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之父弗里德·穆拉德:我没从辉瑞拿一毛钱
“伟哥之父”弗里德·穆拉德(Ferid Murad),1998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辉瑞“伟哥”万艾可2014年5月专利到期,国内企业蠢蠢欲动,河南天方医药已获得首个批文,而广药集团的“伟哥”也在7月31日公告审批完毕,品牌名为“金戈”将不日上市。 
2014-8-1 13:54:24
0
E药脸谱



图:弗里德·穆拉德

年近80的弗里德·穆拉德(Ferid Murad)如今已经坦然面对媒体关于“伟哥”问题的发问了。1998年,他因在一氧化氮方面开创性研究,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众所周知,硝酸甘油作为心脏病的急救药,可以有效地缓解心绞痛,但它的作用机理困扰了科学家上百年。


1977年,时年41岁的穆拉德最终揭开了这个谜,确立了一氧化碳(NO)是心血系统中传递信息的分子的医学理论。此理论的发现极大地促进了临床医学和新药物的研究开发,“伟哥”的诞生就是完全基于一氧化氮的作用机制。因此,在医药界他被称为“伟哥”之父。


2008年,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我不喜欢“伟哥之父”之称,这是一种危险的药品。一氧化氮在心脑血管、癌症治疗上作用更大等,一旦研究出成果,影响会超越“万艾可”(伟哥)。


而今,他似乎不再这么认为了。


他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不解之缘,自1999年起,他先后30多次来到中国,也在多种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中药研究的热爱及兴趣。2007年被礼聘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12年,他出任广州医药研究总院院长,带动广药新药研发。以下为对话内容。


问:说说您最新的研究吧?有和“伟哥”有关的吗?


弗里德·穆拉德:我继续在做一氧化氮和环磷鸟苷的研究,开发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包括类似伟哥的其他的磷酸二酯酶抑制剂。最近,我在研究癌症、干细胞和细菌性腹泻。


问:您为什么会出任广药研究院的院长?


弗里德·穆拉德:我出任广药公司的名誉院长是帮助他们开发一些药品和营养品。


问:大家习惯称“伟哥之父”,您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药物。


弗里德·穆拉德: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研究发现了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机制。辉瑞公司利用这一原理发现万艾可中使用的化学成分并申请了该产品的专利。万艾可类的药物可以治疗用于多种疾病。现在,我不再因“伟哥之父”这个称号而困扰了。


问:伟哥一开始不是因为治疗ED而生的,而是心脏病,您是否会想到会产生这一意外产物?


弗里德·穆拉德:伟哥最初的研发目的是治疗高血压和心绞痛,但辉瑞的临床试验发现它对勃起功能障碍效果更佳。这点其实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研究中就已预料到了。


问:您想到伟哥会风靡全球吗?这会带来什么问题?


弗里德·穆拉德:伟哥在全球十分流行,这可能存在过度使用的问题。


问:“伟哥”一度被视为解决男性问题的“灵丹妙药”,您怎么看?


弗里德·穆拉德:这很不好。伟哥可能不是必须使用的,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谨慎使用。一些伟哥使用者可能发生晕厥、中风或心脏病,特别是当他们同时服用治疗高血压或心绞痛的药物。


问:“伟哥”的产业化产生了很大的经济效益,您享受到它给您带来的财富吗?


弗里德·穆拉德:世界各大药厂赚了很多钱。但我从未向辉瑞或其他生产治疗勃起功能障碍产品的公司收取任何利益。


问:现在中国有十余家企业在做伟哥的仿制药,并很快会上市。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弗里德·穆拉德:这很正常。专利药品退出市场后,其他公司若满足生产和生物有效性的特定需求,在政府允许之下可以生产(仿制药)。


问:对于您来说,做研究的乐趣远远大于对最终药品的乐趣,对吗?


弗里德·穆拉德:我从小就喜欢医生这一职业,致力于挑战医学研究难题充满乐趣。我非常喜欢从发现治疗重要疾病和医学难题的新药中获得乐趣。


本文转载于南方周末,作者袁端端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