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砸到金蛋的总是吉列德?
千军易得一将难寻,Auerbach这样的掌门人才是吉列德走向成功最为关键的。 
2014-7-24 13:13:18
0
E药脸谱



7月23日,吉列德科学的PI3KP110-delta抑制剂idelalisib(商品名Zydelig)被FDA批准用于治疗3种B-细胞血癌(CLL,FL,SLL),专家估计这个产品的峰值销售可达15亿美元。同时,吉列德科学公布了丙肝药物Sovaldi的第二季度销售,高达34亿美元,吉列德科学股票一度暴涨。这个产品在上市的头两个季度共销售近60亿美元。今天生物技术公司Puma生物科技的HER2/EGFR双抑制剂Neratinib在一个乳腺癌的三期临床显示比安慰剂更好的疗效,令其股票在几分钟内暴涨3倍。


这三个创造巨大价值的产品都是收购的。Sovaldi来自Pharmasset,idelalisib来自Calistoga,Neratinib则来自辉瑞。虽然这三个产品收购价并不便宜,分别为113亿美元、6亿美元和1.87亿美元,但和它们现在的价值比这点钱简直就是零头。那为什么当时这三个产品被收购了呢?显然当时卖主并没有认识到它们的真实价值。在今天的新药市场,养马人虽然辛苦但挣不到钱,只有伯乐才能真正挣到大钱。


吉列德科学可以说是当今的基因泰克。该公司成立于1987年,现在市值1380亿美元。2011年以113亿美元收购Pharmasset被很多资深人士认为是疯狂之举,但Sovaldi的成功证明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收购之一。收购Idelalisib也显示了吉列德科学的过人眼力。Idelalisib本身并不能杀死癌细胞,其疗效来自其改变肿瘤的免疫环境。P110-delta在肿瘤细胞中表达正常,也无激活变异,并且对正常B细胞的生存至关重要。虽然收购之时已经有一些积极的临床数据,但疗效如此优异但安全性尚可接受超出多数人想象。


Neratinib是惠氏所发现,惠氏被辉瑞收购后很多项目被搁浅,Neratinib被Puma收购。Puma的创始人Alan Auerbach独具慧眼,在此之前曾创建Cougar生物科技,并成功开发了前列腺癌药物abiraterone,以10亿美元卖给了J&J。Neratinib是HER2/EGFR(HER1)双抑制剂,而辉瑞自己保留的另一个泛HER抑制剂dacomitinib去年在非小细胞肺癌的两个三期临床中失败。在新药领域一次成功或失败可以归结为运气,但两次则可以说明是能力的问题。


当然这些产品也不是没有问题。Sovaldi马上会遇到艾伯维、默沙东等多个公司同类药物的挑战,那113亿美元能否连本带利收回来还得靠事实说话。Idelalisib所在的适应症一样十分拥挤,有Ibrutinib、Gazyva等新产品的竞争,并携有FDA的黑框警告。其它一些竞争在研产品也显示非常好的疗效。Neratinib的同类药物,GSK的Tykerb(但是可逆抑制剂)今年在有8381人参与的超大型ALTTO乳腺癌临床实验中和赫赛汀的复方组合未能比赫赛汀单方显示更高的无进展生存率,高调失败。Neratinib没有和赫赛汀而是和安慰剂比较,令人困惑。但抛开所有这些细节,今天的这些事件说明新药研发力气固然重要,但更是一个脑力劳动。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寻,吉列德像Auerbach这样的掌门人才是最为关键的。

本文转自美中药源。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