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两名涉GSK案外籍调查员定罪量刑
8月8日,上海法院对涉GSK案的英国男子及其美国妻子宣判并处以罚金,事由为这两名商业调查员非法购买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 
2014-8-11 12:11:58
0
E药脸谱


8月8日,上海法院对一名英国男子和他的美国妻子宣判并处以罚金,事由为这两名商业调查员非法购买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


获刑两年、总计罚款35万


外界密切关注现年58岁的英国人韩飞龙(Peter William Humphrey)和其60岁的妻子兼合作伙伴美国公民虞英曾的案件,因这起案件体现了中国对商业数据的处理方式。韩飞龙被判处两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将被驱逐出境并被罚款人民币20万元,而虞英曾被判两年有期徒刑,罚款人民币15万元。她不会被驱逐出境。


法庭表示这对夫妇非法获得了中国个人的私人信息。


庭审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为期一天,这是该夫妇自去年年中被捕以来首次出庭受审。尽管这对夫妇在中国具有知名度,但他们当时的关键客户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 PLC)为这一案件增添了额外的重要性。2013年,就在中国监管部门公开向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提出行贿指控的几天之后,这对外籍夫妇被捕。葛兰素史克曾聘请这些调查人员参与对本地业务部门的内部调查。


上海市一中院在网上发布的庭审实录显示,中国检方周五指控韩飞龙和虞英曾非法获取250多条公民个人信息,每条信息的购买成本最多为320美元,并通过他们的私人调查公司ChinaWhys Co.出售给包括跨国公司在内的客户。


庭审实录显示,检方在宣读起诉书时称,上述案情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韩飞龙和虞英曾分别单独回答了法庭讯问,庭审共持续了10多个小时。韩飞龙和虞英曾否认其公司贩卖个人信息,他们表示他们聘请了其他公司获取数据。虞英曾称,她从不知道利用第三方获取信息是违法的。


这对夫妇被捕在中国外商圈内掀起轩然大波,因为许多大型跨国公司曾聘用过他们。


早些时候公开的指控显示这对夫妇曾使用偷拍相机搜集信息,以及关于身份证号、家庭成员、房地产产权、车辆所有权、通话纪录和旅行纪录的政府纪录。


检方8月8日表示,调查员假装成你的公司雇员、你的客户、你的投资者或你的快递员,秘密探访或跟踪你,派人整天观察你。


检方还说,想象一下,如果中国公民生活在如此令人恐慌的环境中,怎么还会有安全、自由和人权?


量刑未提及GSK案


中国政府称韩飞龙和虞英曾一案是首例涉及外国调查员的案件。


葛兰素史克表示曾聘用韩飞龙调查一段性爱视频的来源。这段视频偷拍自该公司中国区顶级高管卧室中,并和对其的行贿指控一道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了他在伦敦的主管。发送邮件的告密者身份不明。


就在韩飞龙夫妇于2013年6月完成调查时,中国警方公开指控葛兰素史克员工参与某种形式的行贿。数日后,警方逮捕了韩飞龙和虞英曾。


庭审实录显示,葛兰素史克并未涉及这对夫妇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一案,而且在庭审中也未被提及。


当被问及ChinaWhys的结构时,韩飞龙表示,最近几年公司的工作就是代表数百家客户处理主要是风险管理方面的问题。他说,一般来说是涉及腐败和欺诈。


律师们称,在调查韩飞龙和虞英曾的过程中发现的任何细节都可能影响到中国当局最终如何处理对葛兰素史克的指控。这家英国制药商之前表示,部分员工可能违反了中国法律,公司一直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


在中国,刑事案件的审理过程通常很简短。韩飞龙夫妇案件的审理原本仅安排一天完成。


外部律师称,对韩飞龙夫妇的指控给企业调查行为敲响了警钟;做过记者的韩飞龙擅长企业调查,这在中国属于并不违法的灰色地带。他们称,如今企业高管越来越担心面临类似的法律风险,例如在对潜在商业伙伴进行尽职调查时,拥有或传播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可能会违反隐私法或国家机密法。


韩飞龙和虞英曾在被捕后一直没有公开露面。但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央电视台曾两次播放这对夫妇在羁押期间悔过的画面。


带着手铐的韩飞龙去年在镜头前说,他非常后悔,向中国政府道歉。8月8日,韩飞龙在总结性陈词中强调过去30年他与中国的关系以及他通过慈善工作对中国现代化做出的贡献。韩飞龙明显瘦了很多。


前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China)主席、盛智律师事务所(Sheppard Mullin Richter & Hampton, LLP)北京所执行合伙人齐默尔曼(James Zimmerman)说,让刑事被告在全国电视台亮相并对其施以无限期监禁,这些都说明中国缺乏正当的法律程序,会给商界带来很大的不安全感。齐默尔曼没有参与此案。


中国法院很少判被告无罪。不过在韩飞龙和虞英曾的案子中,检方似乎在最初的部分指控上做了让步,还有一些指控被完全撤销了。


在是否允许被告家人和英美使领馆代表旁听的问题上,法院官员似乎也做出了妥协。此前韩飞龙夫妇的家人以及美国和英国使领馆代表表示,当地有关部门通知他们不得旁听对本案的审理,理由是保护未具名中国公民的隐私权。


庭审当然,法院大楼外细雨蒙蒙。一家竞争对手企业的风险顾问试图入场旁听,但被告知没有座位了。一名女子在法院门口自称是与中国制药行业有关系的律师,她获准进入法庭。


外国媒体受邀在一个接待室通过巨大的电脑屏幕观看互联网上发布的庭审实录。警方坐在庭审现场的后排。当韩飞龙的身影在屏幕上闪现时,摄影师对他拍照,遭到法庭制止。记者被告知,被告人没有允许别人给他拍照。


本文转载自《华尔街日报》,作者James T. Areddy/Laurie Burkitt。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