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美国!谁能阻挡制药企业逃离美国税收系统?
在经历了五次拒绝之后,艾伯维终于与爱尔兰制药企业夏尔达成收购协议,金额近540亿美元。收购的直接结果是,这家美国的制药企业将纳税地点从伊利诺伊转至伦敦。因此,该笔交易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金额最高的税收倒置交易。 
2014-7-22 17:57:51
0
E药脸谱


在经历了五次拒绝之后,艾伯维终于与爱尔兰制药企业夏尔达成收购协议,金额近540亿美元。收购的直接结果是,这家美国的制药企业将纳税地点从伊利诺伊转至伦敦。因此,该笔交易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金额最高的税收倒置交易。当然,如果辉瑞并购阿斯利康能成的话,会迅速刷新这个纪录。


从辉瑞宣布收购阿斯利康开始,试图通过并购转移纳税地点像传染病一样在制药企业中流传开来。2014年6月,美国最大的医疗器械企业美敦力以4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柯惠医疗,后者于2009年将纳税地从百慕大群岛转移至爱尔兰。而今年另一桩奇特的并购案是,总部为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迈兰出价收购了总部位于芝加哥的雅培的仿制药业务,此举竟然也是为了将迈兰的纳税地点迁至荷兰。


另一个让美国政坛心碎的并购还在进行中:美国第二大药品零售企业沃尔格林也要通过收购瑞士药品供应链企业Boots将纳税点转移至瑞士。对此,伊利诺伊州参议员Richard Durbin控诉道,这是赤裸裸的“放弃美国”。


然而,这些将要变更纳税地点的并购并不意味着公司业务层面的调整:公司总部、公司工厂等等设置一切如常。


“国会应该把鸵鸟脑袋从沙子里拔出来”,美国生物技术公司Acorda疗法首席执行官Ron Cohen提议,美国应该尽早在公司税法方面与全球其他地区接轨。


美国制药企业这般集体出逃原因何在?数据显示,美国目前是全球税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个数字远高于日本、法国、德国,甚至不能与世界其他地区逐渐走低的税率相呼应。


更重要的是,美国还会对公司的海外收入征收重税。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公司在海外赚的钱不拿回到本土而用于海外并购,美国税收将没有分文进账;如果拿回本土,就要向国家上缴35%的税收。


这一政策让通用、微软、辉瑞以及苹果四家公司每年总计两千亿美元的海外收入被困海外。正因如此,辉瑞才获得了以千亿美元收购阿斯利康的底气和动力。


除了医疗行业,这种税收倒置也在其他行业上演:2014年3月,金吉达国际同意收购爱尔兰热带水果公司Fyffes,从而将全球香蕉销售巨头的纳税地转移到爱尔兰,应用材料公司也通过收购Electron将纳税地点转至荷兰。


当然,医疗行业的也确实比较多,看看这些将纳税地点迁至爱尔兰的公司名称你就知道:阿特维斯、Perrigo、Jazz、Alkerers以及Endo健康。


为什么制药企业和生物技术公司会对税收如此敏感?“因为从事新药开发的人智商都很高”,以医药行业为主要投资对象、在Credit Suisse投行工作的Vamil Divan表示,“他们能很轻松的通过改变纳税地点,挽救被困在海外的大量现金流。”


另一个原因则可能来自于流转在美国制药企业高管之间的恐惧,这恐惧来自美国政府随时都有可能加大对税收倒置监管的力度,这让当下的并购成交越发迅速。“所有人都在把纳税地转移他处,所有人都不得不这么做”,ISI集团分析师Mark Schoenebaum表示。


2010年,Valeant制药收购仿制药企业Biovail,并将纳税地点转移至加拿大,更低的税率是Valeant公司能够在并购企业的时候拿出更多的现金,比如其对艾尔建的收购。


2011年9月,以睡眠障碍药物闻名的Jazz制药就通过收购Azur制药将纳税地点移至爱尔兰,此后,公司频频出手,先后在2012年收购Eusa制药以及在2014年收购Gentium公司。


这些成功通过并购将纳税地点转移到低税天堂爱尔兰的案例向医药行业传递着这样的信号:“低税就是赚钱,这招可行!”于是,辉瑞出手了,艾伯维也出手了。


美国国会和总统奥巴马能够阻止这一波“税收倒置”潮流吗?或者说,他们的行动足够快吗?


本文根据福布斯网站内容编译,作者Matthew Herper。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