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再爆内幕:蝎子计划和性爱录像
6月30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案中内幕,指匿名爆料人早已向GSK总公司举报行贿活动,当中更附上GSK中国总经理马克锐的性爱录影片段,但总公司对行贿指控轻轻放过,反而聘企业调查员重点查爆料人是否离职中国女高层,最后连调查员也身陷囹圄,行贿丑闻全面曝光。 
2014-6-30 12:01:56
0
E药脸谱


图:马克锐

6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再次曝露GSK案中内幕,指匿名爆料人早已向GSK总公司举报行贿活动,当中更附上GSK中国时任总经理马克锐的性爱录影片段,但总公司对行贿指控轻轻放过,反而聘企业调查员重点查爆料人是否离职中国女高层,最后连调查员也身陷囹圄,行贿丑闻全面曝光。


6月28日,GSK证实了性爱录像的存在。录像显然是在马克锐位于上海的公寓卧室里,通过他不知道的秘密摄像头拍摄的,主角是他和他的中国女友。

2013年7月,中国公安部公告立案调查GSK行贿案,但这丑闻其实已酝酿多时,早在2012年,23封匿名电邮就已发给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指GSK中国的高层授权行贿内地医生和官员。


到了2013年1月,GSK的13名高层和其审计公司普华永道会计师楼两名职员,都收到署名GSK爆料人举报电邮,当中很详细和具体地指出种种行贿手法,如指GSK中国相关人员的银行户口,每月都有万多港元的行贿专款,却以假账目和申报纪录掩饰,又点名列出13名受贿医生身份,并指2010年有20名中方员工被指虚报开支解雇,实是交差的代罪羔羊。


当这一轮的举报并没有获得爆料人期望的效果时,2013年3月,GSK爆料人再出招,匿名邮件发送给GSK的数位高层管理人员,其中包括GSK全球CEO Andrew Witty,其中除了指出GSK透过一间旅行社向医生和官员发回扣,更爆炸性的是电邮附件,有马克锐在他的上海新天地豪宅内跟华籍女友的性爱录影。

GSK一方面为行贿指控展开内部调查,另一方面则是将性录像事件视为严重的安保失灵事件,高层都认为性爱录影有要胁马克锐或逼他被炒之意,怀疑爆料人是已离职的GSK中国原政府事务总监施文,在2013年4月授权马克锐聘请在华工作的英国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调查录像的来龙去脉。调查代号“蝎子计划”。


GSK内部近年纷传怀疑最早一批告密电邮是出自施文(Vivian Shi Wen),1964年出生的施文曾在上海医工院工作,后辗转诺华、强生、上药等企业,其在强生任职期间强生曾被内部人士递交举报材料,令强生一度陷入困境;2008年施文自上药离职,被GSK挖角,2013年施文被要求离职,原因是“申报出差开支有问题”。


作为蝎子计划的调查人员,韩飞龙派手下调查马克锐所居住的上海新天地豪宅,发现保安严密、闭路电视众多、住客和职员又要有保安卡才能用升降机,保安员称没发生过爆窃,最后无法判定是谁装偷拍镜头,但相信没有保安员同流合污难以成事。


韩飞龙之后也自身难保,2013年7月与美籍华人妻子、业务伙伴虞英曾(音译)双双被中国警方逮捕,罪名为非法获取有关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2013年8月,韩飞龙在电视上公开认罪,目前仍在关押中。此前媒体报道韩飞龙是作为GSK的雇员,但是他受雇于GSK的事由、以及存在这份性录像的消息,均是6月30日才首次爆出的。


2013年7月GSK丑闻曝出之后,全球高层即决定更换了中国区的主管,但是马克锐作为GSK雇员,其后返回中国境内配合中国警方调查,据了解,马克锐目前仍在中国境内,被禁止离境,但是未被关押。

GSK在6月29日发表声明称:“本公司中国业务的相关事务非常棘手和复杂”,有关行贿的指控“非常令人不安”。但是GSK拒绝就性录像的可能动机以及录像在丑闻中发挥的作用置评。此前,GSK的一名高管曾表示,由于可能面临高达200亿元人民币的重罚及在华生意日益举步维艰,该公司甚至考虑退出中国。



本文综合金融时报、凤凰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