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的大赌注:预测收入分歧最大的在研药
分析师们一致的预测往往能够准确地反映出一个药物的潜力,但事实是,不同分析师的看法往往分歧很大。EvaluatePharma最近推出了分析师预测功能,揭示了分析师对一些药物潜在销售额预测的最大和最小值。这些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包括礼来的新型基础胰岛素,PCSK9和PD-1抑制剂等。 
2014-8-11 15:04:52
0



分析师们一致的预测往往能够准确地反映出一个药物的潜力,但事实是,不同分析师的看法往往分歧很大。EvaluatePharma最近推出了分析师预测功能,揭示了分析师对一些药物潜在销售额预测的最大和最小值。这些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包括礼来的新型基础胰岛素,PCSK9和PD-1抑制剂等(见下表)。

这些药物中,2020年预测收入分歧最大的是礼来的聚乙二醇化基础胰岛素LY2605541。预测平均值为5.66亿美元,但具体来看,数字跨度从区区1.12亿美元到高盛惊人的13亿美元。

 

这个药物最近刚刚发布了首个III期研究的数据,显示疗效优于来得时(Lantus),但肝毒性令人担心。市场已经有很多很好的同类药物了,因此毫无疑问LY2605541是个危险的赌注。

 

两个anti-PCSK9抗体——evolocumab和bococizumab紧随其后,也是高风险的项目。虽然这类药物漫漫上市之路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但是其真正的潜力还有赖于长期心血管预后的研究。分析师对这两个药物的预测从中等收入到重磅炸弹级不等。

上表所列的10个药物是2020年销售额预测差异最大的,根据差异的数值和百分比排序。其中很多都处在III期阶段,或者已经向监管部门提交申请。

 

对于一些部分分析师认为无法上市的项目,EvaluatePharma已经将其排除在列表外。比如默沙东公司的CETP抑制剂anacetrapib,其最小的销售额预测值是零。那些可能与其它药物一起组合销售的药物也没有列入表格中,原因是部分分析师将其销售额与组合销售的药物合并计算,而另一些则单独计算,很难进行统计。

 

出于同样的原因,某些扩大化的产品组合也被排除,比如赛诺菲的新型胰岛素Toujeo,因为这个药物的销售额经常与来得时的收入合并。

 

小盘赌注

 

Achillion的sovaprevir相对来说是个小赌注。在竞争激烈的丙肝领域,它看上去像个失败者,但是最近FDA取消了对其的临床试验禁令,给投资提供了一个契机。这个药物的销售预测差异很大,特别是Cowen的分析师,在临床试验禁令取消后,并没有修改他们的销售预期。

 

epratuzumab和MM-398的预测差异反映了不同分析师对狼疮和胰腺癌这两个领域的风险判断截然不同。

 

默沙东的pembrolizumab处在第6位比较难解释,这是个处在晚期阶段的癌症免疫治疗药物。同类药物比如BMS的Opdivo和罗氏的MPDL3280A都在前10名之外。和表中另外9个高风险药物不同,pembrolizumab的预测值不过是在“比较大”和“非常大”之间波动。

 

礼来值得重点关注。除了表中名列第一的LY2605541,还有另外3个在研药在分歧最大的11-20名:Jak1/2抑制剂baricitinib、曾被视为爱必妥(Erbitux)继任者的necitumumab以及用于阿尔茨海默症的抗β淀粉样蛋白solanezumab。

 

这三个药物2020年销售额预测从1.75亿美元到9.5亿美元,有可能带来巨额的收入,但实际上上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礼来公司有如此多的项目出现在这个列表上,说明该公司的研发项目不少都是高风险/高回报类型。

 

对于这些预测差异很大的项目,有一个更普遍的问题,就是这些预测与现实的差异到底有多远?比方说,Brean Murray Carrett预测MM-398在2020年的收入可达14亿美元。不过,毫无疑问,投资者会考虑不同的意见然后再决定哪些资产适合他们。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