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成都所:看家法宝已被天坛买走
一半继承了四川的坚韧,一半承载了平原腹地的出离之心。潮湿的空气里,你或许闻过太多这个城市的闲散和慵懒,但你始终无法对它怠慢。成都人,向来有自己的方式。你从来不会因为它的默然而低估它的实力。正如,本期解剖的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成都所”)。 
2014-7-10 13:39:48
0
E药脸谱

 
尽管,既无开山鼻祖的气吞云山,也无上市公司的声势浩荡;寻不到兰州所那沉甸甸的历史轨迹,也敌不过上生所的“混血”身份;作为中国生物技术集团旗下的一脉分支,它的处境多少有点窘迫。


但国人无法将它的功绩轻易抹灭——首个WHO认证的疫苗在这里诞生,填补国内空白的惠益康是它的标签。这样的成绩,在全球生物制品领域都值得给它掌声。


不可否认,成都所近几年来的表现实在过于安静。究竟是“美人迟暮”,还是酝酿下一轮的爆发?


WHO登陆和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


 “这是中国自主研发的疫苗首次通过WHO预认证,进入联合国采购机构的药品采购清单,同时也是全世界首个通过WHO预认证的乙脑疫苗。”一位接近成都所的人士回顾这一事件时透露出一些自豪。


2013年10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日内瓦正式宣布,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所属的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通过WHO预认证。


不可否认,这一消息为中国疫苗推开国门鸣响了第一枪。“2011年3月,我国疫苗体系通过WHO评估,成为第36个通过该项评估的国家,尽管目前生产疫苗的企业近40家年产能超过12亿剂,但在疫苗出口商,依然是‘小学生’。”招商证券分析师介绍了国内疫苗的情况。


“成都所乙脑疫苗产品完成预认证,使得国内疫苗大规模出口指日可待。WHO报告指出,全球疫苗联盟(GAVI)制订了《疫苗保障战略》,以确保价廉质优的疫苗的供应保持不间断的持续性,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5亿剂以上的疫苗。”上述人士继续分析。


“目前,该项疫苗的采购主要依赖赛诺菲、GSK等疫苗巨头。而中国在亚洲地区率先获得认证,向周边发展中国家出口疫苗将实现名利双收。乙脑实际上又称为日本乙型脑膜炎,亚洲国家是全球高发地区。”


据了解,成都所目前已有几千万剂次向东南亚出口,在印度、尼泊尔、越南、韩国等11个国家已经注册。


相较于美国FDA的认证,WHO(世界卫生组织)的认证体系更看重疫苗的安全性和质量,同时也更侧重于疫苗的经济性。国内疫苗生产商具备了质量高,成本低的优势,未来将成为WHO采购的重点地区。进而向全球范围内推送“中国制造”的疫苗标签。


据悉,为了能让成都所获得该项目的认证,国药中生着实下足了血本。7年内投入近8亿元用于硬件设施和管理体系建设,新建改建10栋厂房,培训30万人次。也就是说,从2005年起,成都所就开始为此筹备。


其实,1988年起,乙脑疫苗便已在国内上市销售。翻看中检所的批签发数据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成都所向来在该领域无人企及。2008年的5336.86万人份更是创下历史性记录。跟随其后的兰州所和武汉所在数量上都相去甚远。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成都所生产的是乙脑BHK疫苗,而成大生物研发的乙脑VERO疫苗是目前更具价值的新型疫苗类别。尽管在数字上无法赶超,但在技术上以及未来的市场前景上,恐怕是成都所最大的隐患。


另一项辉煌恐怕要追溯到2006年。国药成都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国内唯一、世界第三个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惠益康)正式获准上市,填补了国内空白。该项目的研发历时长达10年。1996年启动研发,2001年才获得临床试验批件,是继美国默沙东和法国巴斯德之后第三个掌握该项技术的公司。


不过,该疫苗的生存也岌岌可危。23价肺炎链球菌多糖疫苗的问世使大多数人群可以得到有效保护,但是多糖疫苗在2岁以下儿童以及免疫损害者中免疫原性低或者没有免疫原性。辉瑞扔出的prenar13(13价肺炎链球菌疫苗),无疑是一颗重磅核弹。


被炸开的沃森生物、民海生物以及科兴生物纷纷斥巨资投入该项目的研发中。其中,北京民海生物编号CXSL0900041于2010年3月12日申请后进入审评程序,成为首个进入待评审阶段的公司。


根据民海生物研发部发表的论文显示:民海生物13价肺炎疫苗采用的是破伤风载体蛋白DT和白喉类毒素TT分别与13种肺炎多糖结合,技术路线与GSK十价肺炎结合疫苗类似。沃森生物与兰州生物所疫苗采用的也是类似设计路线。


通过各省的招标数据显示可知,13价肺炎球菌疫苗的中标价为693元,零售终端估计在750—800元左右。全程接种四例,花费超过3000元。只要每年抓住一部分高端接种者,就能为企业创造巨大的利益。


当然,成都所的23价多糖疫苗显得更平民化。也是大多数国人青睐的原因。但在生物疫苗领域,技术终究是第一生产力,成都所若继续以平价产品自居,恐怕未来的市场定位会有走下坡路。


谁的成都蓉生


多年来,成都蓉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一直都是成都所的命脉。作为四川省最大的生物制品生产基地,蓉生药业为成都所开辟了血制品的路径。


