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一季度中药外贸额增长14.97%
2014年一季度我国中药进出口额为10.77亿美元,同比增加14.97%。其中,出口8.13亿美元,同比增加15.03%;进口7.7亿美元,同比增加22.3%。除了保健品和中成药出口同比略有下降以外,其余各类中药商品进出口均有一定增长。 
2014-7-4 16:33:26
0
E药脸谱


2014年一季度我国中药进出口额为10.77亿美元,同比增加14.97%。其中,出口8.13亿美元,同比增加15.03%;进口7.7亿美元,同比增加22.3%。除了保健品和中成药出口同比略有下降以外,其余各类中药商品进出口均有一定增长。


今年一季度,我国植物提取物出口额为3.98亿美元,同比增加19.89%,市场继续呈现稳步回暖趋势,而传统市场回暖是主因。其中,优势品种(甜叶菊提取物、越橘提取物、甘草提取物)出口继续保持较大增幅。中药材饮片出口额为2.96亿美元,同比增长18.16%,主要原因是出口平均价格同比大幅提高,同比上涨32.37%。中成药出口额为6120万美元,同比下降3.79%。保健品出口额为5836万美元,同比下降4.59%。


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口西洋参1455.72万美元,同比增长103.38%。此外,甘草和红豆杉皮的进口额同比增幅也较大。


传统市场拉动出口增长


今年一季度,我国中药出口至107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亚洲地区是中药出口的传统市场,也是主要市场。今年一季度,我国中药对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出口额为5.19亿美元,同比增加19.93%,占比达到63.79%,以日本、中国香港、东盟和韩国市场为主。其中,日本市场对中药的需求有所回升,我对日中药出口为1.14亿美元,同比增长11%。中国香港继续保持内地中药出口第一大市场地位,出口额达到1.83亿美元,同比增长35.13%。


美国市场一直是中药出口的另一重要目标市场,连续多年成为我中药出口的第二或第三大市场,近两年也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幅。今年一季度,我对美出口中药1.08亿美元,同比增长31.29%。


今年一季度,我国对欧洲中药出口额为1.33亿美元,同比增长3.87%,占我国中药出口总额的16.36%。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成药出口情况可以看作中药国际化进程的风向标。但中成药在国外仍然是以华人消费为主,市场容量增幅有限。


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植物药市场,也是我国中成药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之一。近年来,欧盟传统药注册是中医药行业的热点话题,也一度成为中药以药品身份在欧盟销售的羁绊。自《欧盟传统药注册程序指令》(Directive2004/24/EC)于2011年4月30日截止期后,我国中成药出口欧盟就呈现下滑趋势。今年一季度,我国对欧盟中成药出口额为108.79万美元,同比下降40.04%。


出口价格大幅上涨


从去年4月开始,国内中药材市场价格又开始节节攀升,传导至出口价格也大幅上涨。今年一季度,我国中药材出口量为44531695千克,同比下降10.74%;出口平均价格则同比上涨了32.37%,出口额达2.96亿美元,同比增长18.16%。


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仍是我中药材出口主要市场。在这几个市场中,中药材出口价格上涨较快,出口量却有所回落。今年一季度,内地对中国香港中药材出口量为20037271千克,同比下降15.49%;出口平均价格同比增长67.52%,出口额1.36亿美元,同比下降15.49%。我国对日本中药材及饮片的出口量为4478151千克,同比下降6.84%;出口额为5273.01万美元,同比增长22.25%。


今年一季度,我国中药材及饮片出口量同比下降较大的是马来西亚,同比增幅较大的是荷兰。


今年一季度,人参出口价格进一步上涨。特别是吉林省实行了《人参管理新办法》后,人参可直接作为原料加入到各种食品中,这为我国人参类保健食品的开发打开了一条广阔的新路。但近段时间由于价格涨幅过大,人参出口量同比有所下降,后市应当谨慎。


民营企业担纲主角


今年一季度,我国有1834家企业从事中药出口。民营企业是推动中药出口的主要力量,出口家数为1386家,出口金额为4.85亿美元,占比高达59.58%;“三资”企业出口家数为254家,出口额为2亿美元,出口金额占比24.77%;国有企业出口金额占比为15.59%。值得关注的是,在民营企业中,私人企业的出口量占比达到64.73%。


今年一季度,我国中药出口主要省份为四川和浙江,提取物出口以上海、江浙和山东为主;保健品出口以广东、浙江和河南等地为主;中成药的出口以福建、广东和天津等地为主;中药材出口以四川、江西和安徽等地为主。


三大因素值得关注


今年一季度,国际经济形势大环境虽然不容乐观,但因国际中药市场具有一定的刚需,所以我国中药进出口贸易仍然呈现增长态势,但三大影响行业发展的因素值得关注。


一是原料类产品出口应尽快加强规范。


当前我国中药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植物提取物和中药材饮片,原料类产品占总出口额的80%。植物提取物现有的标准已经不能满足当前产业提升的需求。目前的国家标准(药典标准)主要包括植物油脂和提取物共47种,其中,常规意义的提取物仅有26种。中国医保商会已组织国内植物提取物企业制定出首批7个植物提取物出口国际商务标准(包括越橘提取物、银杏叶提取物、人参提取物、水飞蓟提取物、积雪草提取物、柳枝提取物、虎杖提取物),填补了国内植物提取物标准缺失的空白。今年中国医保商会已启动第二批国际商务标准的制订,以推动行业更加规范化发展。


二是政策监管标准不一,部分中药出口受限。


各地质检部门检测标准不统一,如内陆和沿海地区质检部门的执法标准不完全相同,造成部分企业中药出口受阻。另外,一些药材经过适当熏蒸利于保存的方法自古有之,很多国外客户也认可这种传统的加工保存方法,只要求剂量控制在500ppm/千克标准以下,而部分企业反映,一些部门对经适量硫磺熏蒸的药材完全不予检验放行,这种作法使得企业出口受阻或出口成本加大。


三是药材价格的上涨使得中成药企业的成本压力不断增加。


2011年国家出台一系列中药产业调控政策之后,前期暴涨的各大中药材价格整体出现下降,到去年为止中药材出口一直维持小幅增长态势,但近段时间中药材价格再次上涨,这使得很多中成药企业十分忧虑,因为原料的上涨必然引发中成药提价,而目前国外客户大都表示难以接受价格上涨,不断增加的成本压力使得中成药出口企业面临更大的挑战。


本文转载自中国医药报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