性工作,更是医学学术交流的主要发起人,其所举办的学术会议是广大医生学习切磋的平台。钟南山院士也曾在“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年会上”直言学术会对年轻医生积累该领域的临床经验的重要性。一旦没有制药企业的支持和协助,相关活动的举办必然受到影响。这样的矛盾该如何解决?


联想到最近刚刚结束、同样以搭建医学专业会议平台闻名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度会议,脸谱君简单查找了一下医药企业的参与情况:恒瑞在大会上报告了用于晚期胃癌、阿帕替尼的临床试验结果;查找ASCO会员的数据库由赛诺菲提供;会议的水牌上也可以看到武田、勃林格殷格翰等制药企业的LOGO等等。不难发现,制药企业参与举办学术会议的形式并非不可以,而且是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


是什么让ASCO的会议既能够承载制药企业的推广寄托、又不会在会议质量上遭受质疑和挑战?

脸谱君与您一起回顾ASCO的发展历程:与中华医学会的官方背景不同,ASCO是1964年由美国癌症协会中的7位医生自行组织形成的委员会,致力于改善癌症治疗和预防。直到1993年,这项一直由志愿者组织的活动才开始演变成全职组织会议的国际化、专业化机构。对于规范企业的参与活动,ASCO制定了严格的政策和制度,包括“参展商的纪律和程序”、“供应商的政策”以及“与企业的关系”等等,其中“明确标出相关企业利益冲突”、“提供给与会者尽可能多的临床研究数据”等原则均在上述政策中做出了清晰规定。

当然,现在的问题是:中华医学会旗下每年名目繁多的会议是否有向ASCO这种“非官方”会议学习的动力和胸怀。

本文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网站内容编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