成立于1997年的成都蓉生是我国目前最大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之一,创建时的控股股东为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公司。注册资本8326.1万元。在市场上流通的“蓉生人血白蛋白”的使用量已超过1800万人次,“蓉生静丙”的使用超过400万人次,临床实践充分证明了它们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不过,蓉生药业自2009年起,就逐渐摆脱了成都所的怀抱,投靠的新东家正是与成都所平行的,同样隶属于国药中生集团的天坛生物。


天坛生物共分了两步完成对成都蓉生的收购。首先,向成都所发行2185万股,收购其持有的成都蓉生51%的股权;向北京所发行537万股,收购北京所朝阳区6.85万平方米的工业基地。其次,以不低于12.99元向10家特定投资者发行7500万股股份,募集资金用来支付成都蓉生39%的股权对价,并向蓉生追加2亿元的投资。


也就是说,2009年,成都所用2.4亿元卖出了自己的一半家当。但有意思的是,如今的成都所依然将蓉生视为己出,在公司的官网上,还能找到“蓉生掠影”的专栏。看起来令人匪夷所思,实则不难理解。


“国药中生旗下的六大所看起来相安无事,其实只是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暗地里竞争相当激烈。天坛生物作为上市公司,当然财大气粗,何况,国药中生又要启动整体上市,取舍之间,将成都所的利益划入天坛生物名下也是可以理解的。成都所忍痛放手,也是因为蓉生在血制品领域为它创造的傲人业绩。”一位生物医药PE人士透露了他对该集团的了解。


成都蓉生具有亚洲规模最大、工艺最先进的血制品生产车间,每年的投浆量在全国三甲之列,仅次于华兰生物和上海莱士。就技术而言,蓉生在血浆中提取的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凝血八因子、人纤维蛋白原、乙肝免疫球蛋白和破伤风免疫球蛋白,几乎成为了全能选手。毫不逊色于华兰与莱士。


在解析上生所时,已介绍了浆站对血制品公司而言的意义。蓉生药业目前有10个浆站,加上天坛生物的4个浆站,继续稳坐前三甲。而蓉生的产浆量也大幅降低了天坛生物的销售成本。同时,天坛生物也真正实现了疫苗、血制品、基因工程及诊断试剂的全产业链。


据业内人士分析称,由于竞争过于激烈,国药中生想要建立的平衡的生物医药王国始终未果。因此,它将长春所最能盈利的祈健生物注入天坛生物,又将成都所最重要的产业基地蓉生生物割让给天坛生物,一切举动都是为了配合国药中生整合资产。


成都所失了蓉生,自然失去了最重要的竞争力。


专业团队日渐衰退


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目前的总经理是葛永红,他的前任是目前国药中生的副总经理吴永林。但是,带领成都所开创昔日辉煌的人物另有其人——盛晓彬。


业内人士都知道,成都所的崛起由盛晓彬一手打造。众所周知,成都所在六大所里向来处于弱势,改变这一局面的盛晓彬后来又兼任了成都蓉生药业的董事长。打着民营机制、国有资产口号而诞生的“蓉生静注丙种球蛋白”以及“蓉生白蛋白”在本世纪初垄断了国内大半个血制品行业。


第一个将乙脑送出国门的也是他。2002年3月,国外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疫苗类产品——乙脑活疫苗正式向韩国出口。这标志着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疫苗产品出口国际市场之路终于打通。该疫苗在韩国注册成功,正式获准进入韩国市场,当年的乙脑活疫苗出口70万人份。当时的盛晓彬与韩国某公司洽谈,双方共投入1250万美元,建设符合WHO标准并能通过中国GMP认证的生产车间。成都所出资350万美元及知识产权和生产技术等无形资产入股。


当然,将成都所推向深渊的也是他。断送他的正是成都蓉生。套取现金投资地产的污点使他在2005年正式退位。而这一污点为成都所带来的是止步不前的转制与改革。尽管接替他上位的王丽峰自2006年开始投入乙脑疫苗的改造,并为最终迎来WHO的认证奠定基础。但成都所的蓬勃志气已大幅削减。


王丽峰调任中生集团总经理之后,原先的副所长吴永林接棒。很明显,成都所依旧停留在乙脑疫苗这一项目上,并未再有新的突破。无论是研发能力,还是改革创新能力都落后于其他生物所。有意思的是,吴永林也很快升迁,成了最新一任的中生公司副总经理。两任所长都深谙官场之道,却拖累了成都所。因为,直到现任所长葛永红的上任,才算真正完成了乙脑疫苗的出口认证。但其他疫苗子领域中,却颗粒无收。这样的结果,确实令其难堪。


如今的成都所的专家团队由几位中科院院士牵头组成。事实上,年轻血液已鲜有输入。赵铠曾任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如今该所也已落寞,他作为现任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顾问、中国生物技术集团科委会主任,执掌整个成都所的研发团队。其个人从事病毒疫苗的研究开发,先后开发了细胞培养痘苗、风疹活疫苗和乙型肝炎疫苗。


他手下俞永新曾任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疫苗一室主任,主持研制流行性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牵头研制成功流行性出血热灭活疫苗。另一员大将侯云德是我国分子病毒学的开拓者之一,曾担任中国预防医科院病毒研究所所长。我国痘苗病毒疫苗株基因组结构与功能的研究在国际上具有较高的学术地位正是由他挂帅。他构建了最大的动物病毒——我国痘苗病毒天坛株基因文库并领导进行了全序列测定与分析。


成都所显然不缺乏研发实力,但近年来迟迟交不出成绩单,恐是由于缺乏年轻成员的加入而导致的体制运营整体速度变慢。


本文转载于理财周报,作者徐佳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