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PE操盘绿叶制药始末 今日赴港挂牌上市
两年前,鼎晖、中信产业基金及新天域等三大PE,出资协助绿叶制药完成私有化,成功从新加坡退市。而当初三大PE入股成本仅为每股0.22美元(约1.74港元),短短两年间收益颇丰。 
2014-7-9 10:58:57
0
E药脸谱



图:绿叶制药创办人刘殿波

如果不出意外,发迹于烟台的绿叶制药将于7月9日在港交所挂牌。根据此前招股情况,绿叶制药拟全球发售9.99亿股股份,招股价为5.38至5.92港元。市场信息显示,绿叶制药此次赴港IPO,将以招股价区间上限5.92港元定价,筹资7.64亿美元。


两年前,鼎晖、中信产业基金及新天域等三大PE,出资协助绿叶制药完成私有化,成功从新加坡退市。而当初三大PE入股成本仅为每股0.22美元(约1.74港元),短短两年间收益颇丰。


“三大PE进驻绿叶制药,或试图联手该公司创办人、执行主席刘殿波一起操盘,将绿叶制药从新加坡资本市场退市,然后重新包装、重组,再谋求到香港等市场重新上市,获取超额收益。”早在2012年鼎晖等机构从安博凯基金手中收购绿叶制药股权之时,山东某投资公司总经理李刚就曾如是分析。如今看来,他的判断一语中的。


7日,他表示,在业内,这种操作手法并不鲜见。“绿叶制药的上市路径与四环医药其实很相似,先赴新加坡上市,私有化退市后再转战香港,上市承销团找来强大的基础投资者队伍护航。”在李刚看来,该公司股票定价位于指导价格区间的高端,说明其是今年相对不多的IPO表现较好的企业之一。


从退市到重新上市


据悉,在绿叶制药拟发行的约9.99亿股中,有约3.32亿股为旧股,售股股东包括大股东绿叶投资、新天域、鼎晖、中信产业基金、花旗私募基金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据香港媒体报道,绿叶制药是近两年来最大的医药新股,不计超额配售权,其控股股东及上市前股东出售旧股最多可套现近20亿港元。


绿叶制药曾于2004年在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于2012年除牌。对此,公司执行主席刘殿波表示,当年选择在新加坡上市,是考虑到公司有融资需求,其后因流动性低而决定私有化。


“香港市场交易活跃程度较高,资金流量大,目前已有不少内地医药公司赴港上市,加上香港地理位置上接近内地,长远看有利于公司发展。”刘殿波说。


事实上,绿叶制药创立初始,刘殿波曾踌躇满志地表示,要成为国内乃至国际医药巨头,必先开辟医药原创性。这家以抗肿瘤、心血管、消化及代谢系统为重点领域的药物研发销售公司,因几大PE的相继融资而锋芒毕露,在新加坡市场退市2年后转战香港,选择了能让公司估值更高的港交所,试图携资本之威在药品市场打出新天地。


很多投资者可能并不知晓,在新加坡证交所主板,绿叶制药拥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名字:亚洲药业。


作为亚洲药业的主要研究机构之一,山东省天然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一位曾与刘殿波有过接触的研发人员表示,刘很务实,做事专注,但似大鳄潜行,从不高调示人。“他非常推崇正大福瑞达等药企,因这类企业长期专注于某一领域,并最终成为行业领头羊。”


据了解,绿叶制药的前身烟台绿叶制药公司成立于1994年。


2004年5月,绿叶制药以“亚洲药业”之名在新加坡上市。彼时,安博凯基金投资了绿叶制药,并试图与该公司创始人一起,将绿叶制药私有化,采用的手段即是“退市”。


2008年2月,亚洲药业曾披露,“创始者管理层和安博凯基金所组成的控股公司,以每股0.725新元(约0.22美元)要约收购公司的市场流通股,目的为从新加坡退市。为完成这桩收购,安博凯将花费3.57亿新元(约2.52亿美元)。”


不过,该项收购于当年5月底流产,主要原因是该次退市对于小股东的收购价格过低而遭到反对。


随后,三大PE联手收购了安博凯基金手中的股权。对于操作退市和重新上市,三大PE比安博凯基金显然更有经验和实力。如今,随着绿叶制药登陆港交所,有港媒预计,鼎晖等几家投资机构将最多可套现3.9亿至4.9亿港元。


“绿叶”的大举并购


作为一家以研发药物为主的制药企业,绿叶制药如何实施国际化路径?对此,刘殿波寻找出迥异于他人的战略模式:将研发成果申报国际专利,以求在全球的主要市场上获得专利保护。然后,在不同的市场上将专利使用权授权给合作伙伴,收取许可费、销售分红等收益,既能将产品最大范围地推向市场,又节省了大量海外推广费用。同时,利用国内的销售网络赢得其他国外企业优势专利产品的中国市场权利,在中国生产和销售,并获得利润。


“公司创始管理层的判断是,中短期之内,绿叶制药要获得飞跃发展,可通过并购快速实现。”绿叶制药一位内部人士如此表示。


如其所言,绿叶制药近几年一直高擎并购大旗,每隔一两年便会有该公司的并购新闻。而其几次成功并购都颇具水准,对北大维信、南京思科的两次并购助其找到新领域的突破口,并在近年贡献10亿元左右的收入。


据了解,2006年绿叶制药收购抗肿瘤药物希美纳及其市场销售网络,随后以3.45亿元收购南京康海药业、南京思科药业100%的权益;翌年,其在与实力强大的对手的竞购中胜出,以9940万元获得北大维信43%的股权,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2009年,绿叶制药又增持北大维信26.55%股权,以69.55%的持股控股北大维信;2010年,收购新加坡A-bio公司80%的股份,进入生物技术领域;2011年,又收购四川宝光药业,高起点进入糖尿病医药领域。


“公司一直推行国际化战略,以挤进站满‘大象’的市场,因此,拥有‘比较优势’至关重要,”绿叶制药上述人士说,“而通过在新加坡上市,借助国际资本市场进行并购,已经尝到了甜头。”


虽然从新加坡市场退市,但国际化的融资过程依然让绿叶制药拥有足够资本实力,完成一系列收购,大大提升了企业营收。而对收购、研发的投入明显增加了绿叶制药的竞争力,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显示,其近3年来一直保持在前35名以内。


齐鲁国际的研报指出,绿叶制药拥有极高的毛利率,过去3年分别为83.0%、83.5%及83.6%,净利润复合年均增长率为41.2%,业务表现出了稳定的增长势头。


其获利主要依赖专利产品的销售,且近3年占销售额一半以上的专利药物,如麦通纳、力朴素和天地欣等的专利到期日都在2020年附近,短期内暂无专利性消失导致仿制药挤压销售业绩的压力。


“绿叶制药的研发基础较好,研发与并购并重的发展路线较为清晰。”齐鲁国际指出。


“重要的是,通过再一次的境外上市,绿叶制药获得了新的估值和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其探求已久的国际化进程也借此走向深入。”李刚分析说。

本文转载自经济导报,作者杜海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